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奶奶 ”的直播间,从天光乍破暮雪白头

2018-11-07 02:15:08 恋爱婚姻家庭2018年11期

宝蓉

近日,武汉一对年近八旬的老夫妻成了朋友圈红人。奶奶叫曹雪梅,爷爷叫崔兴礼,他们结婚已55年。为了让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伴锻炼思维,曹雪梅开了一个叫“开心奶奶”的直播间。每天早晚8点半至10点,她就带着崔兴礼在直播间和网友热情互动,教爷爷说话和脑筋急转弯,感动和温暖了众多网友……

心甘情愿嫁给你

曹雪梅和崔兴礼相识于1959年夏天。当年,22岁的崔兴礼是铁道部大桥工程局的技术人员,正在修建南京长江大桥。他们经人介绍认识,彼此一见倾心。

1960年,19岁的曹雪梅中专毕业,被分配到崔兴礼老家江苏睢宁县一农场工作。因离家远,曹雪梅平时就吃住在农场里。那年7月,崔兴礼特意休假一个月回家,每天去农场陪伴曹雪梅,教她唱歌吹口琴。朝夕相处中,两人的爱情愈加甜蜜。

可是,他们的恋情遭到了曹雪梅哥嫂的反对。曹雪梅哥哥和嫂子比她大20岁,经济条件比较好。对于这个唯一的小妹,曹雪梅的哥哥特别上心,他一直把曹雪梅带在身边,培养她上学,希望她有一个美好的将来。

可是,妹妹不听话,偏偏爱上了一个穷小子。哥哥劝阻她:“你跟崔兴礼赶紧分手,哥帮你物色一个好人家。”曹雪梅倔强道:“除了他,我谁也看不上。我跟谁好,不用你管!”

哥哥生气了,为了断绝两人的联系和交往,1962年夏天,哥哥将曹雪梅的户口调回到农村,曹雪梅为此失去工作,只得暂回父母身边。彼时,村里不通邮,收不到信件,思念和担忧一直侵扰着曹雪梅,她不知怎么才能联系上崔兴礼。

几天后,村里发大水,道路被大水淹没。一个大雨倾盆的上午,曹雪梅远远地就看见崔兴礼头顶着衣服和鞋子向她家艰难地游过来。曹雪梅很惊喜,她抱着个拖拉机轮胎,就急忙跳进水里去接崔兴礼。两个情投意合的恋人,奋力游到一起,忍不住相拥而泣。

目睹两个人的真情,原来也持反对意见的父母被感动了。爸爸问曹雪梅:“将来你跟着他,再苦也不后悔?”曹雪梅斩钉截铁道:“我已经深思熟虑过了。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即使这一辈子再苦再累,我也绝不后悔!”

崔兴礼很感动,他真诚地说:“请伯父伯母放心。这辈子,我绝不辜负雪梅,我一定会加倍努力工作,给雪梅一个温暖幸福的家。”

曹雪梅妈妈把女儿的手交到崔兴礼手里说:“只要你好好待雪梅,我成全你们!”

1963年5月1日,曹雪梅和崔兴礼在南京长江大桥的工地上结了婚。没有彩礼,没有嫁妆,没有新衣,就连大红被子都是借的。为此,崔兴礼特别内疚,他对曹雪梅说:“我一定会把亏欠你的加倍补偿给你!”曹雪梅说:“是我心甘情愿嫁给你的。今后,我会支持好你工作,让你多出成绩,让我家人对你刮目相看。”

爷爷是暖男,奶奶很幸福

婚后,曹雪梅做了工地家属工,跟着崔兴礼开启了四海为家的生活。崔兴礼到哪里建桥,曹雪梅就跟到哪里。

1975年的一天,曹雪梅跟随崔兴礼在山东建黄河大桥。因没来及吃早饭,曹雪梅就去了工地背水泥,1个多小时后,曹雪梅忽然眼前一黑,晕倒了。工友们连忙把她送去医院,一查,原来是劳累引发低血糖而致。

彼时,崔兴礼已是一名桥梁建设技术骨干,为了全力支持丈夫工作,曹雪梅主动承担了大部分家务,她既要带4个孩子,还时常在工地上做体力活。

曹雪梅晕倒之后,崔兴礼再也不让妻子跟着他过天南海北的动荡生活。1976年春节过后,崔兴礼把家安顿在武汉,让他们在武汉定居下来。自此,曹雪梅和崔兴礼,开始了长达17年的分居生活。

那是个电话稀有的年代,夫妻俩又开始了鸿雁传书,在书信往来中表达着彼此的相思之情。虽然一年里,夫妻俩见不了几次面,但三四天一封信的频率,保持了整整17年,足以说明两个人的感情有多笃厚。直至今日,夫妻俩仍珍藏着他们当年2000多封往来的信件。

1979年,崔兴礼作为技术指导专家,被单位委派缅甸,援助缅甸修建丁茵大桥,获得了桥梁专家的好评和荣誉勋章。

第二年春节,曹雪梅带着崔兴礼10多张奖状及几枚荣誉勋章,携全家去娘家拜年。彼时,曹雪梅哥嫂才认可了崔兴礼,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坐在一起,过了一个幸福而又祥和的团圆年。

崔兴礼深知,事业上的一点小成就,都是曹雪梅的功劳。他从不抽烟喝酒,生活也特别简朴,除了每月上交工资,只要一回到家里,他就抢着做家务做饭,让曹雪梅多歇息一会。“他能这样体谅我,我苦点累点心里也是甜的。”曹雪梅笑着说。

让曹雪梅感动的还有,崔兴礼不知什么时候学会了做童装。自1971年开始,每次春节,崔兴礼都会给孩子们亲自裁剪缝制一套新衣。虽然他很少有时间照顾孩子们,但在曹雪梅心里,他对孩子们的这份心意,却是一份深沉父爱的表达。

曹雪梅回忆,她40岁生日那天,崔兴礼请假回来,给她买了一件丝绒连衣裙和一枚金戒指。曹雪梅爱不释手,她换上连衣裙戴上戒指,在镜前左照右照。也许是看到曹雪梅容光焕发的开心模样,此后每次回来,崔兴礼都会给曹雪梅买新衣和首饰。这是曹雪梅对崔兴礼最心动的地方,以至于多年后,曹雪梅说到这个细节故事,就开心满怀:“他一直很宠我爱我。他给我买的很多衣服,现在还半新地挂在衣橱里。条件渐渐好了后,我就胖了,穿不上啦!他买给我的首饰,哪怕天天戴,两三个月都不会戴重复的。”

1994年,崔兴礼被调到武汉后勤部工作,从事桥梁方面的技术咨询工作。他和曹雪梅17年的分居两地生活,终于结束。崔兴礼拉着曹雪梅的手动情地说:“这些年,你太辛苦啦!现在,孩子们都成家立业了,我们也终于团聚了。接下来,该由我照顾你,让你好好享享福了。”

可是,正当曹雪梅憧憬着美好的夕阳生活时,1997年8月,刚退休的崔兴礼却突发中风。紧接着,崔兴礼又被查出患有糖尿病。之后几年里,崔兴礼又发生了两次中风,住了几次医院。因及时送医,加上曹雪梅悉心照料,中过三次风的崔兴礼并没留下严重后遗症。但是,两种慢性病在身,他的身体大不如前。他經常跟曹雪梅抢着做家务,但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曹雪梅安慰他:“我做你做都一样,咱们都夫妻一辈子了,还分彼此?”崔兴礼叹口气:“我不能照顾你,还给你添累。”曹雪梅就笑:“你不是还要带我看世界吗?你把身体调养好,咱就到处走走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