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县九零后女干部的坠落

2018-11-06 03:39:48 杂文选刊2018年11期

杜茂林

白天,二十五岁的张艺是贵州省思南县社会保险事业局的会计。到了夜里,她是一个着了魔的赌徒。半年之后,她的身后留下了巨大的资金窟窿:不仅自己的账户空空如也,四十余万元的社保资金也被她吃掉。

张艺毕业于某师范学院经济学专业,在2016年通过贵州省公务员考试,顺利进入思南县社保局。思南县和印江县均为贫困县,在当地,这是让身边许多人艳羡不已的工作。“要知道,能考进这个岗位,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闯出来的。”思南县一名公务员告诉记者。

那时,熟悉她的人都觉得她是“人生赢家”,不料几个月之后,她却彻底沦为“输家”。

她是铜仁市成立监察委以后,调查的第一起职务犯罪,同时也是迄今为止该市范围内查办的最年轻的干部。

“她以为像是学生

时期作检讨”

2018年7月17日,坐在审讯室里的张艺对自己所做的一切供认不讳。

她的贪污行为被领导和同事发现之后,张艺退还了所有贪污所得。她以为这样,这个事情就解决了。

张艺很快就写出了一份忏悔信,对自己的行为后悔不已。在忏悔信里,张艺表露道: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会好好改正,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我将倍加努力,回报组织的信任。

2017年6月,本来人手就不够的社保局城乡居民养老保险股,两位产妇同时请假,这让张艺的领导——股长樊文武犯了难。他想到了刚进来工作一年的张艺,便把请假人徐鸣凤的出纳工作交给她。

尽管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的规定,出纳人员不得兼任稽核、会计档案保管和收入、支出、费用、债权债务账目的登记工作。但樊文武还是选择相信了张艺,理由很简单:这个年轻人工作踏实,又是党员。

公开庭审时,张艺的代理律师杨秀江为她作辩护,认为社保局城乡居民养老保险股不合法的安排,客观上给被告创造了贪污的机会,而恰恰是这次机会助长了她的欲望,希望在对张艺量刑时,审判庭考虑这一点。

县监察委副主任张本生直接领导此案的调查,他举了一个例子:若居民晚上睡觉忘记关自己的门,最终遭遇了失窃,主要是小偷的错还是户主的错呢?

九零后贪腐:整容、

奢侈消费、打赏主播

张艺出生在贵州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离思南县城车程不到半个小时。安逸的小城百姓,无事时就喜欢打打麻将。据张艺常去的那家麻将馆老板介绍,张艺起初都在他那打,打的数额不算大,十元到二十元不等。

“可她后来迷上了扑克。”彭琪介绍说。

迷上扑克后,张艺就像是换了一个人。白天越来越没精神,晚上则兴奋异常。她开着车,隔三差五就会在思南与印江两城往复循环,没有人知道她在哪里打牌。

那段日子,张艺打着呵欠,到办公室不是趴在桌子上,就是迟到早退。杨秀江提供了一个细节,张艺赌博后,从来不在印江县过夜,当日即回,还有人说半夜曾看过张艺在办公室里做账。

事情的败露,源于徐鸣凤于2018年1月结束休假回来上班了。干了出纳工作三年的徐鸣凤很快就发现张艺交给她的账目有些混乱。她问张艺,你是不是把退回的重复领取的养老保险待遇金都上缴了。张艺面不改色,说:“缴了”。

纸终究包不住火。最终,张艺主动承认,在2017年6月至2018年1月期间,她利用职务之便,骗取社保基金、侵吞退回的养老保险待遇金,用于赌博。

在和张艺交流时,杨秀江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孩一次又一次陷入深渊,是因为好面子,经不起朋友劝,染上赌博,并希望能够赢回来,把钱补上。

梳理近两三年公开报道及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八起九零后贪腐案件,记者发现,他们普遍参加工作时间都极短,级别也较低,被称为“蚁贪”或“蝇贪”。而这些落马年轻人贪污資金的去向,除了常见的赌博、奢侈消费,甚至还包括整容、打赏主播等过去难以想象的去向。江苏淮安市原清浦区交通局九零后现金会计常艺,在不到一年时间里贪污公款二百八十万七千元,其中两百多万元就被用于打赏网络主播。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八起案件中,涉及税务、社保和医保资金的有四起。

【原载《南方周末》】

插图 / 公款赌博 / 赵玉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