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从不分年龄

2018-11-06 03:39:48 杂文选刊2018年11期

余显斌

她是我的妹妹,比我小四岁,却像男孩一样,一天到晚翻上翻下的,顶着个鸡窝头,流着鼻涕。因此,当她跟着我一块儿出去玩的时候,别的小孩看见了,总会笑话我们,编着顺口溜道:“于盼盼,真是脏,和你姐姐是一双。”于盼盼是她的名字,我叫于霜霜。

她脏,可我不脏啊,怎么就和她成一双了?于是,我的脸就红了,回过头白着眼睛对她喊:“别跟着我。”她瞪着眼睛望着我,摇着头,仍亦步亦趋地跟着我。因为这,大家都不愿意和我玩。我急了,不许她跟着,甚至动了手,一掌推在她身上。她一屁墩坐在地上,瘪着嘴想哭,可愣是沒哭出来,又爬起来,攥着一只拳头向我走过来。

我看着她,以为她想打我呢。谁知她慢慢张开拳头,里面是一块糖。妈妈给了我一块糖我早吃了。也给了她一块,她却留着,为了能跟着我,竟然拿出来给了我。可是,我仍然不愿意让她跟着。她呢,一会儿没见到我,就到处找,嘴里不停地“姐姐,姐姐”地喊。

我上学的第一天,早早起来,高高兴兴地背着书包就跑。她也早早地起来,追着我跑,却被妈妈拽了回去,又哭又闹的。一直到我放学回来,她竟站在门口,伸着脑袋向我回来的方向张望,看见我,又蹦又跳地迎上来,仿佛很久没见似的。我做作业的时候,她就坐在我的面前,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又看看我的作业本,并且还对别的孩子吹:“我姐姐很厉害,会写字。”

上三年级的时候,有次快上课了,外面有人喊:“这是谁的妹妹啊?”我抬起头向外看去,天啊,怎么会是妹妹?此时,她就站在教室门口,头上扎着一高一低两个小辫,脸上沾着泥巴。她穿着条绿色的裙子,脚上是一双厚雨鞋,手里拎着个旧袋子。看她这土里土气的样子,我的脸一阵发烫。同学们都笑个不停:“这谁啊?傻乎乎的,大热天还穿着一双雨鞋。”

妹妹却不管这些,眼睛仍骨碌骨碌着,朝里面望着,显然是在寻找我。我慌了,生怕她看见我,喊起姐姐来,可丢死人了。我忙一溜,躲在了别的同学背后。妹妹望了一会儿,不见我,就径直走进来,站在讲台上,仍一言不发的,眼睛骨碌着,四处不停地张望着。班里同学看着她傻乎乎的样子,再次笑起来,有的戏弄地问道:“你是谁的妹妹啊?”

我听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生怕她说出我的名字。她不说话,面对着那么多的陌生的面孔,还有笑声和眼光,显然有些害怕,有些慌,两只手紧握着,双腿不停地抖着,眼睛里充满着恐惧,但仍不停地四处张望着,寻找着。

过了许久,她慢慢拿起手中的袋子,取出一个用蓝白毛线打的网兜,里面放着饭盒,轻声道:“姐姐,我给你送饭,你在哪儿啊?”她眼圈红了,流出了眼泪。我也流出了泪,从同学的背后慢慢走出来,走到她的面前,接过了饭。

很多年后,我和我妹妹都长大了,闲聊的时候,再次提起那件事,我笑着问她:“当时,你怎么会穿着那样一双雨鞋,不穿凉鞋啊?”她听了,眯着眼睛笑道:“我想打扮的洋气点儿,不给你丢人。”我脸上虽笑,心里却想,爱是不分年龄的。

【原载《人生十六七》】

插图 / 姐妹 / 佚 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