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和平奖授奖辞

2018-11-08 01:25:44 新高考·语文学习(高一高二)2018年4期

黑人运动的年轻领袖,成熟无畏的和平勇士

马丁·路德·金,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领袖,他带领黑人为争取自由、民主、平等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斗争。1963年8月28日,他在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前发表了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想》,影响深远。1964年,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贡纳·贾恩,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他在这篇文章中阐释了马丁·路德·金获奖的缘由。马丁·路德·金领导黑人采取的斗争方式是“非暴力形态开展”“非武装的斗争”。这种方式给人类带来了新的希望,“这个希望就是种族、国家和政治制度之间的矛盾得以解决,不是用火與剑,而是凭着真正的友爱精神”。同时,贡纳·贾恩展现了年轻的马丁·路德·金“非武装的斗争”思想与实践成熟的历程,分析了牧师出身的他深受基督教教义的影响,并且受到了圣雄甘地的鼓舞。在文章中,贡纳·贾恩盛赞马丁·路德·金是“绝不退却”的“无畏的和平勇士”。

可惜的是,1968年4月,马丁·路德·金前往孟菲斯市,领导工人罢工后,被人刺杀,年仅39岁。

马丁·路德·金的名字变得家喻户晓还不太久。9年前,作为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的黑人领袖,他发动了一场运动,以保卫黑人平等地与白人一起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权利。

但并不是因为领导了一场少数民族为争取平等的权利的斗争就使马丁·路德·金出了名。其他许多人同样做过,但他们的名字被遗忘了。

而马丁·路德·金的名字却将因他开展的斗争的方式而不朽,因他的行为体现了上帝向人类所说的真理:

“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

5万黑人在1955年的12月遵从了这一命令,并赢得了一场胜利。这是开始。那时马丁·路德·金才仅仅26岁,还是一个年轻人,但已然是一个成熟的人。

他在北方度过了他的学生时代。那儿没有他在南方领导反抗过的种族歧视的法令,但是,那儿的黑人和白人在日常生活中依然不可能融洽相处;即使,生活在北方——尤其是在大学这样的环境里——就像生活在新鲜空气中。在波士顿大学,他获得了哲学博士学位,并邂逅了柯丽达·斯科特。其实她正在学习演唱。她是一个同样来自阿拉巴马州的女黑人,出生于南方的黑人中产阶级。

这一对年轻人在结婚后面临着一个选择:他们应该继续留在北方,那儿生活安全、条件优越,还是应该回到南方?他们选择了回到南方,在那儿,马丁·路德·金以牧师的身份在蒙哥马利的一个侵信会中任职。

在这里,黑人和白人壁垒森严,界限分明。更糟糕的是,蒙哥马利的黑人社群自身分裂,领导者不和,组织瘫痪,受过教育的人也悲观消极。这种状况所导致的结果,就是极少有人在从事着提升黑人的社会地位的工作,大多数人漠不关心,还有些人则患得患失。

正如马丁·路德·金所发现的,所有的黑人牧师都不关心他们的社区所存在的社会问题。他们多数人都持这样一种意见:教会牧师没有义务必须卷入以提升人们的社会和经济地位为目的的世俗运动中。

1955年初做了一次联合各个黑人团体的尝试。这一尝试失败了。马丁·路德·金说:“除非发生神迹,否则不可能治愈黑人社区的悲剧性分裂。”

马丁·路德·金为我们描述的蒙哥马利的情形让人担忧;直到1954年,黑人们表明接受既存现实,但几乎每一个人都积极地反对现成制度。蒙哥马利是一个和平的城市。但是在表面的和平下面,愤怒在郁积。一些黑人牧师在他们的布道和个人的态度中,开始支持黑人争取平等的事业,这给人们带来了许多新的自信和勇气。

然后在1955年12月5日爆发了抵制公共汽车的联合行动。

看起来在这一行动几乎好像仅仅是一个偶然的结果。直接原因是露莎·派克斯女士被捕,因她拒绝把她在公共汽车上的座位让给一个白人男子。她坐在为黑人保留的车席里,刚好靠近一个白人车席的座位,而白人车席坐满了人。

逮捕派克斯女士不仅唤起了极大的公愤,而且引起了直接行动。就因为这件事,使马丁·路德·金成了黑人为争取人权的斗争中的中心人物。

在他的《迈向自由》一书中,马丁·路德·金不仅描述了公共汽车冲突的实际过程,而且还描述了在12月5日抵制运动开始后他是如何被选为已经成立的领导机构的主席去指挥斗争的。

他告诉我们选举结果令他吃惊。如果有时间让他反复考虑,他可能会说不。当12月4日被问到该如何行动时,他支持抵制运动,但当运动开始时,他开始怀疑这是否合乎基督教义,在道德上是不是正义的。然后他记起一本早年曾读过的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文集,大卫·梭罗的《论公民的抗议权》。梭罗的一个句子重现脑中:“我们不能长期与一个罪恶的制度合作。”

但他不相信抵制运动会开展起来。直到12月4日星期日晚上之前,他还认为只要有百分之三十的黑人联合起来,就表明运动会获得成功。

12月5日上午,当一辆接一辆的没有一个黑人乘客的公共汽车开过他的窗前,他意识到联合抵制获得了十分满意的效果。

但是还没有赢得最后的胜利,也没有人宣布这一运动的行动纲领:“勿以暴力对抗暴力。”这一训示是马丁·路德·金在1955年12月5日晚上对着几千人作演讲时才告诉他的人民的。他把这一演讲看成是他所作过的最具决定性意义的演讲。这里是他所说的话:

“我们有时给白人兄弟造成了一种感觉,那就是以为我们喜欢他们所对待我们的方式。但今晚我们来到这里却是为把我们从忍耐中拯救出来,这一忍耐使我们忍受一切,没有自由,没有正义。”

但是,他继续说了我们的方式将是说服而不是强制。我们将只对人们说:“凭良心办事。”我们的行动必须以我们的基督信仰的最根本的原则为指导……我们必须再一次听到穿越了若干世纪的基督真道的回声:“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

他以如下方式结束:

“结果你将无畏地抗议,带着基督之爱和尊严,那么,当后人在写历史的时候,历史学家们就不得不颇费斟酌地说:‘曾生活过一群伟大的人民——一群黑人,他们为文明的血脉注入了新的意义与尊严。这是我们面临的挑战,也是我们不可逃避的责任。”

这一战斗呼号——就此而言它是——得到了听众的热烈响应。正如马丁·路德·金所说,这是蒙哥马利有历史意义的一瞬间。

马丁·路德·金的话团结了为人权而斗争的绝大多数黑人。整个南方都受到了这一口号的鼓舞,他们向在餐馆、商店、学校、公园和操场所存在的白人和黑人之间的种族歧视宣战。

……

尽管议会通过了法律,美国最高法院也作出了判决,并不表明这次斗争在每一个地方都获得了成功。因为这个法律和判决遭到了蓄意的破坏,每一个关注1955年之后事态的发展的人都清楚这一点。

尽管遭到了蓄意的破坏和监禁,黑人们继续他们手无寸铁的斗争。即使在我们在座的大多数人都会奋起反击的情况下,他们也很少破坏他们的原则,以暴力对抗暴力。我们能对在餐厅里坐了为白人保留的座位的年轻学生说三道四?他们不恭顺,但他们只是继续坐着而已。白人青年嘲弄和侮辱他们,在他们的脖子上捻熄点着的烟头。黑人学生纹丝不动。他们拥有着唯有信仰才能给予的力量,他们相信他们在为正义事业而战,他们的斗争终将获得宝贵的胜利,因为他们对暴力投以和平。

马丁·路德·金的信仰首先和最初根植于基督的教义,但除非意识到他也曾受到过去和现在的许多伟大的思想家的影响,没有人会真正地理解他。他曾受到圣雄甘地的鼓舞,他的榜样使他确信通过非武装的斗争是可能获得胜利的。在他还未读到甘地之前,他几乎认为耶稣的教训只适用于个人之间的实践,但是在研究了甘地之后,他意识到他错了。

“甘地”,他说,“可能是历史上第一个把仅在个人之间起作用的耶稣的爱的伦理提升为一种强有力的富于影响的社会力量的人……”

在甘地的教导下,他找到了长期困扰他的这一问题的答案:一个人如何着手社会改革?

“我发现,”他告诉我们,“在甘地的非暴力抵抗哲学中——被压迫的人民为争取自由而战斗的唯一道德的现实可行的正确方式被开启出来了。”

马丁·路德·金在他的国家开展了非武装的斗争,使一个顽梗不化的积怨甚久的传统矛盾得到了解决。

他和他的人民所指引的道路或许带来了一线抵达人类世界和平的另一种希望,这个希望就是种族、国家和政治制度之间的矛盾能够得以解决,不是用火和剑,而是凭着真正的兄弟的友爱精神。这是可能的吗?

非武装冲突只能扎根永恒的源泉。唯有精神能获得胜利。

听起来这像是一个遥远的前途未卜的梦。但是如果没有了梦,没有使梦变为现实的奋斗,生命不值得活着。

今天,人类被核阴影所笼罩,在这个时刻让我们来到我们的武器和军队旁,倾听着马丁·路德·金通过他在他的种族中开展的非武装斗争所告诉我们的讯息。马丁·路德·金看起来不像是他自己国家的公民。他说:

“首要的是,我的朋友们,今天人类所有的种族和国家都面临着和睦相处的挑战……我们再也不能奢侈地承受仇恨。……”

如果我们认为人类有权存在下去,那么我们必须发现一种事物以取代战争与破坏。在我们时代的宇宙飞船和弹道导弹中,我们要么选择非暴力要么选择灭亡……

虽然马丁·路德·金没有将自己献身于国际冲突,但他的斗争为所有追求和平的人吹响了号角。

他是西方世界第一个向我们显示了斗争也可以以非暴力的形式展开的人。他在他的斗争中第一次为我们带来了兄弟般的友爱成为现实的消息。他把这一消息带给所有的人、所有的国家和种族。

今天我们把奖金授予马丁·路德·金,授予一个绝不抛弃他所开展的非武装斗争的信仰的人,一个为他们信仰受难的人,一个多次被监禁的人。他的家遭到了炸弹的袭击,他的生活和他一家人的生活受到威胁,但他絕不退却。

为这位无畏的和平勇士,挪威议会诺贝尔奖委员会谨在此颁发1964年度和平奖。

(选自《我有一个梦想》,戴登云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01年版,有删节)

新高考·语文学习(高一高二) 2018年4期

新高考·语文学习(高一高二)的其它文章
最美的姿态
政治理想:超越世俗庸常
悼念乔治·桑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
庄暴见孟子
写得不深,是因为想得不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