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老的迷思

2018-11-06 03:39:48 杂文选刊2018年11期

在中国社会,啃老已经成了一个大话题。原因很无奈:社会上啃老是普遍存在的,不啃老倒变成了稀罕事。极个别不啃老的凤凰男女,却有很大的可能被老啃,不仅被老啃,而且他们的老人带家乡亲族一大帮子人都来啃,只啃到凤凰变成鸡,鸡飞蛋打而后止。

在很大程度上,啃老是一个周瑜打黄盖的问题,双方愿打愿挨。希望儿女长大自立自强的父母,不是没有,但不一定是社会的主流。很多父母只要有能力有钱,最大的希望,是看到儿女舒舒服服地过日子,不吃一点苦。我周围北京的拆迁户,在因拆迁发了财之后,居然敢让还在接受义务教育的儿女或者孙辈弃学,说是用不着那么苦,别把脑瓜仁累坏了,咱们有钱。

在万恶的旧社会,也曾有过这样的父母。一些小康之家的当家人,早早教唆自己儿子抽大烟的,不是一个两个。那个时代,鸦片便宜,抽大烟又花不了多少,家产足够他花一辈子的了。只要儿子无灾无害,一辈子不愁吃喝,做父母的也就心满意足了。

你说这样的父母变态吗?你看看今天,我们大學里大学生的家长们,有哪个让自己的儿女做过家务?有多少家长,还在为上大学的孩子洗衣服呢?更过分的,还有为了孩子考试能过,给任课老师塞卡的。至于给班主任辅导员塞钱,让他们照顾自己孩子的家长,也是一把一把的。

没错,这样的家长,的确跟给孩子抽大烟的家长不一样,还有望子成龙之心,但是,他们所希望的,更多的其实是孩子能得到大学的文凭。即便孩子成绩不错,也希望孩子像个少爷,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一丁点的苦,也不能希望孩子吃。本质上,跟过去那些让孩子抽大烟的家长,没有区别。

所以,普遍的啃老,首先的责任人是家长。尽管有的家长乐意被啃,有的不乐意,也有的,在前面付出了,后面就要加倍捞回来,变成啃儿女——当然,这样的家长,是越来越少了,因为没有机会。多少年来,个人主义都是被批判的,个人无非国家机器上的一个零件。好不容易有个儿女,当然属于自己。家长的确爱他们的儿女,但是,这样的爱,多少有点不正常。家长们没法明白,儿女是独立于他们之外的一个个的人,不是他们的附属物。这种观念,做儿女的,也只能是在自立之后,才有可能意识到。啃的人和被啃的人都理所当然地认为,不管长多大,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

国人的可悲在于,我们这个国家,物质和工具的现代化,在一些发达城市,已经到了发达国家的水平,但是,我们人的思想和意识,却还停留在中世纪。大人先生们一边在推行计划生育,一边却在提倡孝道,有意把未来养老的责任下推。使得原本就界限不清的父母子女,关系更加含混。你掺和我,我搅和你,谁都不得安生。

现在怎么办呢?没办法。抱怨儿女啃老的人,省省吧,你们当初干嘛来了,真的想要儿女自立了吗?至于心甘情愿乐意被啃的,就接着啃好了。就算百年之后,反正钱只要还在,你们的儿女就还能活着。至于民族的前途,这么大个国家,总会有几个有出息的子孙后代,如果实在没有,也是活该。

【选自微信公众号“张鸣”】

插图 / 啃老 / 佚 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