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是愚蠢的大敌

2018-11-29 06:34:24 看天下2018年32期

张恒

摄影师在英国诺福克郡Horsey 海滩拍到一头开心到飞的海豹:趴在海滩上张嘴大笑,满眼都是喜悦,甚至笑到在海滩上不断翻滚。( IC 图)

之前听梁文道讲过一个挪威人做的系列广告,很有趣。广告是为了卖一种瑞典糖果,核心故事就是呈现瑞典人的愚蠢——飞机驾驶舱里,两个飞行员完全不理飞机状况,只顾自己吃着糖果。忽然,塔台呼叫,请他们报告目前的位置,机长赶紧戴上耳机回复说:“我们的位置位于飞机前端驾驶舱里。”另一个广告中,一辆卡车停在一个限高2.6米的地道桥前,吃着糖果的卡车司机看了下驾驶舱里的标志:限高4.2米才能过。扭头询问副驾驶后,得知附近没有警察,司机觉得,既然没有警察,违反限高规定就不会受到惩罚了,于是发动卡车,冲着地道桥开了过去。自然,直接就撞上了。在这些广告的结尾,挪威人说,你可以说瑞典人很多坏话,但他们做的糖果真的很好吃。很多瑞典人也看到了这个完全丑化自己的广告,非但没怒从心头起,反而笑疯了,纷纷转发,还夸这个广告形象:太像了,我们瑞典人就是这个样子。

瑞典人是不是真如此,我并不知道,但这个故事太对我的口味了。毕竟……它甜。梁文道讲这个故事,自然不是为了说糖,但对嗜甜如命的人来说,糖本身就是一个重要议题。真的,比瑞典人蠢不蠢重要多了。据说,人们爱吃糖,是一种瘾,电影《王牌特工:黄金圈》里,有句台词甚至把它跟毒品做比较:“糖比毒品更容易让人上瘾,而且更容易让人得病。但是糖合法,而毒品却不合法。”普利策奖得主、调查记者迈克尔·莫斯在其著作《盐糖脂:食品巨头是如何操纵我们的》中也披露,食品巨头们为了操纵人们对甜食的感觉,甚至会使用脑部扫描来研究人的神经对某些食品的反应。于是,一场拯救民众于水火的反糖运动,正在全球上演。目前已经有超过50个国家和地区对含糖饮料征税了,前几天,意大利众议院也批准了对含糖饮料征税法案,包括可口可乐、果汁等。据该国议员说,他们会把征来的税,用于资助大学对糖尿病等疾病的研究工作。

这对河南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生冯晗来说,简直是巨大的利空,以后他想要融资可能会遇到很大困难。他从学校毕业后,决定创业,项目是卖糖葫芦。据他说,之前女朋友觉得他没实力,提出分手。他为了证明自己,决定从小事做起,拉上大三的学弟和大一的学妹,开始串糖葫芦,而且自创了原味巧克力酸奶夹心的糖葫芦,一经推出,非常受学生们喜欢。这原本是个不值一提的小事情,但因为他的学弟对着梨视频的镜头说了一句话——“基本上每天都能卖完,因为卖得太便宜,一天稳赔五六十”。像挪威的广告一样,一句反差式的调侃,让这件事有了那么一丝趣味。

幽默是愚蠢的大敌,会开玩笑的人应该不会太差。前段时间,台湾岛内有个叫韩国瑜的人要选高雄市市长,人气很高。有个网红在脸书上力挺他,说,如果他当市长后贪污不干事,一定去揍他。韩国瑜回他说,不用你揍,“我一定提头来见”。结果,台湾网友就开挂了。韩国瑜是光头,要提头自然是不容易的,不少網友在脸书下面因此吐槽,也有聪明人觉得,毕竟有鼻孔,可以像打保龄球一样,两个手指捏着走。这样一闹,光头竟然成了韩国瑜的标志性特征,最后征集了277位光头,跟他一起“照亮高雄”。还真有不少人响应,其中有位女粉丝,剃光了留了十年的长发,以示支持。当年民进党呼吁大家用爱发电,这次国民党的韩国瑜用头皮照亮高雄,岛内政治人物的脑洞,真不是一般的大。

看天下 2018年32期

看天下的其它文章
封面来信
贵刊·多么痛的领悟
我爱问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