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资10亿别人老公,人生在黑暗中沦陷

2018-11-07 02:15:08 恋爱婚姻家庭2018年11期

希康璐

2018年夏天,热播电影《西虹市首富》讲述了沈腾饰演的王多鱼,一夜之间继承了百亿遗产的神奇经历。而王多鱼需要在一个月内花光10亿元的“挥金”之旅,让人们发现,想要挥金如土,其实没有那么简单。

本文要讲述的这个女主人公,名叫荣怡斯,同样拥有10个亿的巨额财富。她试图用这笔巨资去“撬”别人的丈夫来和她结婚,其经历,让人大跌眼镜……

集资源于痴情的爱

2017年2月14日夜晚,五星级酒店里,39岁的荣怡斯深情地看着44岁的毕谷冬:“我们认识8年了,难道要这样过一辈子吗?”

毕谷冬沉吟半晌,为难地说:“当年,我是靠妻子的娘家,才混到今天的位置。如果离婚,我的損失会很大。”

“就算你净身出户,也没关系,我有钱啊!”荣怡斯急切地说。毕谷冬不耐烦地摇摇头:“你一年只挣100多万元,连套像样的房子都买不起,我们能过什么好日子?”

荣怡斯没有吭声,心里却五味杂陈。个性要强的她只有一个念头,她要想方设法挣钱,打拼下一份大家业,作为“离婚资金”,让毕谷冬投向她的怀抱……

16年前,荣怡斯从杭州的一所大学毕业,在家乡做起钟表生意,后与一个事业单位的小伙子结婚。儿子3岁时,她成为几款进口药品的中国代理商。在众人眼中,荣怡斯气质优雅,沉着冷静,是个成功的女企业家。

一天,荣怡斯在一场食品药品展销会上,与毕谷冬相识。儒雅帅气的毕谷冬比荣怡斯大5岁,靠着岳父的关系,35岁就当上了正处级干部,其妻子在家族里还有股份,身家千万。

荣怡斯和毕谷冬一见钟情,两人还计划着合伙做药品生意,渐渐地成了情人关系。两人相约,各自回家离婚,然后结婚。荣怡斯很快以个性不合,向丈夫提出离婚,并放弃了儿子的监护权。

可她办完了离婚手续,毕谷冬却没有任何动静。转眼几年过去,荣怡斯忍不住了,经常催毕谷冬离婚。毕谷冬越来越心烦,索性称自己不愿放弃目前拥有的一切去过没钱的日子。

毕谷冬的话,激起了荣怡斯的不甘心。她想,如果自己比毕谷冬的妻子更有钱,那么毕谷冬肯定会离婚。那段时间,荣怡斯想的全是如何一夜暴富。

一天,荣怡斯的朋友章美美来家里玩,言谈间,对荣怡斯敬佩不已,称自己手中有点闲钱,却找不到投资渠道。时年46岁的章美美靠养殖珍珠赚了一些钱。

荣怡斯灵机一动:“如果你信任我,就把钱交给我投资,我支付你高于银行5倍的利息。”荣怡斯以存入银行月底冲量赚取高额利息、投资购买土地、经营公司等为名,告诉章美美,可以支付月利1.5分至5分不等的高利息。

章美美兴奋不已,很快拿出55万元积蓄,交给荣怡斯。荣怡斯又说:“如果你能吸引到其他人的投资,我额外给你1分利的回扣。”

章美美千恩万谢,为了赚取回扣,她积极游说亲朋好友,先后从297人手里集资了6.9亿多元,交给荣怡斯做投资。头脑灵活的章美美还发展了一个朋友做下线,朋友也先后向29名亲戚朋友集资了7000多万元。

荣怡斯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一夜暴富的赚钱路子了,她利用自己在商界良好的信誉,主动出击,从8名商界人士手中吸纳了3.4亿元的巨款。前前后后,荣怡斯共从300多人手里,集资了10亿3千多万元资金。

憧憬神仙眷侣生活

有了钱,荣怡斯花了1500多万元,在城西一处高档楼盘买了一套300多平方米的豪宅,作为婚房。

2017年7月9日,荣怡斯40岁生日这天,她带毕谷冬来到装饰一新的豪宅。毕谷冬看得目瞪口呆,将信将疑地问道:“你从哪里来这么多钱?”

“我已经有了足够让你离婚的资金,可以让我们过上好日子了。”荣怡斯嫣然一笑。

毕谷冬果然态度大变,时常住在荣怡斯的豪宅里,开始跟荣怡斯谈论结婚事宜。然而,3个月过去了,毕谷冬依然没有离婚。

面对荣怡斯的责问,毕谷冬叹了口气:“我刚被提拔担任副局长,一旦离婚,不仅仕途受阻,我还要净身出户,连属于自己的住房都没有。到时,你若变卦,我岂不是鸡飞蛋打!”

第二天,荣怡斯跑到城东的一个高档小区,花了1000多万元,又买了一套大宅,在房产证上写了毕谷冬的名字。随后,荣怡斯趁毕谷冬休假,硬拉着他到上海购物。

不久,荣怡斯又投资近亿元,筹备开张了高端母婴月子会所。会所面积8000多平方米,内部设施均按五星级酒店标准建设,配备了产科专家、新生儿专家、营养师、月嫂等100多名员工。

荣怡斯送给毕谷冬51%的会所股份,由毕谷冬任董事长,在幕后遥控,她任总经理,在前面冲锋陷阵。然而,面对如此大礼,毕谷冬依然没有离婚。

荣怡斯的朋友看不下去了,劝她理智点:“这样的男人,根本不是真心爱你,只是骗你!”

“我就要看看,他到底怎样骗我?”荣怡斯较起了劲,出手更加大方,豪车、豪宅、现金,集资的钱,大多投到了毕谷冬身上。其实,毕谷冬开始时并不想离婚,在荣怡斯有钱后,他曾经动过心,可荣怡斯露出骨子里强势和暴躁的一面,让他感到很不舒服。但是,荣怡斯在他身上挥金如土,激起了他心中的贪欲,他侥幸地以为自己既可以坐享其成,到时也可以全身而退。

一天晚上,毕谷冬和荣怡斯在一起时,毕谷冬的手机响了,是他的老婆发来的短信。称她和毕谷冬在上海看中的那套房子,因支付了1200万元全额房款,开发商提供给夫妻俩普济岛七日游。

荣怡斯无意间看到,顿时崩溃了,1个月前,毕谷冬称要和有关部门联络感情,需要钱周转,荣怡斯二话没说,就将1200万元打给了毕谷冬。“你竟然用我给你的钱,和你老婆在上海买房子。太无耻了!”

毕谷冬不知该如何解释,荣怡斯已扑了过来,发疯似的又打又咬。毕谷冬四处闪躲,夺路逃了出去。荣怡斯放声大哭起来……

此后,荣怡斯不停找毕谷冬吵闹。爱已消磨殆尽,剩下的就是一个任性女人的不甘心。

为爱疯狂痛下杀手

痛苦之际,噩运连连。

因为无心经营,月子会所一直亏损运营,3个月没有收到工资的100多名员工,开始不断找荣怡斯麻烦。更让荣怡斯惊恐的是资金链断裂,一些受害人拿不到钱,选择了报警,眼看她集资的骗局就要败露。

情急之下,焦头烂额的荣怡斯找到毕谷冬,希望畢谷冬能把她以前给的钱拿部分出来,解决眼前困难。

毕谷冬不愿自己陷进泥潭,只称没钱,说着便想脱身,荣怡斯却死死拉住他。毕谷冬急了,挥手给了荣怡斯一个耳光,扬长而去。

荣怡斯捂着脸,呆呆地看着毕谷冬绝情的背影,泪流满面。

第二天,荣怡斯一早便出门,谎称父亲患抑郁症,分别从几家药店购买了大量治疗抑郁症的药。这些药有强效镇静作用,但大剂量的服用,会造成心力衰竭。

随后,荣怡斯躲在豪宅里,整整一天没有出门。想到情场、商场两失意,她不禁万念俱灰,对毕谷冬充满怨恨。她将药片全部放在一只碗里,用铁勺将药片碾成粉末。一部分制作成溶液,储存在矿泉水瓶里;接着,她把自己和毕谷冬常吃的进口补药里的药粉倒掉,装进剩下的药片粉。

2017年12月24日晚11时许,荣怡斯拨通了毕谷冬的电话,柔情似水地说:“我想通了,我爱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她约毕谷冬在“婚房”见面,称有些事情要托付给毕谷冬。

毕谷冬迟疑了一下,同意了。随后,他跟家人称单位有急事,赶到了荣怡斯的豪宅。

荣怡斯打开冰箱,倒了两杯果汁,悄悄地将药片溶液加入到其中的一杯中,端给了毕谷冬。随后,她拿出那盒胶囊,将几颗毒胶囊递给了毕谷冬。

毕谷冬没有任何怀疑,吃了胶囊喝了果汁。很快,他出现急性中毒症状,昏昏沉沉地倒在地上,嘴角流出了血。

荣怡斯呆呆地守在毕谷冬的身边,直到第二天确定毕谷冬已经死亡,她才离开“婚房”。当晚7点,荣怡斯来到市中心的酒店开了一个房间,随后服下剩下的毒胶囊……

酒店服务员打扫卫生时,发现异样,急忙报警,并将荣怡斯送到医院。因荣怡斯服用的剂量不大,她经抢救脱险。

此时,毕谷冬的家人因几天联系不上毕谷冬,正四处寻找。后来,经毕谷冬的朋友提示,一家人找到荣怡斯的豪宅,发现了毕谷冬的尸体。不久,荣怡斯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

案情震惊了当地,荣怡斯的月子会所随之关门,上亿元资金打了水漂,124名员工共计130多万元的工资没了着落。法院为此成立了专门的办案小组,冻结了荣怡斯的房产,查找荣怡斯所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根据调查,荣怡斯集资的10亿多元,除已经支付了7亿多元的本金利息,剩下的2.9亿元,开办月子会所、购买豪宅豪车等,基本挥霍殆尽……

目前,检察院以荣怡斯涉嫌“故意杀人罪”和“集资诈骗罪”,向法院提起公诉。法院开庭审理后,因案情重大,当庭没有宣判。

深陷囹圄,荣怡斯痛悔万分,自己为情所困,放弃了家放弃了儿子;更因为一份不甘心,毁了数百人。她终于明白:一旦被错爱蒙住了双眼,人生必将在黑暗中沦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