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司取消免费餐和行李托运,合法吗

2018-11-06 06:57:54 瞭望东方周刊2018年42期

免费行李托运有规定,能取消吗

李华(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根据天津航空的公告,从10月28日起,不享受免费托运的乘客如需托运就要购买此项服务。如果事先在官网购买,托运服务以10公斤为基础购买额,托运10/20/30/40公斤,价格分别为60/120/180/240元,若购买额度超出实际托运额,超出额度不予退款。在现场值机柜台,托运每公斤按照同航段机票全价的1.5%计算。

航空公司具有经营自主权,在不违反国家规定的前提下,拥有调配使用人力、物力、财力,自行组织生产经营以及服务的权利。尽管中国民用航空总局1996年公布实施的《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以下简称《规则》)第三十八条规定了每位旅客的免费行李额(包括托运和自理行李),经济舱旅客为20公斤,但并不意味着航空公司4折以下机票无免费托运行李额的规定就违法。这种解释也符合立法法关于部门规章不得设定减损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权利或者增加其义务的规范的规定。

由于旅客与航空公司签订的是运输合同,因此适用我国合同法的相关规定。从性质上判断,《规则》是民用航空局制定并公布的规范性文件,属于部门规章,而部门规章不属于合同法第七条中的法律、行政法规范畴。航空公司规定4折以下机票无免费托运行李额并不属于合同法中的违反法律或行政法规的情形,扰乱社会经济秩序,损害社会公其利益或损害国家利益的情形,或者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的情形,因此是合法的。

航空公司取消免费行李托运不违法,但消费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真实情况的权利。根据公平原则,航空公司应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旅客注意4折以下机票无免费托运行李额的条款,在告知中,航空公司应遵守合同法关于格式条款以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相关规定。

取消餐食以降成本,不可取

刘俊海(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提到空中飞行过程中,承运人应根据飞行时间向旅客提供饮料或餐食,但未明确承运人提供此项服务是否有偿。

取消免费餐食服务后,航空公司可以省下多少钱?天津航空所属海航控股2017年的财报显示,2017年共运输旅客7169万人次,餐食成本为1.5123亿元,占营业成本的2.94%。有研究表明,航食成本大约占航司总成本的3%~5%。一份航空餐食的制作成本在20到50元,如果经济舱取消餐食,天津航空公司每年可以省下至少2.8亿元。

公共航空运输企业的营业收费项目,是由国务院民用航空主管部门确定的。航空公司应当严格遵守价格法、民用航空法以及《民用航空国内运输市场价格行为规则》中的价格规定,自觉规范价格行为。如果不提供餐饮服务,那么航空公司应该把机票价格中原本包括的餐食成本费用以及相关服务费用降下来,企业不能通过减损消费者福祉的方式来盈利。虽然企业定价原则上属于企业自由,但更应注重消费者的心理感受。通过取消配餐等价格战来减少成本并不可取,提高座次率、吸引消费者优先选择等,才是航空公司更优的选择。

客观来看,旅客自己携带餐食,除不方便外,还存在很多安全隐患,也容易因气味等问题引发不必要的纠纷。我建议,传统航空公司要增加利润还是应该在别的地方动脑筋,为中长途旅客提供免费餐食,为短途旅客提供水果甜点,这些基本的服务不能省。

“差异化定制”应带来服务升级

吴云青(时事评论员)

2015年1月,西部航空开始执行取消机上免费餐食;当年3月,祥鹏航空取消成都7条出港航线的经济舱免费餐食,并提供机上付费点餐服务。低成本航空公司相对于传统航空公司的一个重要區别,就是通过“辅助业务”进行创收,不提供餐食以及行李收费都是常见做法。

不考虑附加费及飞机经营租赁收入,亚洲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亚航的行李费收入及其他收入在营收中占比达到17%,其他收入主要由机上餐食和商品零售收入、选座费、退票费等构成。

从国际惯例来说,传统航空公司和低成本航空公司的区别很明显,廉航机票要便宜得多,乘客默认其机票价格中不包含餐食、行李托运等服务,但对于传统航空公司,乘客则默认免费餐食和行李托运都属于机票价格内包含的基本服务。

在国内,传统航空公司和低成本航空公司的区别显得比较模糊,现行的民航法规应及时进行调整,对两者的区别应予以明确。乘客可以理解两者在服务品质上有所差异,但服务品质的差异必然要体现在服务价格的差异上。根据国际惯例,廉航机票价格应在全价机票的4折以下。

真正的差异化定制服务,应该属于服务升级的组成部分,更应当让消费者看到服务升级的证据,要做加法而不是减法,比如提供原来没有的增值服务:租车代理、酒店订房、机场接送等。无论航空公司想要怎么转型、怎么开源节流,都不宜打着“差异化定制服务”的旗号行“取消”之实。从这个意义上说,看到天津航空的

“差异化定制服务”,消费者不会觉得自己“被服务”了,更强烈的感受恐怕是“被侵权”。

选座费到底该不该收

张起淮(蓝鹏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主任)

与收费餐食和收费行李托运可以并列为社会舆论对于航空公司三大质疑点的,还有收费选座。而提供“优质座位”选择,也被航空公司视为一种差异化服务。

除国际航线外,海航、国航等从2015年开始在国内部分航线上推出付费选座;春秋航空、中联航等链家航空公司更是在全部航班上推行了付费选座。在如今各航空公司票价竞争已日益激烈的情况下,选座费无疑成为了航空公司辅助收入的一部分。

对于选座费,几年来各界争议一直不断。由于提前选座多以旅客全自助完成,几乎没有给航空公司增加成本,且选座只对有需求的乘客收费,而对不选座的乘客并没有相应优惠,因此航空公司是在成本没有增加的情况下加大了利润,是!中变相涨价行为。但由于这项服务确实能够让一些消费者切身受益,因此也有人愿意埋单。

从国际上看,目前有英航、汉莎航空、荷兰航空、美国航空等十几家国外航空公司推行了付费选座产品,价格各有不同。

不过,国外航空公司的机票定价策略本就与国内航空公司有所区别,他们更多采用的是自由定价以参与竞争的方式,付费选座也是其市场化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所进行差异化服务。此外,国外航空公司的多元化选座服务也与国内航空公司仅在经济舱部分座位提供“意义不大”的付费座位有不同之处。比如,荷兰航空的经济舱就专门为乘客设置了收费的舒适座椅;亚航另收费用的座位则开辟为低噪音、少干扰的“安静区”,专门为12岁以上需要休息的旅客提供。

如果日后国内航空业将收取行李托运费、餐饮费和选座费作为常态,还应遵循市场竞争规律和市场调节机制,参照价格法中对听证会制度的规定征求消费者意见,对收费项目的设置及收费标准是否合理、必要等进行科学论证,并按照规定备案审批后,方能执行。

张静/采访整理 开开/设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