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鲜盒”里装满了现金

2018-11-08 04:51:06 方圆2018年19期

常海 徐鹏

灰T恤、黑长裤、头发斑白,8月15日上午9时, 山东科技大学原校长任廷琦戴着手铐走进法庭。判决书长达67页,审判长宣读过程中的大部分时间里,任廷琦都在低着头聆听。

谁能想得到,曾经的一校之长,教育行业的劳动模范,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告别了自己从事了大半生的教育事业。教书育人本是一项受人尊重的园丁式工作,但是任廷琦却利用自己手中的学校管理权,玷污了“校园净土”的洁净。

项目承包人出手很阔绰

2005年3月,烟台师范学院(后改名鲁东大学)需要建设南区5号楼学生公寓和北区学生餐厅、鲁东大学生化教学实验楼。为了顺利承揽到这两个工程项目,烟台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负责人马刚通过熟人关系,找到时任院长任廷琦,在任廷琦办公室送给其一张存有10万元的银行卡,请求其在工程方面给予关照,任廷琦表示会积极提供帮助。

很快,任廷琦便安排有关工作人员进行招标等事宜,确保将学校南区5号学生公寓工程、北区学生餐厅工程和学校生化教学实验楼工程交由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攬。在工程评标前,任廷琦又再次嘱咐有关人员,打分时,要照顾这家公司,确保其顺利中标。工作人员按照其吩咐,在评标时,采取给烟台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打高分,同时压低其他竞标公司分数的方式,拉开分数差距。后来,这家公司果然成功中标。

2006年春节前,烟台师范学院准备建设生化教学实验楼,为了能顺利中标承揽此项工程,烟台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负责人马刚安排公司人员将20万元现金存进以其名义新开的银行卡。在任廷琦的办公室,马刚将存有20万元人民币的银行卡送给了任廷琦,说这是他的一点心意,任廷琦客气了一下,就收下了。很快,这项工程又顺利被马刚的公司承建。

法院认定,2005年3月至2010年8月,任廷琦利用担任烟台师范学院院长、鲁东大学(原烟台师范学院)校长职务的便利,为烟台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揽烟台师范学院某学生公寓和学生餐厅、鲁东大学某实验楼工程提供帮助,先后多次收受、索取该建筑公司法定代表人马刚给予的人民币112万多元、美金8000元、价值人民币64万多元的住房一套,共计折合人民币182万余元。

据判决书显示,任廷琦绝大多数的受贿行为都发生在大学工程基建领域,单笔最大受贿为某工程老板曹庆林为感谢其在中标工程中的帮助而给予的款项。

2015年6月至2017年8月,任廷琦利用担任山东科技大学校长职务上的便利,为曹庆林承建山东科技大学人才公寓部分标段项目、及其它项目工程拨付款提供帮助。据曹庆林交代,任廷琦到山东科技大学任职前,其就承揽了学校有关工程,但学校一直拖欠部分工程款没有拨付。为尽快让学校付款,2013年年底,曹庆林通过关系找到校长任廷琦帮忙,请他帮忙过问工程款。任廷琦接到请托后,很爽快地答应了,很快打电话安排财务人员尽快支付工程款。之后,因为继续承揽山东科技大学工程和拨付工程款的事情,曹庆林多次请任廷琦帮忙。2016年4月,在任廷琦的帮助下,曹庆林中标山东科技大学人才公寓工程一标段。

证人、负责这项招标工作的陈晓辉在案发后说,在招投标过程中按照任廷琦的指示,他曾给予曹庆林所在公司帮助,安排公司工作人员在向评委发放标书时向评委指明给哪家公司打高分,通过这种方式让该公司中标。

“赚大了”的曹庆林自然不能忘了任廷琦。2016年5月,曹庆林所在公司顺利中标人才公寓工程后,为了感谢任廷琦,其准备了100万元现金放在白色泡沫“海鲜盒”里,在一次请任廷琦吃饭后安排公司人员给任廷琦送到家去。

在楼下,公司人员将“海鲜盒”交给了任廷琦。任廷琦回家后打开“海鲜盒”一看,里面装满现金,便给曹庆林打去电话说:“钱太多了。”电话那端,曹庆林说:“没事,这件事只有我们两人知道,放心。”任廷琦客气了一下,就挂了电话,收起钱。

2017年1月上旬,曹庆林再次来到任廷琦办公室,说临近春节了,需要大笔资金支付工人工资和建筑材料款,希望学校能尽快支付工程款,任廷琦也很爽快地答应帮忙。曹庆林临走的时候,把一个手提袋放到了任廷琦办公桌旁边。曹庆林离开后,任廷琦打开一看,竟然是60万元现金。 面对出手阔绰的人,任廷琦也很“高效”,立即跟相关部门打招呼,要求在拨款事宜上关照曹庆林的公司。很快,1月下旬,山东科技大学就给曹庆林的公司拨去1500多万元的工程款,解决他们公司资金周转紧张的困难。收到钱后,曹庆林又从家里拿了6万元现金装在一个大信封里,连同6条香烟一起装在纸质手提袋里,到任廷琦办公室,将烟和6万元现金送给了任廷琦。

据法院认定,2015年6月至2017年10月,任廷琦先后15次收受或索取曹庆林给予的人民币310万元。

给任廷琦送钱,曹庆林出手频繁且阔绰。任廷琦向曹庆林索要的一笔款,更要得耐人寻味。据办案部门统计,2017年9至10月,任廷琦先后三次向曹庆林索要人民币50万元、20万元、3万元,共计73万元。之所以2个月内频繁地索要这么多钱,任廷琦是另有考虑的。

据任廷琦事发后在办案机关供述,2017年8月之后,他担心自己要出事,所以想给情人闫小晶留点钱。任廷琦告诉闫小晶,准备给她100万元钱,如果自己出事,让她以后有个保障。

2017年9月下旬,任廷琦打电话给曹庆林,说有急事需要用钱,向其提供了一个银行卡号。曹庆林接到电话后,马上联系其妻子给该账户转款50万元。很快,闫小晶就告诉任廷琦,她的银行卡上收到了50万元钱。过了两三天,任廷琦将曹庆林叫到办公室,给曹庆林出具了一张借款50万元的借条。任廷琦所谓的“借”就是个幌子,实际就是向曹庆林要钱,他压根就没想归还这笔钱,也根本没有能力还这个钱。而且,双方没有约定还款利息,也没有说明用途。

2017年10月中旬,任廷琦打电话给曹庆林说还需要20万元,并提供了一个银行卡号,曹庆林又安排妻子转款20万元。不久,闫小晶的手机就接收到银行的提示短信:收到了20万元……

2017年10月下旬,任廷琦打電话给曹庆林说有急事要用2万元,曹庆林当时身上正好有3万元现金,就赶到任廷琦办公室,将3万元现金都给了任廷琦。这3万元,任廷琦也给了闫小晶。

2016年2月,山东科技大学对外发布人才公寓一标段、二标段工程招标公告,整个工程总造价4亿多元,工程分成两个标段进行招标。为了争取工程顺利中标,青岛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合作人于生旺从家里拿了10万元现金装在一个黄色牛皮纸档案袋里赶到时任校长任廷琦的办公室,希望他能在中标过程中予以帮助,任廷琦答应帮忙。于生旺临走时将装钱的档案袋放在任廷琦办公桌上,任廷琦客气了一下就收下了。2016年4月,于生旺的合作单位顺利中标山东科技大学人才公寓二标段工程项目,与山东科技大学签订工程施工合同,标的额为1.9亿余元。

之后,任廷琦利用担任山东科技大学校长职务上的便利,为于生旺的合作单位青岛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承揽山东科技大学多个项目提供帮助,先后在办公室12次收受或索取于生旺给予的人民币140万元、美金2万元、价值人民币2万元的购物卡、价值30.2236万元的房屋装修和家具购置,共计折合人民币184.9万余元。

违规转专业成为“一个进项”

2006年8月至2009年9月,任廷琦利用担任曲阜师范大学校长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孙小强女儿孙红跟读曲师大研究生课程、调整专业提供帮助,先后3次收受孙小强给予的人民币6万元。

据了解,2005年底,孙红参加曲师大专研究生考试,没能录取。孙小强为其女儿孙红在曲师大跟读研究生课程及研究生专业调整等事情找任廷琦帮忙。任廷琦接到请托后,多次给负责此项工作的工作人员打电话,要求其抓紧办理,此事不久便安排妥当。2009年,孙红考取曲师大某专业硕士研究生后,任廷琦为其调整了专业,而当时,孙红的情况是不符合学校转专业的规定的。

2006年12月的一天,请托人陈大林通过闫小晶认识时任曲阜师范大学校长任廷琦后,请托任廷琦为其女儿办理专业调整。根据曲阜师范大学出具的情况说明,录取时因该生专业成绩低未能正常录取,后期使用学校的预留计划完成录取。2006年12月,陈大林给任廷琦10万元现金;2007年8月,为感谢任廷琦帮助其女儿顺利考入大学并让他帮忙转专业的事情,陈大林又送给任廷琦2万元现金。对于这12万元,任廷琦考虑到这件事是由闫小晶联系的,便将这些钱交给了闫小晶,让其留着用。

烟台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马大强的女儿马晓被曲阜师范大学录取,但马晓想调整专业。2008年8月,马大强打电话给任廷琦,希望他帮忙调整专业。2008年9月,在任廷琦的帮助下,其女儿顺利完成专业调整。据了解,按照曲师大学籍管理条例,马晓其实并不符合转专业的条件。

马大强案发后证实,2007年5月,为让任廷琦在其女儿考学及调整专业方面提供帮助,其送给任廷琦一张存有人民币10万元的银行卡。

此外,马大强朋友孙力刚之子孙军考入曲师大后,想调换专业,任廷琦给其提供了帮助,马大强再次将10万元的银行卡送给了任廷琦。

贪婪伸手终被捉

2009年年底,曲阜师范大学职业与成人教育学院副院长张建平准备竞聘院长。为了请时任党委副书记、校长任廷琦帮忙,张建平在任廷琦宿舍送给任廷琦现金1万元;2010年春节前,为感谢任廷琦在其提拔为曲师大成教学院院长给予的帮助,在任廷琦宿舍又送给任廷琦现金1万元。后来,张建平顺利地被任命为曲阜师范大学职业与成人教育学院院长。2012年6月,任廷琦以他妻子治病需要钱为由向张建平索要人民币5万元。

然而,通过不正常程序上任的张建平并没有按照自己的任职表态勤奋工作,而是驶向另一方向,很快进了监狱。张建平案件的判决书显示: 2013年3月,张建平因犯贪污罪、挪用公款罪、私分国有资产罪被山东省曲阜市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

2015年11月至2017年6月,任廷琦利用担任山东科技大学校长职务上的便利,还曾经为请托人范吉利的女儿到山东科技大学工作、考取山东科技大学事业编工作人员提供帮助,先后6次收受或索取范吉利通过刘小云给予的人民币37万元。

对此,大学工作人员孙小华说,在2017年山东科技大学组织的公开招聘中,任廷琦要求他在面试环节给予范吉利女儿关照,所以在面试时给其打了较高的分数。最终,范吉利女儿取得了面试第2名的好成绩。面试成绩出来后,任廷琦非常满意。

2017年11月8日,山东省纪委对任廷琦涉嫌严重违纪问题立案调查,11月10日对任廷琦采取“两规”措施。因涉嫌受贿罪,2018年2月3日,山东省监察委员会对任廷琦涉嫌职务犯罪问题立案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在纪委调查和监察委员会留置期间,任廷琦如实交代组织已经掌握的其收受或索取部分请托人钱财的问题,并主动交代组织尚未掌握的其索取或收受其他人的钱财的有关问题。

2018年2月13日,泰安市检察院决定逮捕任廷琦。经山东省检察院指定管辖,由泰安市检察院向泰安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2018年5月18日,泰安市中级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任廷琦受贿一案。

泰安市检察院起诉书指控:2005年至2017年,被告人任廷琦利用担任烟台师范学院院长、曲阜师范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山东科技大学校长职务上的便利,为9家单位和个人在工程承揽、子女考学、职务晋升等方面提供帮助,本人直接或通过其特定关系人索取或非法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781万多元。

庭审中,公诉人出示了相关证据,任廷琦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充分发表了意见,任廷琦还进行了最后陈述,当庭表示认罪、悔罪。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任廷琦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触犯了我国刑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方圆 2018年19期

方圆的其它文章
“空手到”与大学生活
微新闻
热搜榜
外媒
语录
说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