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展开选后“大清洗”

2018-11-09 04:10:24 环球时报

●本报驻美国、德国、加拿大特约记者 萧达 青木 陶短房 ●陈一 王伟 柳玉鹏

“按您要求,我提交辞呈。”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7日上午向总统特朗普提交了辞职信。尽管美国媒体早就猜测塞申斯会“被辞职”,但特朗普选在中期选举后的第一天就勒令塞申斯走人,还是令许多人感到心寒。许多分析认为,这可能是特朗普内阁“大清洗”的开始。特朗普辞掉反击“通俄门”调查不力的塞申斯,被普遍认为是向民主党发出的警告,也是美国两党内斗加剧的信号弹。在民主党重新控制众议院后,特朗普表示期待“美好的两党合作”,但7日他在白宫记者会上怒斥指责他的媒体记者,同时誓言,如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对其展开调查,定将以“战争姿态”进行报复,甚至不惜“再上演一遍政府停摆”。面对美国国内两党更加激烈对立的局面,国际上担忧“美国内政危机可能将辐射到国际社会”的声音多起来。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称,两党走向激烈对立,好斗的特朗普为巩固选举基本盘,或将选择以更极端施政手段吸引铁票。德国《商报》8日忧心忡忡地称:“欧盟、俄罗斯、沙特、伊朗……都应该担心特朗普的新攻击”。

塞申斯之后,谁是下一个?

“塞申斯被迫辞职了,结束了一位‘饱受批评的忠诚分子的任期。”美国福克斯新闻网称,塞申斯“被炒”并不令人感到意外,特朗普此前一再宣称在中期选举后要进行内阁大改组。而且,近一年来,塞申斯可能被“开除”的传言,比任何人都要多。不过,这一消息出现在中期选举后的第一天一大早,仍令许多人感到震惊。报道称,特朗普甚至没有直接给塞申斯打电话,而是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通知塞申斯,总统要求他辞职。

塞申斯去年2月就任司法部长,他曾经被特朗普称为是最忠诚和最可信赖的手下之一。但不久后塞申斯被美国媒体爆出曾在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会见俄罗斯驻美大使,他随即主动承认,并选择回避关于俄干预美国选举的“通俄门”调查。去年5月,司法部任命联邦调查局前局长穆勒为特别检察官主持“通俄门”调查。此后,“通俄门”调查一直是特朗普的一块“心病”。一年多来,由于塞申斯无法在阻止“通俄门”调查中发挥作用,特朗普一直对他表示不满,甚至称如果自己早知道他会回避“通俄门”调查,就不会任命他为司法部长。

“塞申斯之后,谁是下一个?”美国政治新闻网称,塞申斯是中期选举后第一位遭解职的特朗普政府内阁级官员,但他很可能不是最后一个。特朗普在中期选举前就多次表示将进行内阁大调整,包括防长马蒂斯、商务部长罗斯、国土安全部长尼尔森、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等多名内阁官员都将职位难保,很可能在年底前的政府大调整中被撤职。特朗普曾称马蒂斯“有点像民主党人”。商务部长罗斯则被特朗普称为“已过了黄金期”,他可能被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代替。国土安全部长尼尔森也被特朗普批评在边境安全问题表现软弱。而凯利与总统的冰冷关系一直没有好转,在周三的记者会上,当记者问起凯利的去留时,特朗普不置可否。

政治新闻网称,内阁大调整将重塑特朗普政府,但也会给他带来新的政治麻烦。在考虑这些政府官员的去留问题上,特朗普一直处于左右为难的困境之中:一方面是他想解除他不喜欢的人或者认为对自己没有帮助的人的职务,另一方面是他得冒着引发任命新内阁成员听证会上“丑陋斗争”的风险。

“新的内战开始了”

“特朗普与民主党的新内战开始了!”德国《时代周报》8日称,中期选举结果出来后仅几小时,美国总统就向民主党发出了政治斗争的信号。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被迫辞职,是特朗普对“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穆勒的变相攻击,也是特朗普对民主党人的严重警告。这次勒令司法部长辞职会给美国政坛带来深远影响,但民主党人也绝对不会被特朗普的恐吓所吓倒。

特朗普在7日的白宫记者会上公开威胁称,如果众议院多数党民主党对他及其政府展开调查,他将以“战争姿态”进行报复。他说:“如果民主党人利用权力调查我们,我们就在参议院调查他们。你不能一边大谈两党合作,一边又威胁要调查我们。”他还特别警告,将“再上演一遍政府停摆,到那一步都是民主党的错”。被问到“通俄门”调查时,特朗普称自己可以“马上解散调查组”,因为他们花一大笔钱却一无所获,他没有这样做只是出于政治考虑。

“民主党发誓调查特朗普。”“美国之音”7日称,民主党在夺回众议院的控制权后,誓言将对特朗普的商业帝国以及他在任头两年的政策进行调查。纽约州民主党众议员纳德勒说,选举结果显示“美国人民要求对政府问责”。纳德勒形容特朗普是“现代政治最恶劣的黑客之一”。他说,特朗普“不会高兴,但是他和他的政府将需要对法律和美国人民负责”。报道称,一些民主党人还呼吁弹劾特朗普,但更多人表示应先等待穆勒“通俄门”调查能够有什么结果。

特朗普与民主党“政治战争”的关键显然是“通俄门”调查。在塞申斯辞职约一个小时后,特朗普立即在推特上发文宣布,由司法部办公厅主任惠特科尔暂时代理司法部长,并正式提名其为司法部长人选。此前惠特科尔曾公开批评过穆勒对特朗普的“通俄门”调查。2017年,惠特科尔还曾在其撰写的专栏文章中称,穆勒在“通俄门”调查中“危险地企图越过红线”。《华盛顿邮报》称,作为代理司法部长,惠特科尔对“通俄门”调查有最终决定权,他可以大幅限制穆勒的权力,削减他的预算,甚至有权以“正当理由”解雇穆勒。即使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不通过对惠特科尔的提名,他的代理司法部长身份也能维持210天。

对于特朗普的举动,民主党立即警告特朗普不要干扰穆勒的调查工作。在塞申斯被特朗普勒令辞职后,民主党参议员华纳称:“任何人都不能高于法律。干扰特别检察官调查工作就是粗暴地滥用权力。尽管总统有权更换司法部长,但这不能成为妨碍、阻止或者终止穆勒调查工作企图的第一步。”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发表声明称,对民主党来说,“保护穆勒和他的调查工作高于一切。”

特朗普“更不可预测”?

“美国的内政危机将辐射到国际社会”,德国电视一台8日说,特朗普的举动表明中期选举后,美国社会两极分化更深。这不仅仅是美国的内部问题,它可能演化为全球问题。德国外长马斯称:“今后和特朗普打交道不会变得更容易。”他呼吁欧盟联合起来应对美国的贸易政策。慕尼黑ifo研究所所长福斯特称,“为转移内政上受到的压力,特朗普很有可能对欧洲和中国更为凶悍。”德国工业联合会主席肯普夫称,特朗普的冲突路线将继续威胁世界经济。

德国《南德意志报》称,中期选举结果显示,众多美国人仍然继续支持特朗普“毁灭性政策”,特朗普会变得更不可预测。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称,面对一个反对党掌控的众议院,好斗的特朗普更有大展拳脚的空间。两党走向激烈对立,为巩固选举基本盘,特朗普或许会选择以更极端施政手段吸引铁票。

俄新网8日称,民主党的压力将让特朗普对俄罗斯实施更严厉制裁。报道引述俄联邦委员会主席马特维延科的话称,美国两党恶斗“将对俄罗斯与美国之间的关系产生负面影响”。俄罗斯《观点报》称,共和党和民主党都患有“俄罗斯恐惧症”。“如果未来美国两党达成某种共识的话,那么就是反俄共识”。

中美近来接触频繁,曾被延迟的第二轮中美外交安全对话9日在华盛顿举行。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8日抵达北京,并与中国领导人会见。“美中贸易战和解时机已到?”“美国之音”以此为题称,近来中美都发出了和解的信号。凯雷集团创办人鲁宾斯坦7日称:“我认为,特朗普政府想要与中国达成某种妥协。”但报道引述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员史剑道的话称,民主党重掌众议院可能反而会加大特朗普政府与北京达成协议的难度。他称,“民主党人是保护主义色彩最为浓厚的团体。这意味特朗普政府与中国达成的贸易协议将会受到民主党人的严格审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