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把刺长在身体里

2018-11-06 02:15:12 长江文艺2018年10期

詹政伟

到底去不去呢?小田拿着那张通红的、上面正散发着浓浓香气的请柬,忍不住在心里这样问自己。那时候正是临近下班的时刻,日报新闻部里一片嘈杂。

小田充耳不闻。

请柬是一个叫郭大康的人用快递寄送过来的。小田认识郭大康的时候,她本人还是一个高一学生。郭大康是她所在的那所重点高中总务科后勤服务中心卖饭菜票的老师。给她印象最深的是:这个郭老师整天阴沉着一张脸,坐在小得只能容下他一个人的窗口后,眼神茫然地看着空荡荡的操场。

记得1991年植树节,市委、市政府领导来学校检查工作,看见操场边有不少樹都郁郁葱葱的,带队的主要领导来劲了,挥舞着胳膊说:啊哟,有这么多树呵,都快成林了,这里该有多少棵树呢?在旁边陪同的教委领导答不上来,校长也答不上来。主要领导那天兴致特别高,他不无幽默地说,谁要是能说出这些树的总数量,我再奖给你们学校跟树一样多的科研经费,一棵树一千元!

校长的眼睛“刷”地一下亮堂起来,他急忙唤人去问学校总务主任,但总务主任“吭哧吭哧”了大半天也说不上来。这时正和总务主任说着什么的郭大康翻了翻白眼,小声嘀咕,不就是三百四十七棵树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主要领导不相信有人会精确地说出树的数量,他那时纯粹就是信口开河,目的是要显示他当领导的与众不同和非凡气势。他当场便叫人验证,一班人,从左往右数,是三百四十七棵树,从右往左数,也是三百四十七棵树。一棵不多,一棵不少。真是神了!

郭大康这么一来,弄得学校上上下下都对他刮目相看。毕竟那三十四万七千块科研经费,为这所著名重点高中博得了相当高的知名度。校长无比惊讶,当然,也很激动,特意在全体教职员工大会上郑重其事地表扬郭大康,称郭老师是个爱校如家的人,一个对学校有特殊感情的人,有他这样的老师在,我们学校的后勤工作想不优秀也不行……

郭大康却不以为然,他有点轻蔑地一撇嘴:嗨,这有啥,我每天工作的一部分就是数树,从东数到西,再从西数到东,我都数了有九年多了。

小田和郭大康的再次相遇已经是七年以后的事了。

七年以后的小田是以一个新闻记者的身份去采访郭大康的。郭大康也不是郭老师了,他成了大名鼎鼎的郭总、郭老板。作为这个城市这一年的十佳优秀私营企业家之一,他接受了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的小田记者的采访。在细致而缜密的专题采访过程中,郭大康谈笑风生,他一点也不忌讳自己不堪的过往,他甚至用带点炫耀色彩的口吻,滔滔不绝地跟小田说着自己当年在学校遭冷遇、只能屈居一隅卖饭菜票、看蓝天白云、数行道树的经历。

一个人要是没有这些值得品咂的点点滴滴,那真是一点意思也没有了,说句不好听的话,等于是白活了,小田记者,你说对不对?郭大康感慨万千地说。

小田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她想全中国的私营企业家怎么都像是从一个模具里出来的?当然,小田对郭大康还是颇有好感的,这好感源自于他对机遇的把握程度。郭大康捣弄股票时,囊中羞涩,拢共只有八千元人民币,他东拼西凑借了五万元,只身一人到上海,不顾一切投入股海。

小田扳扳指头算了算,郭大康把五万人民币用旧报纸包好,然后放进曾经装过尿素的蛇皮袋里,拎着它挺进上海的时候,自己正在窗明几净的大学教室里布置模拟股市,她和同学们一起,也像模像样地挣到过几百万元,可惜那都是虚拟的,完全是纸上谈兵。

有了这么一些比较,小田在写那篇关于郭大康的人物专访时,就不自觉地融入了对机遇问题以及个人奋斗精神的思考。她特别写到了郭大康透过那个小小的卖饭菜票的窗口,眼神迷离地看着操场,一遍又一遍地数着操场边的每一棵树;手拎蛇皮袋、乘着小客轮闯上海;连着七天吃睡在上交所门口……等等等等的细节,那些浓墨重彩的描写,无疑使郭大康周身笼罩起了一些神秘,一些传奇,一些空灵……是呵,有哪一个读者不对一个赤手空拳起家、如今腰缠万贯的成功人士感兴趣呢?对于普通人来讲,草根的榜样总归是无穷的。

郭大康非常喜欢小田写的这篇人物专访,尽管此前他的大名和辉煌业绩曾多次出现在各种新闻媒体上,但从来没有像这次这篇让他怦然心动。这并不是说小田这个人有多么的漂亮,从而产生了多么大的吸引力,也不是小田写的专访有多么的锦绣灿烂,而是她在那篇文章中用到了一个特别传神的细节,即小田提到了当年他连想也没想就随口说出了三百四十七棵树的故事。那么多的新闻记者把他着意提供的细节给疏忽了,唯独小田注意而且牢牢记住了它,还把它旗帜鲜明地亮了出来,让其发扬光大——说他每天情不自禁地数树之时,其实内心是充满了憎恨的,恨不得把那些树统统砍倒!这叫郭大康有一种莫名的惊讶和激动,因为他的内心真的这么想过,但他从来没有跟人说起过,那确凿是他内心深处不可磨灭的屈辱。他猜想不出小田记者怎么就窥视到了他的内心?

去还是不去?小田又一次问自己。这时新闻部里的人已走得差不多了,几个赶稿的,也自顾自“噼噼啪啪”地敲着键盘。小田瞄瞄正前方墙上的帆船挂钟,快接近六点了。

一切话题好像都是从那个饭局开始的。

郭大康的金孔雀飞镖娱乐中心即将开业,他邀请了新闻界的一些朋友来帮他宣传策划。小田也在被邀请之列。那次聚会,大家都放得很开,酒喝得开心,话也说得开心,其间不知怎么,一直像无轨电车一样开着的话题就开到了小田身上。有人说,我们小田人漂亮文章漂亮老公也漂亮,怎么漂亮的东西全让她一个人给占了?

小田心里顿时乐开了一朵花,她没有理由不在这赞美声中陶醉,她小声反驳,男人怎么可以叫漂亮?

众人起哄,说这个年代,最有劲的就是男人漂亮,甚至比女人更漂亮,我们高主任就有这潜质。

小田脸红红的,她据理力争,哪有这种说法,都是你们瞎编的!男人长得好看,那叫英俊,叫帅气!

有人哏哏哏地笑,大声嚷嚷,小田呐,那都是老套的叫法了,时髦的叫法就叫漂亮!

小田和高恺宇的那段恋情是小田一直引以为豪的。如果不是高恺宇,她是决计不会回故乡的,到上海念书,她压根儿就没想到过要回老家,但高恺宇考公务员考回了老家,他一回去,她就收起了种种美好的设想,义无反顾地跟着他回来了,这一切,皆因她爱他,她的身体里流淌着他的血。某个假日,他们几个在上海念书的同乡加同学相邀一起租车回家过国庆节,路上出了重大车祸,一车人,死伤好几个,受轻伤的高恺宇从车底下扒拉出了受重伤的小田,并且把1000CC的血液输送给了她。小田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况且对于高恺宇,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学一年多,她对这个同学的印象历来就不错,尽管高恺宇古板了些,两人的志趣也不尽相同,但小田还是容纳了他,毕竟对方才貌双全,还有,就是双方门当户对。

小田的婚姻是坚不可摧的,堪称我们在座各位的楷模!无论如何,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电视台的小王打趣道。

有什么东西是坚不可摧的?这世上坚不可摧的只有时间和金钱,因为你无法把一小时变成两小时或者八十秒,你也同样无法把一块钱变成十块钱或者五十块钱。郭大康像只公鸭似的“嘎嘎嘎”大笑着说。

旁边马上有人尖叫,郭老板,你是不是想证明一下小田的婚姻到底是金菩萨呢还是泥菩萨?

郭大康瞅着被酒精刺激得脸蛋通红的小田,两眼眯成了一条缝,他就这么两眼一眨不眨地盯了小田一会儿,然后咧开嘴,态度暧昧地笑了一下:我倒是想试一下的,可惜小田记者不愿意。

这有什么?小田,勇敢一点,看看我们的郭老板到底能拿出什么招数来?电视台陈副台长的情绪忽儿高涨起来,他催促小田应招。

郭大康依旧嘎嘎嘎嘎笑得畅快,得了得了,你们不要为难人家小田记者了,人家新婚燕尔,要是我这一试,真要给试出点什么来,那可就麻烦了,我们高大主任会叫我吃不了兜着走的,说不定还会把我杀了!

小田的嘴这个时候就不由自主地噘成了喇叭状,她嘿嘿嘿地笑了几声说:你们都在胡说些什么呀,我小田又不是纸做的、泥捏的,郭老板呢,也不是吃人的老虎,我怕什么?我有什么好怕的?

郭大康“啪啪啪啪”带头鼓起了掌,哈哈,说得好,都是成年人,有什么好怕的?有小田记者这句话,我倒真的想试一下了。

怎么个试法?

郭大康咂巴着嘴浅笑,我当然想把我们小田记者勾引到手,勾到了,我就赢了;勾不到,我就输了,我输了,我就拿出两万元钱给小田。

好主意!好主意!围坐着的一班人又是拍手又是跺脚地齐声叫好,并纷纷出谋划策。

郭大康抹了一把脸,痛下决心般地喊,我一定要智取小田。

一时,沸反盈天,大家都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小田并不把这玩笑当回事,她把这纯粹看作是郭大康在酒席上的插科打诨,郭大康在很多的场合,尤其是公众场合,都喜欢显示他的别具一格。他说荤话讲黄段子都是出了名的,可以张口即来,现烧现卖,即时创作,说句老实话,那阵叫人不由自主亢奋起来的微醺过去以后,小田很快便忘记了这件事,

但郭大康却在第二天一本正经地寄来了请柬。

酒席上的话哪能当真呢?小田惊讶不已,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种莫名的激动。嘿,郭大康居然想把我勾到手?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他什么德性呵,还有,他以为本小姐是什么人?会轻而易举地上他的当?笑话!这次打赌,他肯定输定了!

想到郭大康输了之后拱手拿出两万元钱来,小田还是有点小兴奋,打赌這件事本身太有吸引力了,通过打赌能挣到钱,那就更有挑战性了!嘿嘿嘿,本小姐倒是要看看你郭大老板会用什么招式?她跟高恺宇打了个电话,跟他请假说自己晚饭不回家吃了。高恺宇没有追问她在哪里吃饭,反正小田因为工作关系,在外面吃饭是家常便饭,平素里就约定,通个气就可以了。于是他笑呵呵地说,正好,我这里也有一个饭局,是初中老同学叫的,本来想不去了,但你不回家,我刚好去应酬一下,权当蹭个饭,省得在家张罗了。小田哦哦哦地答应着,那好,那好,你吃饭有地方了,我也可以放心了。

紧接着,小田打了郭大康的手机。

接下来的情节,我们就熟稔无比了。郭大康大度地让小田挑吃饭的地方。小田挑了一家装潢得比较雅致的日本料理店,叫饭岛料理,平素里,她挺喜欢日本菜的,尤其是那些寿司和生鱼什么的,特别配她的胃口。隔三岔五的,她会独自或者和高恺宇、闺蜜什么的去解一下馋。

这一次,小田拒绝喝酒,只是率先叫了一壶红枣菊花茶,一小口一小口地啜吸着茶水,间或,剥一颗红枣丢进嘴里,细嚼慢咽,显得优哉游哉。

郭大康调动一切因素地劝说着小田品一品美酒,他说日本的清酒是世界上做得最好的米酒,不吃就可惜了,真的对不起这个来之不易的美好夜晚。他甚至带点求情味道地说,小田记者,给我一点面子吧,你就喝一小盅,喝一小盅意思意思就够了,你每次只要舔一舔,做个样子就可以了,你看你看,让我一个人喝,那多没意思呵?!

小田哂笑不已,郭大康的这一套劝酒令,她都可以依样画葫芦地学下来了。你如果接受他的建议喝一盅,那就上他的当了,他会紧接着说,你喝都喝了,难道就喝这一盅,就喝一盅,那就意味着你对我有意见……一旦你喝了第二盅,就会有第三盅、第四盅直至无穷,因为他总有办法让你在无奈中把酒一盅一盅地喝下去。

小田含笑把眼睛清纯地停留在郭大康那张表情丰富的脸上,那眼睛骨碌碌地转,好像在说,别逗了,你什么都别想瞒得过我,你这些小伎俩,去对付那些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吧,估计你的阴谋会得逞的……

郭大康见小田一副岿然不动的样子,只好叹口气说,你不肯喝,那我就一个人喝了,只是一个人喝,真的有点冷清。你是会喝酒的人,一定知道这种痛苦。他不用小酒盅,而是用玻璃杯,他一大口接一大口地喝着,边喝边跟小田谈笑风生。都说了些什么?什么都有,有些话就说得很露骨、很肉麻,明显地带有一点挑逗意味、色情意味。可小田纹丝不动,内心里波澜不惊。

小田非常得意,郭大康玩这些花拳绣腿的招式干什么?本小姐可是明察秋毫的!你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吧!我倒真的想领教领教。都说你郭大康口才了得,能把生的说成熟的,把死的说成活的。说心里话,看着别人笨拙地演着戏,的确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

那顿时饭足足吃了两个多小时,郭大康手舞足蹈,活脱脱一个喜剧加滑稽剧演员,小田优雅得像一个评委。碰到郭大康装疯卖傻,想来硬的,小田总是冷冷地说上一句,郭总,我要一喊,你就身败名裂了!

郭大康是明白人,会装糊涂,他打着哈哈说,嗨,这就是你不喝酒的坏处,脑子太清醒,太清醒有什么意思呢?你还真当真了呵……

临到最后,郭大康将背部靠在椅背上,深深地叹了口气,小田,你的功夫不错,我算是瞎子点灯白费烛了。

小田笑眯眯地说,郭总,你的演技挺好的,总之,得谢谢你给我提供了那么多的素材,写出来,真心不错呢!要照平日里,你还不肯显露出来呢!

郭大康又叹了口气,都说千万不要和才女打交道,和才女打交道,你的五脏六腑她都看得清清楚楚哩!

小田抚掌浅笑,不就打个赌么,你太认真了!

从饭岛日本料理店里出来,郭大康建议找个地方去娱乐一下,消化消化膨胀的胃,小田那时候自我感觉正好着呢,她几乎连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了,好,娱乐娱乐,我也吃多了,该消化消化。她给自己的理由是:我的血液里没有一点酒精成分,我还会不清醒?当然,她内心里还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冲动,那就是,郭大康接下去会如何呢?他还会继续演戏么?他会演什么样的戏呢?这个刺激让她欲罢不能,她就是喜欢看群众演员演戏,有时候,会比专业演员更入戏。

小田十分坦然地跟着郭大康走向一个叫新时代的娱乐厅。小田曾无数次地进出过这个娱乐厅,和同学,和朋友,和老公……K歌,跳舞、喝酒……但她没有估算到郭大康到娱乐厅后,并不是唱歌跳舞,而是让她看演出。

郭大康附在她耳边悄悄问,你有没有看过艳舞?今天难得有一场。

小田摇摇头,她吓了一大跳,平时只有在媒体上出现的东西,想不到要让自己身临其境了。她很想拒绝的,但不知为什么,她口干舌燥,就是说不出话来。就在她犹豫之际,郭大康已经买好了票,他将两张票举过头顶,用力朝她挥了挥,于是她感觉很新奇地跟着郭大康进去了。

那个表演厅,像个小剧场,里面的灯光时暗时亮,亮时,可以看得清一切,暗时,感觉像在隧道里。小田趁灯光亮时环顾了一下四周,乐手们蹲踞在高台上,台下围满了人,他们中大多数是男性,还有一些如小田一般的年轻女子间杂其中。演出行将开始,围观者都露出了焦灼的神态。

“咣”的一声,类似于锣响,演出开始了,起先是乐手们一起弹奏一些中外名曲,有小田知道的,也有小田不知道的,再是一个男歌手出来唱了几首歌,有小田熟悉的,也有小田不熟悉的,再是一个吉他手出来弹奏,再接着,灯光变暗了,也变小了。最后,变成了一束追踪蓝光。

一个穿着薄透衣裙的女子手拿麦克风,袅袅娜娜地走了出来,在追踪蓝光里,那女子分外妖冶……围观的人齐齐地喊了一声:“嗬,小米!”

随着那个被称为小米的主持人出场,小田发现全场观众的情绪都被调动起来了,他们如痴如醉地和小米互动着,互动到深处,小米将上身薄如蝉翼的衣服甩掉,将黑胸罩缓缓除去,裸露出两只硕大的乳房……灯光更暗了,却又骤然亮了,又暗了……

小田的心猛地蹿到了喉咙口,那情形就像那个裸露上身的女子就是她自己似的。艳舞原来就是这样的?艳舞原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小田紧张得透不过气来了,全身的皮肤一下子绷紧,喉咙口痒痒的,像是要打喷嚏,她竭力忍住,不让喷嚏打出来,她下意识地又看了看四周,围观者不管男女,都紧紧地盯着台上的表演者,他们聚精会神的样子叫小田一阵发慌,她偷偷地瞄了一眼身边的郭大康,郭大康微张着嘴,身子前倾着,整个上身波浪一样地晃动着。

一会儿,郭大康把头转过来,他的手悄悄移到了小田的腰间。小田全身一哆嗦,她努力想把郭大康放在她腰间的手拿开,可自己的双手竟然软弱无力,怎么抬也抬不起来,好像完全不属于自己的了,相反,由于郭大康的手在她腰间不停地抚摸,她的全身也酥软起来……

“哟——!”人群中又猛地发出了一阵喧哗,紧接着是一阵暴风骤雨般的鼓掌声,间杂着女人的尖叫和男人的的口哨声。小田的眼睛里出现了几个近乎全裸的女子,她们白晃晃的身子在她的瞳孔里不停地晃动着……

小田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她就像一只受伤的兔子那样,咬牙从人缝里挤了出去,然后“嗖”地钻进了洗手间……我怎么会这样呢?我怎么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小田对自己的举止感到不可思议,她惊悸得快要哭出来了。同时她也暗暗为自己庆幸,幸亏自己及时从那个不堪的环境里抽身出来了,否则的话,她都不知道自己接下去會怎么样……她捧着自己滚烫的心,一直躲在洗手间里,一直等到那场演出完全结束。

等表演厅里悠扬的乐曲重新飘荡起来时,小田慢慢走进去,她不断地和鱼贯而出的人们打着照面,他们喜形于色,连比带划地说着什么,他们根本没有顾及到这个时候由外往里走的女人。后来,她找到了还在东张西望的郭大康。郭大康诧异地问,嗬,小田,你到哪里去了?我出去找过你好几遍了,就是不见你的影子,我还以为你回家了呢!

小田妩媚地笑一笑,我怎么会当逃兵呢?我们的打赌还没结束呀!我必须遵守游戏规则,坚守到最后一刻!

郭大康有点奇怪地看了小田一眼,接着,又看了她一眼。

小田刚刚冷却下来的脸蛋又一次滚烫起来。

走出新时代娱乐厅,郭大康向小田挥了挥手,告辞走了,小田却突然颤抖了一下,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颤抖……

后来这事让大家觉得有些匪夷所思,起先他们一致认为郭大康只不过是说说而已,不会真的去打这个赌,这年头,谁会拿玩笑当真呢?即使到了后来的后来,他们还是认为郭大康是不可能兑现这笔钱的。及至郭大康正儿八经地把一张写有小田名字的两万元支票叫人送到小田手里的时候,大家顿时大跌眼镜。

没有把小田勾到手,郭大康肯付那么多钱?有人当即表示怀疑。

是的,郭大康的精明和吝啬,在这个城市路人皆知,这样的疑惑一经人提起,便会像水一样淌开来,怎么挡也挡不住。

传递到高恺宇耳朵里的讯息是这样的:小田跟郭大康上了一回床,郭大康给了她两万元钱。

高恺宇的脑袋当即“嗡”地一下大了。小田跟郭大康关系密切,这高恺宇是知道的,至于怎么会密切,他也知道得一清二楚,小田平日里和他交流过,一是彼此是师生,二是她佩服他的胆识,当然,他们的交往,纯粹是英雄惜英雄的君子之交,但他万万没有料到小田会跟郭大康上床。他不大相信这会是一个事实。因为他了解小田的为人。可这事就是搅得他寝食不安,毕竟他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在民政局担任着办公室主任,还有,他是那么的爱小田。于是在某一天夜里,他把小田从梦中摇醒,追问她这件事的真伪。

小田轻描淡写地说,哈哈,高恺宇,怎么连你也相信了人家的胡言乱语?你难道会不知道你老婆是怎样的一个人?再说,区区两万元钱,就能把本小姐哄上床?你也太小看你老婆了,请你不要这样埋汰你老婆好不好?这样埋汰你老婆,就是在埋汰你自己……

高恺宇脸色铁青地说不出半句话来,只是一味地喘着粗气。

小田温柔地抱着他的头,把手指插进他的头发,反复地搓揉着,你不知道的,其实就是一个很简单的饭局。她把事情的经过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但她跳过了看艳舞这一情节,而是把场景主要集中在饭岛日本料理店。对于去看艳舞这个事实,她心里其实是虚劲一把的。

你已经收了郭大康那两万元钱?高恺宇目光如炬地盯着小田问。

小田点点头说,那当然,我跟他打赌,结果我赢了,这笔钱理所当然归我了!

你怎么可以收那两万元钱?凭什么?凭什么?!高恺宇恼羞成怒,脸都煞白了。

小田依然一脸的茫然,那钱我为什么不可以收?郭大康愿赌服输啊,他输了,就应该掏钱,这是事先都约定的,法律也没规定这钱不可以收!

“哗啦——”!高恺宇一抬胳膊,将茶几上的东西一股脑儿地搡落到地上。他咬牙切齿地骂道:小田,你太无耻了,没想到你会这样!你缺钱么?你什么意思呵!

小田怨恨之下,也发了火,高恺宇呵高恺宇,你以为你是什么?你连这点都不相信我,还谈什么夫妻感情,你也太过分了!她一气之下抽身跑回了娘家。

小田这样做的目的,原本想冷冷场,或许会使暴跳如雷的高恺宇冷静下来,当然,也有一点小性子在里面,毕竟我是女的吗,你总得哄哄我,这事,我现在也觉得有些荒唐呢!可事与原违,高恺宇在看了小田离开家时那种坚毅模样后,突然就心灰意懒起来,小田,你干吗呢?还有理了?尤其是此后他得知了一个叫他瞠目结舌的事实——小田与郭大康不单单是一起吃了一顿饭、聊了两个多小时的天,还一起去看了一场艳舞,而这个重要的细节,小田却只字不提!

高恺宇在家整整默坐了一天。

小田在娘家等着高恺宇来接她回去,这是一种姿态,以往碰到不开心,她也是如此操作,最后,都是以高恺宇服软告终,每次坐在高恺宇的摩托车后面,搂着他粗壮的腰,从娘家回自己的小家,小田都会升腾起一种幸福感,觉得生活真是美好,她会情不自禁地摸摸自己细小的血管,那里面可是有高恺宇的血。可这回,接连三天,高恺宇的影子也不曾见着一个,是电话也不打来一个。死鬼,你打算和我打拉锯战,准备耗下去了?哼,我看你牛!小田气得牙根都发痒了,但气过了一陣子,她马上又自责起来,高恺宇是个死牛筋,一旦钻进死胡同里,他就出不来了,我何必跟他一般见识呢?毕竟那事自己做得确实欠妥,说什么也得给他一个台阶下。于是她开着那辆火红色的大阳助动车回家了。

见面自然有些讪讪然,但小田还是装得像只乖巧的猫那样偎到了高恺宇的怀里,嗬嗬,还在生我的气吗?不要这样嘛,你这样,弄得我都难受死了!你忍心看我难受?她摇晃着他的一只胳膊撒娇。

小田的友好举止并不能感化高恺宇,他冷冷地说,别这样了,有什么事,你就直截了当说吧。

这样的对话肯定是不可能投机的,岂止是不投机,到后来简直就是针锋相对了。

小田柳眉倒竖,声音尖厉地叫着,高恺宇,你口口声声说我和郭大康睡了觉,你有什么证据?说得出来,我小田立即卷了铺盖走人,说不出来,你给我滚蛋,反正这个家是没有了。

你以为我没有证据吗?高恺宇一字一顿地说,你跟人家看艳舞为什么要瞒着我不说?你一个女人,去看什么艳舞?有什么好看的?!你想干什么?是不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小田闻言,一下子晕了,秘密当然是有的,就是想感受一下自己从来不曾经历的东西,但这是她的一个隐私,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特别是高恺宇!这个时候,她都快把自己给恨死了,她想当初和高恺宇说起这个事时,为什么要犹豫呢?不犹豫,全说出来,或许就没有今日这样的哑口无言和尴尬被动,但不犹豫是不可能的,她不想让高恺宇知道她和另外一个男人去看了艳舞……她委屈的眼泪潸然而下,她抽泣着把去看艳舞的大体经过重新复述了一遍。我躲在洗手间里,基本上什么也没看!我不想看,太庸俗了!我之所以要到这种地方去看一看,纯粹就是为了满足一下好奇心,就想知道艳舞到底是怎么回事……小田号啕大哭起来。

郭大康什么也没有得到会凭空给你两万元?那他怎么不给我呢?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你骗我,我骗谁去?高恺宇冷笑着说。

你不相信?小田仰着脸问。

高恺宇不语。

小田沉默了,高恺宇也沉默了,屋子里一片寂静。电视机里有位女歌手正咿咿呀呀地唱着歌……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看世事无常/看沧海变化……小田突然就蹦跳起来,像一只豹子般地跃过长长的沙发,她拔下了插头,然后把手按了上去……

小田誓死如归的英雄壮举为她挽回了行将破裂的婚姻,高恺宇既往不咎,与她重归于好。小田将那两万元钱还给了郭大康。郭大康颇为为难,说,小田记者,你这是何必呢?你这样一来,我不是变成失信之人了?打赌打赌,就是有输有赢!我明明输了嘛,输了就该掏钱!你不让我掏钱,这好像没有道理呵!

1998年的秋天,很快像一只山雀一样飞走了。

此后,小田和高恺宇两人都分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爱情,都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它。他们对自己的一言一行都深思熟虑、谨小慎微,唯恐一不小心就伤害了对方。

两人都是那么地怀念以前卿卿我我的日子。

高恺宇不止一次地想,要是没有那件事,那该多好啊。小田有时候摸着有点伤残的左手中指也暗暗想:如果没有那个可恨的经历,一切都该是原来的样子,谁叫自己有那么大的好奇心呢?而且,在那个时候,她怎么按也无法把自己的好奇心给按下去,自己到底怎么啦?

到了下一年的夏天,高恺宇和小田最终还是把婚离了,他们俩在分手时都非常客气,事实上,半年多来两人一直都是客客气气的,都没红过一回脸,闹过一回别扭。即使双方真的要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了,也都谦虚地声称该让自己离开,愿意把房子留给对方。

彼此谦让了一番,后来终究还是小田拥有了那套集两人财力买下的房子。高恺宇有些歉意地说,不好意思,接下来的贷款由你一个人还了。小田红了眼圈,她强装欢颜说,瞧你说的,难道还要你来一起还不成?

高恺宇走了,郭大康就热闹起来,时不时地会打电话过来,嘘寒问暖,他问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小田,在干什么呀?小田总是说在数树。郭大康大笑不已,说小田你真够幽默的。

郭大康多次邀约小田出来聚聚,但小田一次都没答应,郭大康有时会开着凯迪拉克守在报社门口或者小田家楼下,小田也充耳不闻,就像不认识他一样。

有一次,郭大康又打电话来,说你现在是自由身了,怎么倒束手束脚起来?!

小田打了个长长的呵欠,什么也没有说就挂了电话。

责任编辑 楚 风

长江文艺 2018年10期

长江文艺的其它文章
春天里来
夜茫茫
一场婚变
赴宴
荒废的宅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