赎罪

2018-11-06 03:39:48 杂文选刊2018年11期

赖海石

天还没大亮,德邻就起床了。随便吃了点东西,扛起锄头就走。

山路蜿蜒,德邻走了一段路,隐隐听到身后有摩托车的突突声。声音越来越大,车子很快开到跟前。“爸,你不在家好好歇着,又去干啥?”“赎罪!心里不安,没法歇。”

“你要在那山上种树,我给你找几十人,一天全种上了,何必天天跑。”“说了我不是种树,是赎罪。”

“爸,你别老是赎罪、赎罪的,建桥我捐了两万,盖学校我捐了三万,对得起村里了。”“捐个几万就能把你的罪赎了?你污染了一方水土,害的是子孙后代,一辈子也赎不完。”

“那你这样天天种树,就能把我的罪赎了?”“赎不了就天天赎,到死为止。”

“那我的罪我自己赎,你回吧。”“我教子無方,也有罪。”

“我保证做完今年就不做了,还不行吗。”“明知不对,为什么不马上收手?”

“现在稀土好卖得很,收不住。”“你是在一步步走向深渊。”德邻不再理儿子,径直前行。

去年,有人探得几里外山上有稀土矿,约了德邻的儿子去偷偷开采。砍树,挖山,引水。流淌了千百年的清水变成浊流,鱼都死了。村民多次到县里告状,儿子有“保护伞”罩着,一直没人来查。德邻找过环保局长,等了几小时也没见着。上告无门,又劝不住儿子,德邻就去挖塌的山上种树,父子对台戏天天上演。

山上机器轰鸣,听得德邻气闷。他用力挖坑,汗水蜿蜒而下。儿子来了,递上一支烟。德邻不理他,继续干活。这时,儿子手机响了,他走开两步接听。德邻竖起耳朵,隐约听到“局长被抓”“执法组正赶来”。

德邻正感快意,却见儿子一脚踩入浮土,身子陷了下去。“爸,拉我一把。”“活该,埋了你。”话虽如此,德邻还是伸出手。儿子爬出来就往山另一边跑,边跑边喊:“散了散了,有人来查,快散了!”

几辆执法车开上来,执法人员下车,山上早已人影不见,只有机器和一地狼藉。执法人员把机器拆掉拉走,清理现场并拍照。有人过来问德邻:“大叔,那些人哪去了?”

“这边来抓人,那边打电话通知人逃跑,抓空气呀?”

对方讨个没趣,又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德邻头也不抬:“赎罪!”

【原载《检察日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