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地上送来了北大录取通知书:苦难中开出希望的花

2018-11-07 02:15:08 恋爱婚姻家庭2018年11期

李强 杨嘉利

2018年7月22日,崔庆涛正在工地上忙碌,邮递员送来了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崔庆涛的父母都是农民,他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几乎从上小学开始,他便担当起照顾弟弟的责任;上中学后,每年寒暑假,他就和父母一起到工地干活,用稚嫩的双肩帮父母撑起一家人的生活……即使生活艰辛,崔庆涛依然学习优秀,因为他相信,只要不断努力,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就一定会越来越好。

少年当家,

为弟妹撑起一片天

崔庆涛的家在云南曲靖市会泽县,父亲连小学也没上过。2000年12月,儿子崔庆涛出生后,这个老实憨厚的男人对妻子说:“等儿子长大,咱说什么也要供他多读书!”崔庆涛1岁多时,有了一个弟弟,家里的境况更加艰难了。2003年3月,崔庆涛的父母将两个儿子交给老人照看,外出打工。

父母走后,弟弟才1岁多,连路也走不稳,看不见爸妈就大声哭闹。崔庆涛搂住弟弟说:“不哭不哭,爸爸妈妈去挣钱给我们买糖吃……”说来也怪,连爷爷奶奶也哄不住的孩子,竟被崔庆涛哄好了!小家伙把头靠在哥哥的胸膛上,一会儿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2006年,崔庆涛上小学了。开学第一天,母亲特意从昆明赶回家,送崔庆涛上学时叮嘱道:“我和你爸爸就因为没文化,连打工也只能去出卖苦力,挣不了多少钱……儿子,往后可要好好读书呀,这样长大后才能做一个有文化的人,不用再像爸爸和妈妈这样吃苦受累。”

媽妈的这番话,崔庆涛当时似懂非懂,但他牢牢记住了,从上学第一天开始,就在学习上格外用心,他把老师所讲的每个字、每句话都记下来,第一次考试就考了两个100分。当崔庆涛在电话里把好成绩告诉父亲时,父亲竟激动得哭起来,不停地对妻子说:“听见了吗?小涛考了班上第一名!”此后,崔庆涛每次考试都是班里的第一名。父母看到儿子如此争气,不管打工多苦多累,心中都有说不出来的高兴。

1年后,崔庆涛的弟弟也上小学了。担心小儿子淘气不好好学习,父母想回去照顾孩子,可只要有一个人不再打工,家里的收入就会减少很多。夫妻俩面对这个左右为难的问题焦头烂额时,崔庆涛的一番话让父母解开了心结:“爸妈,你们就安心打工吧,有我照看弟弟,不会让他在学习上偷懒。”崔庆涛说到做到,后来的几年,他不但自己努力学习,还不忘督促弟弟。在崔庆涛的影响下,弟弟渐渐懂事,学习上和哥哥一样刻苦……

看见两个儿子都很用功,夫妻俩在昆明的工地上更加拼命挣钱,希望可以为孩子多赚些生活费。崔庆涛8岁时,家中又有了一个妹妹。爷爷奶奶年老体衰,照顾年幼弟妹的重担都落在崔庆涛的肩上,他每天要事无巨细地管好两个弟妹的衣食住行,已经十分疲惫,但对于学习,他从来没有放松过。每每等弟妹都睡着了,他又会点上灯,继续读书……

不久,村小学停办,学生都要到镇上读书。从崔庆涛家到新学校每天上下学要往返近30公里,又全是山路,遇上下雨天泥泞不堪,根本无法行走。崔庆涛的母亲担心两个孩子的安全,决定和丈夫回者海镇开杂货店,好一边照顾孩子一边赚点钱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崔庆涛和弟弟转入者海镇新村小学就读,父母就在小学附近租下房子,不仅花完了多年打工积攒下的全部积蓄,还借了不少钱。可者海镇隶属于国家级贫困县,人们的消费能力不高,有时候夫妻俩从早到晚守上一天才卖了几元钱的货,忙碌几个月最后连房租也没能赚回来。不得已,崔庆涛的母亲把嗷嗷待哺的女儿带在身边,来到昆明附近嵩明镇的一个蔬菜种植基地种蔬菜,赚钱补贴家用。

看着父母为了一家人的生活不停地变动工作,奔波打工,崔庆涛难受了很久。他轻轻地对弟弟说:“知道了吧,爸爸和妈妈挣钱多辛苦,我们要是不好好学习,怎么对得起他们呢?”

工地挥汗,

为父母分担生活重担

2011年底,杂货店支撑不下去,关门了。崔庆涛的父母不得不再次去昆明打工。当时崔庆涛和弟弟才十多岁,看出父母临行前的不舍和担心,崔庆涛拍着胸膛说:“爸,我会把弟弟照顾好,你和妈妈就放心吧。”

父母走后,崔庆涛就完全承担起照顾弟弟的责任。每天早上,他做好早饭后再叫醒弟弟;中午和下午放学后,他立即赶回家做饭,然后才去叫还在玩耍的弟弟……不仅如此,扫地、洗衣服这样的事,崔庆涛也从不让弟弟做。他认为自己是哥哥,爸爸和妈妈不在身边,自己就是个大人了……

父母每个月给兄弟俩寄200元钱,叫他们去餐馆吃包月。可有一次,父亲打来电话,崔庆涛和弟弟都还没放学,隔壁邻居接到电话后说:“老崔呀,你的两个儿子真是太懂事了,有时候就买1元钱的火腿肠炒饭吃,也从没看见他们买过零食……”父亲这才知道,原来一直是崔庆涛自己做饭给弟弟吃!当晚听丈夫说了这件事后,崔庆涛的母亲一下子哭了:“小涛也才11岁,要是不小心烫着烧着可怎么办呀?”夫妇俩第二天就请假赶回者海镇。

走进家门,他们看见不仅书本摆放得整整齐齐,地上也清扫得干干净净,眼圈又一阵泛红。这天晚上,母亲拉着崔庆涛说:“往后不要做饭了,很危险。”可崔庆涛没有听从妈妈的安排:“我能做饭,只要小心一点就不会有事。再说,餐馆的饭菜不卫生,还不如在家里做饭干净呀。”其实,在崔庆涛的心里,他太心疼爸爸妈妈赚钱不易,他要尽力帮着家里节省每一分钱。

一直到上初中,和弟弟的每日三餐全都是崔庆涛自己做,他不但用这样的方式为父母节省下了不少钱,也锻炼了自己的生活能力和吃苦耐劳的品质。

2012年秋天,崔庆涛上中学后本可以住校了,但他担心弟弟,还是每天回家照顾弟弟。1年后,兄弟俩暑假时第一次去了爸爸和妈妈打工的地方。

崔庆涛站在工地上,看见在似火的骄阳下,母亲在蔬菜种植基地忙碌,汗水顺着脸颊不停地往下淌,他心疼不已,快步上前说:“妈,你去歇歇,我来帮你做。”母亲惊讶地看着儿子:“不用,你去和弟弟玩吧,妈妈做就行了。”可话音未落,崔庆涛便弯下腰干起活来,谁也拦不住。从这天开始,每天只要母亲去上班,崔庆涛便会和她一起去,抢着帮她干活。蔬菜种植基地的老板看见崔庆涛单薄稚嫩的身影,在烈日下挥汗如雨,也忍不住用赞许的口气对崔庆涛的母亲说:“你真是养了一个好儿子呀!”

从此,每到暑假,崔庆涛都会去母亲打工的地方帮她干活,空闲时还会给老板的孩子辅导功课。经过锻炼,崔庆涛的身体越来越强壮,他又去工地上帮爸爸干活,和爸爸一起扛水泥,运渣土,不管多脏多累从不叫苦……

崔庆涛的父母看到其他孩子上中学后就连放暑假都在补课,学习上不敢有一点放松,可自己的儿子每天不是去蔬菜基地帮妈妈就是到工地上帮爸爸干活,要是因此影响了学习,会耽孩子的一生呀!夫妇俩一次次对崔庆涛说:“马上要上高中了,你要把更多的时间用在学习上。”可不管父母怎么说,崔庆涛都轻松地回答:“没事,我也不能整天看书呀,帮你们干干活也是让自己放松。”让父母欣慰的是,崔庆涛上高中后成绩依然很优秀,每次考试都是班上的前几名。

圆梦北大,

苦难中开出希望的花

有时候,崔庆涛的父母也忍不住好奇,他们没看到儿子在学习上花多少时间,为什么还能一直保持好成绩呢?后来,小儿子告诉他们,哥哥每天晚上都會学习到凌晨一两点钟,连周末也是如此……

既想帮父母挑起生活的重担,又不能放松学习,这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只能自己熬夜用功,但他没有想到,这样的学习方式对他的身体造成了很大伤害。因为熬夜太多,崔庆涛双眼视力急剧下降,高二时,双眼近视已达500多度,上课时连看黑板上的粉笔字也模模糊糊。崔庆涛很想配副眼镜。有一天,他终于给母亲打了电话:“妈,我想要配副眼镜……”可崔庆涛并不知道,父亲那几天正肾结石发作,疼痛难忍,到医院检查后医生说需要做碎石手术,手术费需要几千元。父亲觉得太贵不肯做手术,只是开了一些药,可服用药物后仍然时常痛得大汗淋漓。母亲背着丈夫四处借钱,打算让他去做手术。就在这时候,崔庆涛打来电话提出想要配一副眼镜。

母亲为难了,父亲知道情况后,硬是让妻子把借来准备为他做手术的钱寄回家,叮嘱崔庆涛赶紧去配一副眼镜。后来无意中从妈妈那里听说了实情,崔庆涛大吃一惊,立即给爸爸打电话:“爸,你不该这样呀……”父亲回答:“结石又不是什么大问题,养养就好了,可眼睛坏了就会影响一辈子呀。”让崔庆涛更加愧疚的是,他的眼镜只戴了几个月,一天上课时不小心摔到地上,镜片摔碎了!崔庆涛心疼不已,这副眼镜不止是花了几百元钱,更是爸爸忍着病痛用治病的钱给自己配的呀。

2017年,崔庆涛父亲的肾结石接连发作,母亲的身体也出了问题,这个原本就贫困的家庭一下子被推入更加艰难的境地。生活的困境让崔庆涛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他第一次对学习产生了动摇,他开始怀疑自己还能不能够坚持到考上大学?

这时候,崔庆涛读到了一本叫《平凡的世界》的书,书中孙少平的人生经历让他深有感触,这个同龄人身上的正义感和坚忍不拔的精神深深感染了崔庆涛,让他渐渐明白,人生的困境有时候却是一笔可以让生命从平凡走向崇高的财富……正是在这种精神力量的感召下,崔庆涛很快重新振作,积极地迎接高考,他暗暗对自己说:“要是不能坚持学习,这么多年来爸妈的辛苦不就白费了吗?”

2018年6月,崔庆涛在高考中考出了669分的好成绩,被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录取!尽管高考前,崔庆涛曾经想成为一名律师,将来可以用自己所学的法律知识去帮助更多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但最终进入新闻与传播学院,了解到将来很可能会从事和媒体有关的工作,崔庆涛还是很兴奋:“虽然往后不能用法律去维护人们的合法权益,但我可以用手中的笔去维护这个社会的公平和正义,同样是很有意义的事呀!”

2018年7月22日,崔庆涛如愿以偿收到了从北京大学寄来的录取通知书。这个正在工地上干活的小伙子飞快地跑回家,用沾满水泥的双手接过邮递员递上的这份沉甸甸的录取通知书,崔庆涛父母的眼中涌起了欣慰和骄傲的泪水,而崔庆涛的眼中则满含着对未来的憧憬和希望……

(本文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违者视为侵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