今天是:
中国文明网总站
当前位置: 首页->人文底蕴

英雄夫妻何孟雄与缪伯英演绎血色浪漫

2015-07-29作者: 吴 家齐 来源: 长沙县文明网
分享到:0

  即将到来的“七夕”,是中国传统的情人节。每到这个时节,人们总会想起那些堪称经典的爱情。

  在湘籍早期共产党员中,有一对革命英雄伉俪特别璀璨夺目:缪伯英与何孟雄。在北京学习时,他们因共同的信仰走到了一起,1921年结成夫妻。两人先后为中国革命英勇献身,谱写了一部催人泪下的“英雄”传奇。

缪伯英故居掩映在青山绿水间。 

  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在我县开慧镇缪家古洞枫树湾,一户书香世家门前,繁花竞放,绿树荫庇,山风轻抚,蜂飞蝶舞。水塘沿壁,柳丝垂岸,参差披拂,如帘摇缀。来自国内外的游人慕名而至,络绎不绝,此乃巾帼英烈缪伯英故居。故居始建于1830年,坐北朝南,土木结构,外墙斑驳,屋面小青瓦,台上青苔丛生,为大三进两天井、中间以过亭连接布局,典型的南方建筑风格,占地约530平方米。2005年8月修复并对外开放。如今的枫树湾不仅是英烈身心的栖息地,更是烈士灵魂与精神的寄寓。

  缪伯英乳名玉桃,生于1899年,是中共第一位女党员。其父缪芸可,是当地知名人士,参加过辛亥革命,曾任湖南省教育司主任。因受家庭教育的良好熏陶,自幼耳濡目染饱读诗书的缪伯英,小小年纪便出类拔萃,显现出才情满腹的光芒。

  10岁时,她进入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附属小学读初小,1916年考入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本部。在这里,缪伯英接触到了许多新文化运动的先进思想,少女时代的她立志“读书救国”。1919年7月,不满20岁的她,竟以湖南省长沙地区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理化系,可谓锋芒初露,一时吸引了社会各阶层的目光。

缪伯英故居


  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

  不久,受到新思想鼓舞的缪伯英毅然中断了高师学习,来到北大参加工读互助团活动。在这里,她经常聆听李大钊讲授“唯物史观”、“社会主义”、“女权运动史”,每每听到精辟之处更是深深陶醉其中,受到极大教育和启发的她开始积极投身于各类社会活动。1920年,缪伯英在恩师李大钊的引导下,加入“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逐渐摆脱了无政府主义的影响。

  1920年11月,一个缪伯英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李大钊为充实北京共产主义小组力量,决定从共青团中吸收优秀分子,缪伯英毅然加入,成为中共第一位女党员。从此,她走上了革命生涯,踏上了救国救民的道路。

  此后,她总是在为革命事业奔波劳累,在党的领导下从事工人运动、妇女运动和学生运动。1923年5月1日,北京各团体联合发起在天安门召开“五一纪念国民大会”,缪伯英代表妇女界站出来义愤填膺地列举了军阀政府外交无能、内政混乱的种种罪状,用铿锵有力的声音号召国人改革政治、收回民权。时任中共北方区委书记的李大钊对缪伯英的工作十分满意,并赞扬她是“宣传赤化的红党”。

  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在炎陵县,有一个同样从小就聪颖好学、成绩名列前茅的男子,他嫉恶如仇,能言善辩,敢于冲破旧习,他就是后来北方工人运动领袖、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何孟雄。当年,他来到长沙求学,广泛涉猎了各种进步书刊。据史料记载,何孟雄虽然不是新民学会的会员,但他与蔡和森、毛泽东等人早已相识并经常交往,思想上受到杨昌济的熏陶,参加了长沙学联的活动,成为长沙学生运动的领导者之一。

  何孟雄在学校、社会积极鼓动学生、工人、商人、市民投入反对军阀统治、抵制日货的运动中。为了求得新的学问、探索救国的真理,何孟雄于1918年秋离开长沙,同蔡和森等人一道奔向向往已久的新文化运动中心———北京。

  成为北京大学的学生后,何孟雄认识了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学生缪伯英。一见如故的两个年轻人迅速聊到了一起,在何孟雄的介绍下,缪伯英对北大的活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还中断了在女师大的学习,去北大参加工读互助团活动。为共同的革命信念同甘共苦的两人于1921年秋天结婚。婚后,他们住在北京景山西街的中老胡同五号寓所,开始了他们短暂而充实的婚姻生活。这个新家庭是北京党组织的一个联络站,何孟雄、缪伯英一面勤奋读书,一面从事群众运动,被同志们称为一对“英”“雄”夫妻。 

缪伯英(左)、何孟雄(中)、李大钊(右)三人在一起。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五卅”惨案爆发后,在湖南,缪伯英与徐特立、毛泽覃等人被选为“青沪惨案湖南雪耻会”执行委员,共同领导罢工、罢课、罢市以及查禁、销毁外货的斗争,以声援青岛、上海工人的反帝爱国斗争。同时她还发动长沙女学生成立了女子宣传队和女子募捐队,这些女子光着脚板或穿着露脚趾的草鞋,在长沙街头游行,振臂高呼,一时成为轰动长沙城的新闻。

  1926年10月,北伐军攻取武汉,大革命的重心移到长江流域。缪伯英与丈夫辗转长沙、武汉、上海等地,他们过着困苦而不稳定的生活。缪伯英相继生下两个孩子后,未能得到充分休息即投入到艰苦卓绝的革命中。1929年10月,缪伯英突患伤寒,积劳成疾的身体再也受不住这样的摧残,送入上海仁济医院后随即溘然长逝。据《长沙县百年风云人物》记载,临终前,她曾对何孟雄深情地说:“既以身许党,应为党的事业牺牲,奈何因病行将辞世,未能战死沙场,真是恨事!孟雄,你要坚决斗争,直到胜利,善待两个孩子,使其健康成长,以继我志!”年仅30岁的她带着对党的未竟事业的遗憾和对亲人的深深眷恋离开了人世。据缪伯英弟弟缪立三回忆:“伯英姐故世后,孟雄很伤心,每与人谈及即流泪不止。”

  1931年1月,因叛徒告密,何孟雄在上海被公共租界巡捕房逮捕。同年2月7日,何孟雄与其他23位革命者一起英勇就义。两人的孩子何重九、何小英在后来的“一·二八”事变时,失散于战乱中,至今下落不明。

主题活动更多>>
公告公示更多>>
星沙时评更多>>
文明网联盟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