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长顺落马前夜的疯狂举动

2018-11-06 03:39:48 杂文选刊2018年11期

王姝

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日公布《武玉峰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一审刑事判决书》,披露了2014年7月19日武长顺转移巨额财产等细节。判决书显示,武玉峰是武长顺的侄子,在天津开了一家东来顺饭店。

记者注意到,2014年7月20日中午12:55分,中纪委通报,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被宣布调查。也就是说,武长顺在落马前夜,连夜转移巨额财产。

法院查明:武长顺任职期间将大量利用职权犯罪、违纪所得的财物藏匿于武玉峰处保管。2014年7月19日晚,武长顺为隐匿罪证再次将部分犯罪、违纪财物交予被告人武玉峰藏匿,武玉峰明知其财物系武长顺犯罪、违纪所得,仍为其藏匿、保管。2014年7月20日,武玉峰在得知武长顺被中央纪委立案调查后,为隐匿罪证,将武长顺交其保管的一千八百七十四万元人民币、三万两千五百美元、九万三千欧元、玻璃物状物、透明晶体及石状物、手镯、书画、笔筒、银行卡等财物分别窝藏、转移至其朋友李某、王某、高某、陈某、东某、杨某等人处藏匿。

据武玉峰供述:武长顺近两年(大约2012年至2014年)陆续在其处保存了两千多万元现金、存单、银行卡、房本,被调查前十天左右,武长顺给了他二十八根金条。2014年7月19日晚,武长顺让他把一个约长一米多、宽半米多、高一米左右的红色大木箱搬到一个地方的三楼,还给了他一个兜子,内有一个红色木盒子和一个小兜子,说里面是宝石,不过有真有假,让他拿去保存好。当晚,他开始联系同学王某等人,转移上述财物。

王某证实:2014年7月19日晚,武玉峰打电话约他见面,到了约定地点后,武玉峰告诉他,如果凌晨3点自己还没有回来,他就去东来顺饭店办六件事:一是找东来顺饭店出纳李某,将保险柜里的二百九十万元现金拿到他那里保管;二是让李某把武玉峰办公室的东西收拾好拿走保存;三是让李某把武玉峰电脑内名为管理制度的文件删除;四是让他把删除文件的电脑拿走;五是让他把饭店值班室的东西拿走;六是让他通知王秋安去武玉峰的一套房子里,把宝通的账本、支票、电脑都拿走。

王某称,他按照武玉峰的安排将东西带回家,放在了阳台上。7月22日,他在另一名同学杨某家,跟武玉峰见面,武玉峰问他保管东西的情况,他说在阳台上放着,武玉峰说在阳台上不安全,就联系了另外一人把东西转移走。此外,2013年12月份,他还帮武玉峰买了十辆夏利汽车,并上了十一个牌照。

武玉峰的朋友高某在武家控制的迪天公司任职。高某证实:2014年7月19日,武玉峰让王某转告他最近形势紧张,迪天的业务暂停。次日,武玉峰又对他说武长顺被调查,肯定牵连到其几人,给他和王某、陈某每人五万元补偿,还让王某买几部手机给几人,以后联系用。7月22日或23日、7月25日或26日,武玉峰各交给他一份房产证,还交给他一张二十万元的银行存单。两份房产证和存单均以他的名义办理,但系武长顺个人圈子所有。

武玉峰初中同学杨某证实:2014年7月20日下午,他与武玉峰在一起时听说武长顺出事了,武玉峰就随他一起回家,直至7月29日武玉峰被带走,都是在他家中住的。期间,他代武玉峰去批发市场买过七部手机,他不知道武玉峰做什么用的。2014年7月25日左右,武玉峰回到其家中,拿出三張银行存单给他,让他暂时保管,并告诉他,如果有人查了就说这些钱是他自己的,他看到存单上写的是他的名字,共计三百万元,他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回事,也有些担心,但还是帮武玉峰保管了,钱现已取出经清点后被扣押封存。他在家里还发现武玉峰的衣服里包着十七万元人民币,也上缴到中纪委了。

【选自微信公众号 “政事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