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容继子送女入虎口:那团失控的火焰在燃烧

2018-11-07 02:15:08 恋爱婚姻家庭2018年11期

青山

一名再婚女子,为守护与千万富商得之不易的婚姻,不惜以各种方式讨好继子,甚至还将自己的亲生女儿介绍给继子做女友。哪知继子品行不端,让女儿受尽委屈,最终在痛苦中选择离家出走。女儿走后,她幡然醒悟。面对继子的咄咄逼问,她再也不愿泄露女儿的任何行踪。失去理智的继子,会放过她吗?

再婚嫁千万富商,为保婚姻患得患失

2014年5月1日,一场热闹奢华的婚礼在河南省南阳市开发区的一家星级酒店里举行。新郎是当地有名的千万富商,一家建筑机械租赁公司的老总苏万栋,新娘是38岁的范秋芸。

1978年,范秋芸出生在南阳市,中专毕业后进入一家机械厂做了一名质检员。21岁那年和同事田贵军结婚,次年生下女儿田霁霁。女儿12岁时,范秋芸因与田贵军性格不合离婚,田霁霁判给范秋芸抚养。由于范秋芸常常要上夜班,范秋芸退休的父母就主动将田霁霁接到了自己身边照顾。

离婚后,范秋芸相过好几次亲,不是她看不上别人,就是别人嫌她带着女儿拖累。2013年2月,范秋芸经人介绍,认识了45岁的苏万栋。苏万栋的生意遍布临近几个省市,两年前,妻子患肝癌去世后,他成了炙手可热的钻石王老王。可苏万栋虽然表面风光,却有难言之隐。他患有弱精症,和妻子经过无数次求医问药才终于有了儿子苏朋。苏朋与母亲感情很好,母亲去世后,他一度沉浸在悲伤里不可自拔。苏万栋一直想找个女人可以代替他死去的妻子照顾儿子。因此苏万栋每次认识了新的女朋友,就一定会带着苏朋考察一番。

让苏万栋意外的是,范秋芸竟是第一个让苏朋满意的女人。苏万栋和范秋芸第一次见面,就觉得范秋芸和死去的妻子长得颇为相像。当他把范秋芸带回家和苏朋见面后,没想到一向玩世不恭的儿子竟没有给范秋芸脸色看,还礼貌地喊了声“阿姨”。

见苏朋不反对,苏万栋和范秋芸正式交往起来。1年后,苏万栋和范秋芸结婚。范秋芸听从苏万栋的安排,辞去工作,全心全意在家照顾继子苏朋。

婚后,苏万栋的生意越来越忙,范秋芸心里的不安也越来越多。她嫁给苏万栋,觉得就像天上掉馅饼砸中了自己,她已不再年轻,害怕有一天,腰缠万贯的苏万栋被年轻漂亮的女孩勾引走。这种担忧,让范秋芸诚惶诚恐,从不敢提把女儿田霁霁接来和自己一起生活。

2014年8月的一天中午,范秋芸到南都宾馆参加前同事的婚礼。刚走到宾馆门口就看见丈夫苏万栋的那辆奔驰车,她还来不及走上前一探究竟,就见丈夫和一个时尚妖娆的女人谈笑风生地从宾馆里走出来,一起上了奔驰车后座。

晚上,苏万栋回到家,范秋芸好几次想张嘴问他到底和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但怕引起丈夫的不愉快,她最终还是忍住了。

这个晚上,范秋芸辗转反侧,一夜未眠。苏万栋做生意交际广泛,经常和各种女人应酬,范秋芸越想越心惊,他身边的女人太多了,真是防不胜防。思来想去,她觉得要想拴牢苏万栋,只能在他的独生子苏朋身上下功夫了。

为保婚姻讨好继子,频频惹事继母难为

范秋芸发现,苏万栋虽然非常疼爱苏朋,但对苏朋的管教很严厉,还严格控制苏朋的零花钱。范秋芸有时也觉得苏万栋对儿子太过苛刻,劝慰道:“你又不是没钱,何必对儿子这么严格呢?你这么拼还不都是为了他吗?”苏万栋苦笑着说:“我在商场上看了太多的起起落落,孩子一旦教育不好,败起家来,挣再多都不够啊!”

苏万栋常常叮嘱范秋芸:“我不在家时,苏朋就交给你了,决不能宠溺他。”对于丈夫的吩咐,范秋芸不敢大意。苏万栋常年奔波在外,苏朋有什么事都得找范秋芸解决。起先,范秋芸对苏朋管教甚为严格。没多久,苏朋就不乐意了,时不时对着范秋芸抱怨一番:“范阿姨,我可是在我爸面前没少说你好话啊,你现在不能过河拆桥吧?”

苏朋的话让范秋芸坐立不安,她知道丈夫有多看重这个宝贝儿子。此刻,范秋芸深深体会到后妈难当。仔细斟酌后,范秋芸决定还是先讨好苏朋。毕竟丈夫在家的时间少,苏朋的话他必信无疑。

之后,范秋芸对苏朋的要求可谓有求必应,新款手机、纪念版球鞋、零花钱等,范秋芸都会大方地满足苏朋。但他们彼此约定,在苏万栋面前绝不“露富”。见继母如此,苏朋很高兴;而苏万栋见妻子和儿子相处融洽,也很满意。在大家眼里,范秋芸是个对继子关怀备至的称职继母。

在范秋芸的放纵之下,苏朋富二代的特征越来越明显,花钱大手大脚,开生日派对要花费数万元,每次与同学们出去吃饭都豪气地说:“想吃什么随便点,今天都算我的!”范秋芸没有想到的是,随着苏朋的优越感变强,他做的事越来越离谱。

2015年暑假,苏朋说要和几个男同学一起到龙潭沟旅游,苏万栋不同意,觉得影响学习。苏朋很不高兴,求助范秋芸。范秋芸只好给苏万栋吹枕头风:“外出旅游既能锻炼他的独立意识,又能放松放松,也不是坏事啊。”在范秋芸的劝说下,苏万栋勉强同意了,但要求范秋芸严格监督。当范秋蕓将苏朋送到火车站时发现,他竟然是跟一个打扮新潮的女生一起去旅游。范秋芸惊讶地张大嘴巴,苏朋说道:“范阿姨,你千万别向我爸告密,要不然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苏朋的威胁,让范秋芸在苏万栋面前什么都不敢说。

但范秋芸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两个月后,和苏朋一起旅游的女孩怀孕了。女孩的哥哥在学校门口把苏朋逮了个正着,将其塞进一辆车内,拉到偏僻处毒打一顿。苏朋跪地求饶,打电话给范秋芸,要她无论如何要救自己。此时苏万栋在外谈生意,范秋芸不敢将事情告知,只好找到女孩的哥哥,赔礼道歉,最后花了3万元才将事情摆平。

这次风波后,苏朋老实了一阵子。2015年10月,苏万栋因生意扩展,长住河南省许昌市。苏万栋一走,苏朋又不安分起来。范秋芸经常碰到苏朋将不同的女孩带回家,她怕之前的事再发生,苦口婆心地劝苏朋不要胡闹,苏朋总是回答:“你放心,我有分寸,就是谈恋爱而已。”范秋芸说得多了,苏朋就烦了:“这是我家,我带谁来还要看你脸色吗?”

2016年1月,苏万栋在许昌的工程结束,回到南阳,苏朋这才有所收敛。

送女入虎口后悔,翻脸继子血刃继母

3个月后,苏万栋买下位于南阳市宾河路的一幢别墅。他对范秋芸说:“这栋别墅以后就留给苏朋结婚用。”看着奢华的别墅,范秋芸心中感慨万千,她想到自己的女儿田霁霁,只比苏朋小两岁,所拥有的却天壤之别。范秋芸觉得如今自己也获得了父子俩的认可,是时候把女儿接过来了。让女儿与苏万栋多相处,说不定将来苏万栋也会给她一份丰厚的嫁妆。

晚上,当范秋芸用试探的口吻对苏万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后,苏万栋当即答应,还安慰她:“霁霁既是你的女儿,住在一起也挺好。学校的事我来办,一定让她上个重点中学。”2016年8月,田霁霁搬来和范秋芸同住。

当苏朋听说继母的女儿要来,心里很反感。可当他看到高挑、漂亮的田霁霁时,眼前一亮。他主动跟田霁霁搭话,还热情地带她出去吃饭,唱歌,看电影。见继子对女儿这么照顾,范秋芸又犯愁了。因为她感到苏朋对女儿并不仅仅是单纯的兄妹情,她深知苏朋是个花心少爷。范秋芸想提醒女儿,可转念一想,如果苏朋真的和田霁霁在一起,那苏万栋的家产田霁霁也能名正言顺地拥有了,这也许是改变女儿命运的一条捷径。有了这样的想法,范秋芸面对苏朋对女儿的亲热之举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2017年3月,苏万栋随施工队到韩国做工程。苏万栋一走,苏朋的本性就暴露出来。五一节,范秋芸去参加朋友孩子的婚礼,留下苏朋和田霁霁在家。晚上,当她回到家,看到女儿红肿的双眼,才知道苏朋趁自己不在家,把女儿强暴了。那一刻,愤怒让她恨不得撕碎了苏朋。她拿起电话想跟苏万栋告状,可最终还是放下来。苏万栋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送苏朋坐牢?那是不可能的,最后肯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想到女儿的清白被苏朋毁了,不如干脆挑明关系,让他俩光明正大在一起。

打定主意后,范秋芸安慰女儿:“我看得出朋朋是真心喜欢你。虽然他用错了方法,那是因为他太年轻。他会对你好的。”田霁霁已经六神无主,听妈妈这么说,想到苏朋对自己确实很照顾,就默许了。

两天后,在酒店躲了两天的苏朋忐忑不安地回了家。没想到,范秋芸不仅没怪他,还语重心长地说:“朋朋,你要真的喜欢霁霁,阿姨就把霁霁交给你了。”苏朋欣喜若狂,一个劲儿地向范秋芸保证会对田霁霁好的。

苏朋和田霁霁谈起了恋爱,范秋芸觉得自己在这个家的地位牢不可破了。然而,半年不到,女儿就好几次哭着对范秋芸抱怨,说苏朋性格暴躁,稍不顺他的意就会动手打人,她已经挨了苏朋好几个耳光。范秋芸很气愤,找苏朋谈话,苏朋厌烦地说:“你把我爸守好就够了,我们年轻人的事你不要多管!”

2017年10月,田霁霁离家出走,去了生父田贵军那里。此时田贵军已再婚,在深圳开了一家木器公司。等范秋芸和苏朋发现田霁霁不告而别,已经是第二天了。他们当即发动熟人四处寻找,都没有田霁霁的消息。正当范秋芸急得准备报警时,田贵军给她打了电话,将她骂得狗血淋头:“你还是人吗?我告诉你,霁霁在我这里,以后我来养她……”前夫的痛骂让范秋芸猛然醒悟:女儿是被自己逼走的。想到女儿经历和承受的,她一边痛哭一边狂扇自己耳光,自己还配做一个母亲吗?痛定思痛,范秋芸决定向苏朋隐瞒女儿的行踪。

蘇朋嚷着要报警寻找田霁霁,范秋芸将他拦了下来,可当苏朋继续追问田霁霁究竟在哪里时,范秋芸怎么也不肯说。苏朋觉得田霁霁离开就是范秋芸一手策划的,对范秋芸充满了怨恨。

2017年11月23日吃过午饭,苏朋又追着范秋芸问田霁霁的下落。范秋芸被问得不胜其烦,就说:“你自己做了什么心里还不清楚吗?”苏朋怒火中烧,更加肯定就是她将田霁霁故意藏起来,反唇相讥:“藏就藏呗,反正她早就是我的人了!”苏朋侮辱女儿的话让范秋芸失控了,她冲过去对着苏朋就是一耳光,狠狠骂道:“混账东西!”

苏朋第一次挨打,当即蒙了。失去理智的他冲进厨房拿起一把菜刀,朝继母身上胡乱砍去。范秋芸惨叫一声,倒在血泊中……见继母倒地,苏朋吓得逃跑了。邻居听到惨叫声赶来,见范秋芸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立刻拨打120急救电话,救护车将其送到南阳市中心医院。经医院诊断,范秋芸左臂、背部多处被砍伤,其中一刀致左肱动脉造成大出血休克,因抢救及时,范秋芸脱离生命危险。

苏万栋得知消息,立刻从韩国赶回来,了解了事情的始末,他自责不已。2018年3月,苏万栋与范秋芸办理了离婚手续。

编后

贪欲不仅能蒙蔽人的心智,使其丧失正常的思维和判断能力,更能扭曲一个人的行为。本案中的范秋芸因为贪恋经济优渥的生活,嫁给千万富商。为了守住在她看来无异于“天上掉馅饼砸中自己”的婚姻,她患得患失,不但纵容继子,进而不顾道德底线和一个做母亲的职责,将自己的亲生女儿推入火坑。她幻想着借此保住这份荣华富贵,殊不知,欲望支配下的行为就如一团失控的火焰,最终会引火烧身。贪欲的结局,终是一无所有。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为化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