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爹

2018-11-06 03:39:48 杂文选刊2018年11期

阿金

祁海江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已经上午八点半了,儿子祁昱还在卧室呼呼大睡。妻子早已把餐点准备好,坐在沙发上,边看手机边等儿子起来吃。

祁昱刚上高二,学业越来越紧张,可他从不上心,平时很少早起,周末更是要睡到自然醒。这让祁海江很看不惯,认为是养尊处优的表现。自己身为副局长,也没有祁昱那样的做派,有生以来就没睡过懒觉。祁海江出身农家,打小就跟父亲起早干活,渐渐养成习惯,不管有事没事早上都躺不住。

一想到年轻时的自己,祁海江就忍不住和妻子发牢骚:“这孩子太不像话,都这个点了还不起来!”妻子不以为然:“大周末的,孩子想睡就多睡一会呗,学习好坏不差这点时间。”

祁海江又来回踱了几步,终于忍不住了,大步流星走过去推開门:“起来起来,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睡懒觉。”

祁昱勉强睁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满:“干吗呀,大早上的。”祁海江瞪了儿子一眼:“还大早上呢,我像你这么大时,这会儿柴都砍了一堆了,你爷爷往家至少送两趟柴火了!”

祁昱虽不吭声,不屑的表情却藏不住,祁海江见了更是火大:“怎么,不服气?我讲的这些都是真的,你跟我没法比。”祁昱还是一脸不以为然,低声嘟囔道:“没人不信你的话,但此一时彼一时,有些地方你也根本没法和我比。”

祁海江没听明白,追问:“什么地方我和你没法比。”祁昱得意地一笑:“爹呀,你爹和我爹没法比。我爹是干什么的,你爹是干什么的,我犯得上学你吗?”

祁海江无言以对,妻子在外面喊:“儿子,快来吃饭,不用听你爸磨叽。”

那顿早饭,祁海江吃得食不知味。

没几天,消息传来:祁海江因违纪被降为科员。妻子追问怎么回事,祁海江拒绝回答。

祁昱对这事没发表意见,但从此不再睡懒觉,开始用功学习。一天,祁海江问他:“为什么肯早起了?”祁昱哼了一声:“有啥办法,我爹不比你爹强多少了。”

两年后,祁昱考上一所名牌大学。庆贺家宴上,祁海江公开了真相。原来,“违纪降职”是他编的,同事保密工作也做得好。

祁昱大吃一惊,红着眼睛说:“爸,我以后再也不比了,谁爹都没有我爹好。”

【原载《检察日报》】

插图 / 比爹 / 佚 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