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落马副省长与“高层炒股 圈”

2018-11-06 03:39:48 杂文选刊2018年11期

胥大伟

2018年8月,安徽省原副省长周春雨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检方指控其涉嫌受贿、隐瞒境外存款、滥用职权、内幕交易。作为安徽历史上第七个落马的副省长,周春雨的落马,让“副省长成高危职业”这句话在当地广为流传。

周春雨的仕途止步于四十九岁。“年轻”“大秘”“本土派”曾是他的标签,而他主政蚌埠时推行的棚改“蚌埠模式”,曾使他成為舆论焦点。他落马后被曝出 “亦官亦商”、内幕交易、“拉关系、搞攀附”,又勾勒出了一个官员的负面肖像。

“大秘”的升迁

周春雨的仕途生涯起步于秘书岗位。1989年,从安徽大学历史系毕业的周春雨,进入合肥市委办公厅秘书一处工作。

二十八年来,周春雨的仕途轨迹从未离开过家乡安徽。成就他最年轻副省级官员的,是他引人关注的升迁速度。从毕业后进入合肥市委办公厅,周春雨用六年时间晋升副处级秘书。1995年,周春雨调入安徽省委办公厅,用两年时间迈入正处级。2000年,顶着“大秘”光环的周春雨调入安徽省财政厅,任经济建设处处长。两年后,他升任安徽省财政厅副厅长。

一位熟悉当地政情的人士告诉记者,财政厅是安徽市长的“摇篮”,该省多位市长都有在财政厅工作的经历,包括落马的副省长陈树隆、周春雨,都有在财政厅任职的经历。

2007年,周春雨赴任马鞍山市副市长,一年后转正任市长。从副厅级晋级正厅级,周春雨用时七年。2012年,周春雨迎来了仕途的重要节点,出任蚌埠市委书记。

走在蚌埠的街头,感受最深的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和耸立的吊机。在当地人的记忆里,周春雨主政蚌埠留给他们的印记就是“铺路、修桥、盖大楼”。

自2013年开始,蚌埠的棚改和大建设进入高潮期。2013年至2016年,蚌埠市的财政收入依次为一百八十二亿八千万元、二百零八亿四千万元、二百二十八亿元、二百五十一亿两千万元,都赶不上当年的城建投资额。

有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蚌埠全市政府债务余额为二百六十一亿三千四百五十九万元,接近安徽省政府给该市定的债务限额(二百七十一亿四千零七万元)。

畸形政绩观

“蚌埠模式”成了周春雨最闪亮的名片。而硬币的另一面,大规模棚改带来的是当地房价虚高、拆迁安置滞后和贪腐的滋生。

货币化安置被认为是助推蚌埠房价上涨的因素之一。据公开报道,2016年,蚌埠计划在一万五千户棚户区征收任务中,货币化安置的比例被要求在50%以上、争取达到70%。

随着蚌埠主城区的开发完毕,城区已几无可供建设的闲置土地,加上棚改安置房项目建设周期长,使得蚌埠城区的楼盘常常供不应求。截至今年3月底,蚌埠住宅商品房,去化周期仅为4.4个月。

征迁使得当地一些人实现了一夜暴富的神话,而与之相对的,是不少人还在忍受安置滞后的苦楚。安徽省委巡视组2017年9月26日反馈的意见指出:蚌埠拆迁安置严重滞后,有二万八千九百四十一户未安置,其中超期过渡二万一千六百六十一户。

在这场大规模的造城运动中,巨大的利益诱惑,以及监管不到位,使得其中腐败滋生。蚌埠快步急赶式的城市建设,可从侧面一窥这个年轻书记对政绩的渴望,巡视组曾批评其“政绩观严重畸形”。

成为一方主政者的周春雨,也不断精心编制自己的“小圈子”。“选人凭好恶、讲关系,用人看‘背景、重‘财干。对领导身边人‘高看一眼,极力拉拢,为自己广接‘天线;大量使用熟悉领域的干部,有的部门‘人才辈出,个别人三年内被连提两级;对能为自己出‘政绩的‘厚爱一分,阿谀奉承、言听计从者成为‘红人,得以提拔重用。”

涉及炒股内幕交易

周春雨落马后,还被曝出涉及证券资本市场的内幕交易。

“周春雨可能是受陈树隆案的牵连而落马。”跟周春雨较为熟悉的一位当地官员告诉记者,周春雨与陈树隆交情不浅。周春雨主政蚌埠时期,在城市改造过程中,与分管财政、住房和城乡建设的时任副省长陈树隆多有配合,两人经常在同一场合亮相。

两人的落马都涉及股票内幕交易。据了解,陈树隆在落马前和他的一位前秘书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而作为与陈树隆关系密切的官员,周春雨也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很多人说他“把钱放在陈树隆那炒股”。

【原载《中国新闻周刊》】

插图 / 公款私用 / 罗 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