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媒转型忌跟风

2018-12-05 04:30:50 环球时报

张涛甫

日前,《法制晚报》宣布自2019年1月1日起休刊,整体向新媒体领域进军,其现有采编团队将与上级单位进行有机整合,集中精力打造新的融媒体平台。关于纸媒休刊,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了,似乎是“旧闻”换了一个“马甲”又来刷存在感。不过,可以断定的是《法制晚报》绝不是最后一个休刊的。

有言道:“常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传统纸媒,特别是一些市场化纸媒,在冰冷的市场寒冬面前,像卖火柴的小女孩,在瑟瑟的寒冬中兜售火柴。在新媒体野蛮生长的媒体市场中,传统纸媒的份额变得越来越小,市场容纳不了那么多的纸媒。于是,纸媒的出路越来越窄,要么休刊关门,要么向新媒体转型。事实上,即便一些党报党刊,也不得不融入互联网。

然而,休刊不易,转型更难。对于一些身处绝境的纸媒,并不是转过身去,就会柳暗花明,绝处逢生。君不见,很多纸媒转型是一种跟风式转型——看别人搞新闻客户端,跟着复制粘贴;看人家搞中央厨房,也跟风上马;看有人搞算法,也如法炮制。总之,不做自己,只做别人的影子和复制品。曾几何时,传统媒体转型,多拥堵在客户端的单行道上,制造了大量新闻客户端。有数据统计,国内新闻资讯类App应用超过1300个。在排名前400位的新闻资讯类App中,有传统媒体背景的资讯App占到47%。这1300个新闻资讯类App,不可能全都进入公众视野,只有少数App能成为主流,绝大多数的新闻资讯类App都是作为“分母”的,只有少数处于前列的新闻客户端才是真正赢家。

那么,明明知道跟风转型成功者多属小概率的事件,为什么还要跟风呢?其中的原因或许就在于,多数纸媒深知,若原地不动,只能等死。与其等死,还不如随大流,跟着人流往前走,说不定能走出行业峡谷。这种心态,确实能获得同情和理解,但是这种无奈的从众选择,成功率并不高。市场注定是会让那些处于前列的媒体吃偏食的,跟风做长尾,将长尾矩阵延长,获利空间只会越来越小。

最近几年,做原创内容成本很高,难度系数也很大,尤其是在原创版权得不到切实保护的情况下,好的原创内容往往容易被一些新媒体廉价复制粘贴,甚至被大摇大摆地盗用,偷盗者无偿或以极低的成本享用原创者的成果,致使做原创时常沦为“冤大头”。长期以往,“劣币驱逐良币”,传媒市场的原创指标就被整体拉低了。

在笔者看来,纸媒转型只有参考答案,没有标准答案。他人的成功经验,无条件地加以复制粘贴,未必会真的适合自身。纸媒转型的关键还是要走自己的路,充分了解自身的特点和市场的需求,若只是一味地跟着别人跑,那么注定是行之不远的。即便能分得一杯羮,也可能只是暂时的、侥幸的,而非可持续的,特别是在当下新媒体内容高度同质化的背景之下。▲

(作者是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执行院长、教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