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萨德猎取米格-21

2018-12-06 06:13:50 兵器知识2018年12期

姜楠

编者按:本文编译自2018年4月30日俄罗斯《独立军事评論》的相关文章,作者为俄军预备役上校什瓦廖夫·尼古拉。仅供读者参考。

1968年5月2日,是以色列建国20周年纪念日,以色列举型了大型阅兵式。此前,以色列刚刚取得“六日战争”的胜利。1967年6月5日至6月10日,阿拉伯联军对以色列发动闪电式攻击,但在短短6天时间里,以色列不仅取得胜利,还占领了更多领土。这场扭转乾坤的胜利对以色列具有不可估量的战略意义,因此以色列举办这次大型阅兵式具有特别的历史意义。

以色列当地时间上午10点整,首先由以色列空军数架战机组成的阅兵空中编队,拉开了大型阅兵式的序幕。当一架格外显眼的全身涂满红色涂料的战机率领编队,从兵广场上方呼啸而过时,在场的观众欢呼雀跃,对其报以热烈的掌声。这架红色战机是大名鼎鼎的苏联米格-21战机,它究竟是怎么被以色列搞到的呢?

首战告负

故事要追溯到5年前,即1963年。当时,阿米特·梅尔被任命为以色列对外情报局(以下简称摩萨德)第三任局长,以接替退休的前任局长哈雷尔·伊瑟尔。在走马上任的第一天,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部专门安排了阿米特与以色列国防军陆、海、空三军高级将领的见面。首先,阿米特就摩萨德下一步的作战方向和作战任务向高级将领征求了意见。在座的各位高级将领寡言少语,只有以色列空军司令霍德·莫尔杰哈伊将军慷慨激昂振振有词。他向阿米特提出了唯一的要求:希望摩萨德迅速搞到1架苏联米格-21战机,以彻底搞清该机的战术特点和性能。

以色列军方认为,米格-21是当时世界最优秀的战机之一。自1961年,苏联开始秘密向埃及、伊拉克和叙利亚提供了数十架米格-21,从而对以色列构成了严重的威胁。当然,苏联领导人清楚,将这些先进的战机部署在国外要冒巨大的风险,因此要求驾驶该型战机的飞行员必须是最可靠的人。摩萨德也十分清楚,要想动用金钱收买这些飞行员比登天还难。此时,阿米特被霍德将军的激情和欲望深深打动,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为以色列搞到1架米格-21。

研究了各种猎取方案后,摩萨德最终还是选择了以金钱收买的方式。很快,首次行动计划开始实施。摩萨德特工托马斯—一名有埃及国籍的亚美尼亚人,曾与埃及空军军官卡洛斯进行过多次接触。托马斯向卡洛斯提出,只要他驾驶米格-21飞抵以色列或塞浦路斯,将得到100万美元的酬劳。但是,卡洛斯这位虔诚的埃及基督教徒,立即将此情况报告了埃及情报机构。随后,托马斯被埃及情报机构逮捕并被处以极刑。摩萨德白白葬送了一位优秀的特工。

摩萨德从首次失败的惨痛教训中认识到,为确保行动计划的万无一失,必须首先仔细调查和逐个摸清对手国家空军飞行员的真实背景,再将其招募使用。

不速之客

1964年的圣诞节前夕,一名陌生人突然跨进了以色列驻巴黎大使馆的大门,声称有极为重要的事情要与使馆武官见面。同时,这位来访者还开门见山告诉使馆工作人员,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这是他第一次和最后一次拜访大使馆。他的一位巴格达朋友让他转告使馆,如果以色列想得到米格-21战机,请给巴格达一位名叫焦杰夫的人打电话,他会把一切事情安排妥当。接着,来访者留下焦杰夫的电话号码,与使馆工作人员握手告别。随后,使馆工作人员将与陌生人谈话的内容,转给了使馆摩萨德特工。这位特工在第一时间,向特拉维夫做了汇报。

阿米特对该情报十分重视,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利用好这次机会。当然,还要对此情报的真伪进行调查。让阿米特最担心的是,这份极有价值的情报,有可能是伊拉克情报机事先设置的一个陷阱。尽管摩萨德在伊拉克部署了大量特工,但是出于安全和保密,这些特工不能参加这次猎取行动。

阿米特决定委派作战处长沙龙·马萨德负责此次行动。沙龙立即成立了三人作战小组,迅速制定出猎机行动方案。此次作战行动既复杂又危险。接受此项作战任务的特工人员意识到,他们有可能踏上了不归之路。与此同时,摩萨德又为阿米特推荐了一位更加合适的特工——曼索尔·约瑟夫,毕业于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大学阿拉伯专业,会说一口流利的阿拉伯语和英语。阿米特专门为曼索尔和沙龙安排了会面。

沙龙向曼索尔口述了此次猎机行动的重要性,尤其强调:此次行动有可能已经遭到伊拉克情报机构的暗中监视。曼索尔打电话要联系的人,有可能就是伊拉克情报机构派来的奸细,其目的是引诱以色列特工上钩。但是沙龙强调,猎取米格-21对以色列至关重要,要不惜一切代价搞到该型战机。

成功接头

很快,曼索尔以一家医疗器械销售公司代表的身份,被派往巴格达。为了确保曼索尔的人身安全和迷惑伊拉克情报机构,摩萨德在其它阿拉伯国家也开设了代办处,销售同类医疗器械产品。抵达巴格达后,曼索尔住在一家古老豪华的酒店。在一周的时间里,他先后拜访了巴格达医疗机构的官员和医院负责人,向他们介绍和兜售医疗器械产品。同时,曼索尔决定择机给焦杰夫打电话。

有一天,曼索尔邀请两位巴格达官员在一家饭店吃饭。进餐期间,他告知客人有急事需打一个电话。来到电话亭后,曼索尔用颤颤巍巍的手拨通了对方的号码。电话拨通后,曼索尔要求焦杰夫接电话。对方询问,你是谁?这让曼索尔感到有些窘迫。停顿了片刻后,曼索尔结结巴巴地回答,他是焦杰夫的一位朋友,来自另外一个城市。等了大约一分钟,没有听到焦杰夫的声音,曼索尔变得紧张起来。最终,焦杰夫还是接听了电话。“您是焦杰夫吗?”曼索尔急不可待的问。与曼索尔不同的是,焦杰夫倒显得十分镇定。“您是那位曾与我朋友见面的先生吗?”“是!”曼索尔含糊不清的回答。随后,焦杰夫建议第二天中午12点在巴格达市中心的一家咖啡馆接头。

挂了电话后,曼索尔突然想到自己无意中违反了摩萨德的接头规定——接头时间和接头地点,应该由曼索尔本人指定,而不应该由焦杰夫指定。曼索尔回到餐桌后,刚刚酿成的职业失误让他忐忑不安。于是,他匆匆结了账,送走那两位官员,回到了下榻的酒店客房。

第二天,在规定接头时间,曼索尔坐在了咖啡店的桌旁,等候客人的到来。此时的他精神高度紧张。庆幸的是,这种折磨没有持续太久。12点整,一位年龄大约60岁的白发老人坐到了桌子对面。他先是客气地通报了姓名,然后说了声“欢迎您到来”。就是这句“欢迎您到来”,缓解了曼索尔的焦虑和不安。他暗自思忖,这不应是个圈套。

“我们对您朋友提到的机器非常感兴趣。”曼索尔首先开口。“您指的机器是米格吗?”焦杰夫这句直言不讳的询问,差点让曼索尔从凳子上摔下来。“它的价格很高,我们可以商谈。”焦杰夫的镇定和自信,让曼索尔的情绪彻底平静下来。随后,曼索尔故意打断焦杰夫,问道:“我们的朋友不明白,您可以把一切搞定,是什么意思?”焦杰夫笑了笑说:“关于这个问题,我们明天在最合适和最安全的地方再讨论吧!”

排除嫌疑

第二天,在巴格达一家公园,焦杰夫向坐在椅子旁的曼索尔介绍起了自己的身世。

焦杰夫出生于巴格达一个贫穷的犹太人家庭,后来一直在一个富贵的基督教马龙派家庭当佣人。随着时间推移,该家庭的主人遭到了伊拉克政府的排挤和迫害,家庭经济状况每况愈下,入不敷出,让家庭主人承受着巨大的生活压力,多次萌生带着全家人离开巴格达,去异国他乡寻求生路的念头。但是,他的长子雷德法·穆尼尔坚决反对父亲的想法。雷德法从小接受良好的教育,未曾经受任何生活的磨难。航校毕业后,他在伊拉克空军服役。由于表现突出,雷德法很快晋升为飞行大队副大队长。在苏联接受专门训练后,他便驾驶上了米格-21战机。他经常自豪地告诉家人,以色列不惜重金,梦想近距离看一眼他驾驶的米格-21战机。

就是这句话,不禁让这个蒙受磨难的家庭仆人、雷德法的启蒙老师——焦杰夫产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主动说服雷德法驾驶米格-21飞往以色列,以换取全家人移居国外和享受良好物质待遇的回报。按照焦杰夫的计算,如果移居国外,全家人的生活费至少要有100万英镑。当时在中东国家,英镑比美元更为流行。万万没想到的是,焦杰夫刚说出自己的想法,雷德法便欣然同意了。

随后几次接头,曼索尔基本搞清了的雷德法的家庭情况。在巴格达的确存在一个曾经富贵荣华的基督教马龙派家庭。他家的儿子在伊拉克空军服役,曾多次公开谴责伊拉克轰炸该国北部库尔德人居住的村庄。搞清这些细节后,曼索尔返回了特拉维夫,向阿米特做了详细汇报。尽管有人怀疑焦杰夫,要么是引诱以色列特工上钩,要么想借机洗钱,但阿米特认为,焦杰夫值得信赖。

拟定方案

两个月后,曼索尔重新回到了伊拉克。与焦杰夫接头后,曼索尔就如何实施猎机行动计划,征求了焦杰夫的意见。焦杰夫说,雷德法家庭成员都相信以色列不会欺骗他们,同时,如果以色列承诺焦杰夫家人在国外的生活水平不下降,他的家人愿意离开伊拉克。此外,摩萨德应向焦杰夫家人至少预付一半的酬劳金,以证明以色列的诚意。

反复权衡利弊后,阿米特认为,搞到1架米格-21的机会远比失去50万英镑的危险更重要。他立即将此情报告了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拉宾·伊扎克,随后他们联名向以色列安全内阁会议提交了猎机行动方案。该方案得到以色列内阁的批准。

随着行动时间的临近,猎机行动的危险越来越大。要确保行动成功,摩萨德必须考虑到每个环节,做到百密无疏 。阿米特将制定具体猎机行动计划的任务交给了作战处长沙龙。沙龙迅速组建了5个猎机作战行动小组。第一作战行动小组由曼索尔和一名报务员组成,主要任务是在巴格达保持与与焦杰夫的联络。第二作战行动小组由4名以色列特工组成,主要任务是协助和掩护第一作战行动小组。第三作战行动小组由3名以色列特工组成,主要任务是采用无线电窃听的手段,对雷德法家庭成员实施密切监视。第四作战行动小组由6名以色列特工组成,主要任务是前往伊拉克库尔德斯坦的边境,与那里的库尔德人进行协调,以确保雷德法家庭成员撤离伊拉克。第五作战行动小组,主要任务是搭乘直升机前往伊朗的阿赫瓦兹市,在那里迎接从伊拉克边境撤离的雷德法家庭成员。当时,巴列维国王统治的伊朗与以色列关系良好。

摩萨德还派出了几名持土耳其和美国外交护照的以色列特工,做好途中给米格-21加油的保障工作。摩萨德为米格-21选择途径约旦,是因为约旦空军没有能力拦截米格-21。但以色列知道,为了防止外逃,苏联军事专家每次仅给训飞的米格-21加半箱油。

就在行动计划有条不紊的实施过程中,焦杰夫突然向曼索尔提出了新的条件,即撤离的雷德法家庭成员不仅包括他的妻子、儿子和孙子,还包括他们的父母、伯伯、舅舅、姑姑、姨、侄子和外甥,以及两名仆人等整个大家族成员。摩萨德接受了焦杰夫提出的新条件。为了确保安全,焦杰夫建议不要提前将撤离计划告诉雷德法家庭成员和亲戚,尽管他们都非常愿意离开伊拉克。

美女现身

为了确保此次行动万无一失,阿米特突然想到自己忠实的盟友——美国中央情报局。于是他迅速飞抵华盛顿,向美国中央情报局通报了猎取米格-21的计划。美国人做梦都想搞到一架米格-21,以便彻底搞清它的战术技术性能。于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答应支持以色列的行动,随后美国一名高级外交官飞往巴格达,与焦杰夫和雷德法见面,并向他们解释搞到米格-21战机,对于与苏联对抗至关重要。同时,这位美国高级外交官再次向焦杰夫和雷德法承诺,绝对保证他的整个家族的安全。此外,阿米特认为,现在最好的方案是邀请雷德法来以色列密谈猎机的具体计划。为了使行动计划更具有灵活性和自主性,摩萨德没有将邀请雷德法的打算通知焦杰夫。

基于自己的地位,雷德法经常出席巴格达苏联人举行的招待会。在一次招待会上,一位年轻的美女引起了雷德法的注意。通过交谈,雷德法得知美女是一名美国人,专门来伊拉克旅游。尽管已经有妻子和两个孩子,雷德法没有拒绝这位美女的浪漫之约。随后,他们又多次秘密约会。

这位不知名的美女,对于雷德法来说,不仅能说会道,而且格外柔情。她甚至对于有关他被迫参与反对库尔德人战争的问题表示同情和理解。雷德法与美女之间的感情发展不断升温。在伊拉克,美女拒绝与雷德法私密接触。她提议与雷德法去欧洲旅游,以加深他们之间的情感。陷入爱情不能自拔的雷德法,无条件同意了美女的请求。

实际上,这位“美国旅游者”是一位出生在美国的以色列人,已经拿到了定居美国的绿卡。在巴黎旅游的第三天,美女以会见以色列朋友为借口,向雷德法提出去以色列旅游几天的要求。此时,已经答应摩萨德将米格-21战机交给以色列的雷德法,并没有怀疑他的女友与此事有关。他也打算去看看这个未来与自己和家庭息息相关的国家。24小时后,他们乘坐以色列航空公司的飞机,在特拉维夫机场降落。

在特拉维夫,美女的朋友——摩萨德特工热情的迎接了雷德法。此时雷德法才恍然大悟,他与美女上演的浪漫爱情故事,都是摩萨德一手策划的。摩萨德向其展示以色列空军最先进的哈措尔航空基地,安排他与以色列空军司令霍德见面。让雷德法感到震惊的是,摩萨德对伊拉克空军了如指掌。摩薩德特工可以详细说出伊拉克空军装备的机型、架数和性能,每位飞行员的名字和背景,指挥所和军营的位置,以及苏联飞行教官的名字、军衔和数量等情况。在对猎机飞行的每个细节进行认真讨论和研究后,雷德法与摩萨德达成了共识。他们还对绕行伊拉克和约旦机场、地面雷达站的航线进行了研究。沙龙提醒雷德法:此次飞行航程约1 000千米,航路情况既复杂又危险;如果此次行动被伊拉克空军发现,他们会派战机拦截雷德法的米格-21或请求约旦拦截;如果雷德法严格按照预先拟定的飞行计划和飞行航线飞行,此次行动就能稳操胜券。认真听完沙龙提出的要求后,雷德法斩钉截铁的说,放心吧!我一定亲手将米格-21战机送交你们。

猎机成功

随着雷德法的伯伯第一个成功迁居瑞士,以色列摩萨德猎取米格-21战机行动计划拉开了序幕。此前,雷德法的伯伯轻松拿到了出国疗养的护照。同时,摩萨德将50万英镑酬劳预先打到了雷德法的伯伯在瑞士银行的账户。收到预付款后,雷德法的伯伯立即给在伊拉克的雷德法邮寄了一张明信片,上面用预先约定的密码写道,以色列人已经兑现承诺。同时,摩萨德对雷德法在瑞士的伯伯实施严密监视,防止其潜逃。

随后,雷德法一位在医院担任儿科医生的朋友,给雷德法儿子开出一张诊断证明,证明雷德法的长子患有重病,需要迅速到伦敦治疗,以便给雷德法的妻子和小儿子顺利拿到出国护照开启绿灯。在德黑兰着陆期间,母子3人迅速离开飞机。数小时后,已经更换了姓名的娘仨,顺利进入以色列境内,将在那里等待与雷德法会合。

随着驾机外逃时间的临近,雷德法变得有些焦躁不安,担心自己亲人没有离开伊拉克。他对曼索尔称,如果自己的亲戚没有全部离开伊拉克,他就不会驾驶米格-21飞往以色列。雷德法的要求,简直让摩萨德无法接受。最终双方达成了一个折衷方案,即雷德法亲人离开伊拉克的同时,雷德法必须驾驶米格-21起飞。摩萨德将猎取米格-21战机的时间定在1966年8月15日。

通过活动渠道,摩萨德与库尔德人领袖博尔扎宁·沙伊赫达成协议,在转移雷德法所有亲戚和两名仆人时,应绕过伊拉克军队的占领地区,从库尔德人控制区进入伊朗边境。摩萨德将派一架直升机将其送往伊朗的阿赫瓦兹市。

根据伊拉克空军训练计划,雷德法服役的伊拉克北部摩苏尔空军基地,将于8月15日早晨组织飞行训练。飞行训练前,雷德法擅自违反苏联飞行教官的规定,要求地勤人员将油箱的油加满。早晨7点30分,雷德法驾驶米格-21战机起飞。他先是做了一个盘旋,将飞机驾驶到与土耳其接壤的边境空域,尔后突然驾机向约旦方向飞去。当时,苏联教官没有对此做出反应。实际上,穿越约旦的时间非常短,飞机大约25分钟后就降落在以色列的哈措尔空军基地。

约旦防空军的一个雷达站曾经发现雷德法的米格-21从约旦领空飞过,但约旦空军并未起飞拦截,因为雷达站不知何原因短时出现了故障。为了遮掩此事,摩萨德为约旦编造了一个故事:米格-21战机在穿越土耳其时,由美国F-4“鬼怪”式战机护送,中途曾在美国中央情报的一个秘密基地降落加油,向地中海方向飞去,随后在以色列战机掩护下,降落在以色列军用机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