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选举结果牵动多国神经

2018-11-07 06:10:35 环球时报

●本报驻美国、德国、日本特派特约记者 张梦旭 青木 李珍 ●本报记者 崔杰通 ●汪析 柳直

美国中期选举投票当地时间6日进行,这被视为对特朗普及其所属的共和党执政两年表现的“政治判决”。此次选举将选出众议院所有435名议员,参议院100个席位中有35席改选,此外还有36个州长职位及各州立法机构将出现变动。投票将在北京时间7日上午10时结束,出口民调会迅速发布,中午左右将能看清选举结果。截至本报今晨发稿,综合美国各界信息,最可能的结果是共和党守住参议院,民主党抢下众议院。如果是这样的结果,特朗普政府将被系上一道“缰绳”,国内立法、改革等将受到掣肘,针对他本人的调查甚至弹劾也可能一步步展开。此次选举的主要议题是医保、移民、教育、控枪等,美国国内将其上升到“对美国民主的公投”的地步。国际社会因为“特朗普主义”的外溢而对美国此次选举给予了前所未有的关注。特朗普上任两年来,发动贸易战、修建隔离墙、大搞单边主义、“退群”等给世界带来了巨大混乱。美国此次中期选举给不少人带来“或许出现转机”的希望。

对特朗普的“判决”

“我真的很火大,”美国民众走向投票站之时,来自北达科他州的农户迈克·克莱门斯后悔当初把票投给了特朗普。英国《金融时报》6日载文写道,近几个月来,从北达科他州向太平洋西北地区运送大豆(最终目的地是中国)的货运列车几乎就没有发过车。文章称,在美国大平原和中西部地区各地,接受采访的农户纷纷表示对自己成为贸易战靶心感到愤懑。

加拿大电视新闻网记者5日则走进钢铁产业集中的宾夕法尼亚州。报道称,在衰落的钢铁产业小城克莱尔顿,特朗普的关税政策刺激了当地经济发展,钢铁工人拉坦兹称,本季度多收入3000美元,“这是长久以来我们第一次拿到这样的大额支票”。但报道称,也有钢铁工人觉得“被耍了”,因为钢铁业没有重回他们的小镇,经济状况没有改善。

“一个陷入混乱的国家准备对特朗普做出判决”,《纽约时报》如此评论此次投票。《华尔街日报》称,40%的投票者声称前去投票是为了表达对特朗普的反对,32%的人表示是为了支持特朗普。目前参众两院均由共和党掌控,民主党只要在参众两院任何一院拿到多数席位,都能阻挠特朗普政府推行新法,令他成为“跛脚鸭”总统。独立研究公司SSRS的民调显示,民主党支持率为55%,共和党为45%。美国网站FiveThirtyEight预测,共和党有84.5%的概率保住参院控制权,民主党有85.4%的机会取得众院多数。

据美国“政治”网站报道,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华盛顿局,主播、记者、制片人、字幕组等所有接触此次中期选举的人已经彩排了16种不同的结局,因为2016年总统选举特朗普就制造了“选举惊奇”。美媒报道称,共和党在白人、男性、老人和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群中支持率更高,民主党的优势则体现在女性、少数族裔以及受过大学教育的美国人的支持上。

《印度时报》称,“所有人都以焦虑而带有希望的目光紧盯美国选举”。《日经亚洲评论》6日的报道尤其强调亚洲,因为“特朗普晃动了亚洲。他发动了与中国大陆的贸易战,试图升级与台湾的关系,攻击日韩等盟友,甚至成为首个见朝鲜领导人的美国在位总统”。报道称,如果民主党在选举中获得成功,将鼓舞特朗普的反对者反击他的亚洲政策。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6日表示,克里姆林宫正以某种方式跟踪美国国会选举结果,他同时称,尚未看到俄美关系正常化的趋势。欧洲改革中心学者邦德称,如果共和党大胜,欧洲会认为特朗普不只是暂时现象,而是美国政策及美国人对外部世界看法的一个长期变化。

美国没有人去结束内战

《环球时报》记者在美国深深体会到此次选举之激烈。投票前一个月,首都华盛顿及其邻近的弗吉尼亚州和马里兰州,已到处挂上“你的投票很重要”的宣传语。各社区都悬挂当地候选人的照片,与选民居住区域高度一致,反映出美国政治部落化。选举前夜,特朗普搭乘“空军一号”前往俄亥俄州、印第安纳州和密苏里州参加竞选活动。登机前,特朗普对记者说:“空气中有一股强大的电流。我想我们的成绩会非常出色。”在印第安纳州韦恩堡举行的集会上,特朗普高喊“如果激进的民主党人掌权,他们将破坏经济和我们国家的未来”,他呼吁与会者投票支持共和党,结束民主党人“对美国主权的攻击”。《纽约时报》6日感叹道:“这场以恐惧、愤怒、分裂、民族主义和种族仇恨为主题的中期选举终于要在周二落下帷幕了。”

“美国通常把最激烈的争吵留到中期选举时。本周的中期选举与那些充满仇恨的先例的区别在于,仇恨的主要源头不同。最粗俗的行为来自最高层——总统特朗普。”英国《金融时报》在社论中写道,特朗普在竞选集会上发布的敌人名单不仅包括民主党人,还包括记者、移民、情报机构、异见运动员和定义不清的精英阶层。文章称,一个好总统会平息仇恨,而特朗普更多时候是为了自己的目的煽风点火。

《纽约时报》分析此次选举时表示,这是美国选举历史中竞选人多样性创纪录的一年,有411位女性/有色人种/性少数群体的候选人参与众议院、参议院及州长席位的竞争。这固然表明了美国的“多元化”,但同时也凸显弱势群体在社会极化加剧的情况下被迫站出来确保自己的利益。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学者萨克斯5日撰文称,美国现在处于内战状态,这不是一场普通内战,而是真正的美国内战。

澳大利亚《新闻报》6日披露,中期选举投票日一结束,特别检察官穆勒就可能提交有关“俄罗斯干预美国选举”的调查报告,这可能给特朗普带来麻烦,按特朗普的性格他一旦遭受攻击必然反击。若此时民主党再深挖特朗普集团的金融问题,特朗普面临的风险将大增。同日,德国《波恩总汇报》分析称:如民主党只赢得众议院,将是特朗普可被击败的第一个官方信号;如共和党参众两院都获胜,特朗普的权力将失控;若民主党拿下参众两院,特朗普甚至会变成“稻草人”。

外交突围?

对美国此次中期选举,“德国之声”引述欧洲议会外交委员会前主席布罗克的话称,如果民主党至少在众议院中夺得多数席位,虽然对特朗普将是很好的权力制衡,但特朗普由于因此无法推动任何国内改革,那么他将全神贯注于外交政策,这可能让欧洲更加紧张。日本时事通讯社6日则提醒说,如果共和党大胜,底气大增的特朗普可能在美日贸易谈判中加大对日施压力度。

阿联酋《国民报》马上想到的是迤逦穿行于墨西哥朝美国边界挺进的中美洲“移民大篷车”,华盛顿已部署1.5万名军人阻止移民进入,一触即发的形势将在美国中期选举后几天爆发。如果选举结果对特朗普不利,那么他的政府可能把拉美后院视为一个展示权威的平台。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美国问题学者夏皮洛称,“丧失国会多数席位的总统,往往会发现外交是打出名堂的唯一地方”。他认为,如果总统面临议会不停调查,那么可能选择发动一场小规模军事行动。

此次中期选举结束后,特朗普来不及完全消化结果就将前往巴黎。在巴黎,他将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面。路透社分析称,如果中期选举失利,特朗普可能改变对俄政策,因为他无法进一步疏远共和党大本营。报道还称,11月30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G20会议上,特朗普将面对一个更大的考验:与中国领导人会晤。如果他遭遇重大选举失利,那么他会受到压力,降低贸易战的紧张,贸易战向来是他的共和党支持者的一个痛点。

《华盛顿监察者报》5日写道,就任总统以来,特朗普“兑现了重谈北美自贸协议的承诺,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了历史性峰会,但仍未达成去核协议,与中国的贸易战看不到结束的迹象,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争仍在进行,与伊朗没有达成新的协议,与欧美主要盟友关系恶化,更不要提俄罗斯的干预和侵略威胁”。文章建议,如特朗普希望寻求外交胜利,就不要只是高喊会谈口号,而应重新考虑与中国达成协议的方式,对于阿根廷G20峰会,应全心全意地拥抱美中双边协商取得进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