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前高田:城市重建与模式重建

2018-11-06 06:57:54 瞭望东方周刊2018年42期

胡俊凯 沈红辉

防波堤前“奇迹的一棵松”象征陆前高阳不屈于灾难的精神。后为当年被海啸损毁的建筑

一道高高的白色防波大堤横亘在高田海岸,将陆前高田市已成为一片工地的旧市区与广田湾隔开,把广田湾的旖旎风光挡在了视线之外。这道堤为县级工程高田海岸防波堤。它的东侧,还有一处市级堤防工地——胁之泽渔港海岸防波堤,计划两年后建成。

“我们在沿海地带建设了高约1215米的防波堤,动员原本居住在海啸淹没区的居民搬迁至高地。今后,沿岸地带不再建住宅。”陆前高田市复兴局长兼市街地整备课长熊谷正文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在日本东北地区特别是太平洋沿岸地区采访地方振兴,东日本大地震后的灾区重建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本刊记者从福岛、宫城、岩手等县一路走去,感受到这些地区较之一般地方的振兴事业,更多了城区重建和信心重建的压力,也不乏发展模式重建的各种探索。

城区重建已历七年

陆前高田市是岩手县东南部一座滨海小城,面积231.9平方公里,2017年统计人口为1.967万。气仙川从北面山上流下,穿过市区注入广田湾。广田湾平常朝霞夕阳,潮起潮落,风光旖旎。外海即浩瀚的太平洋。2011年3月11日东日本大地震引发的特大海啸,携着十几米高的巨浪排空而来,顿时城隅倾颓,井衢水泡,包括市政府在内的市中心遭到毁灭性破坏,境内JR东日本大船渡线的4个车站及轨道俱遭损毁。确认死亡1558人,失踪202人。合计占市总人口的7.3I%。住宅受损总数达99.5%。

2011年12月,大地震发生九个月后,惊魂甫定的人们制定了《陆前高田市震灾复兴规划》,确立了将陆前高田重建成能抵御灾害、具有魅力、生活安定、充满活力、亲和环境、相互协助城市的六个目标。计划2011至2013年度为重建基础工程整备期,2014至2018年度为复兴开展期。

熊谷正文说:“海啸给我们的最大教训,就是自己要在第一时间避难。为给人们提供往高处的逃生通道,我们新建了4条从海边到高地的干线道路。希望人们谨记:海啸来了,不要等待救援,先要拼命往高处跑。”他介绍,重建计划重点包括建设防波堤,将市区人口往高处迁,按紧凑化理念在高处重建市中心。

防波堤方面,2012-2020年,在境内17处海岸、谷湾,以防范数十年甚至百年以上一遇的海啸为目标,修复或建设防波堤或海岸保护设施。其中,由县里负责的11处,市里负责的6处。截至2018年5月,县负责的已有6处完工,市负责的有5处计划在2018年内完工。这些防波堤的高度(以东京湾中等潮位为基准)从6.3米到12.5米不等,有一处为3.1米。

为防海啸重来,重建规划的一项重要内容是由政府在高地,或者通过填土形成的高台,以及为取土而削低的山上,整理出住宅用地,便于市民从沿海低洼地带搬迁上去。资金来源为利用集体迁移事业补助金和重建交付金。填土垫高工程耗费了1600亿日元。所用的土石均来自本地的山,有的山从120米削到了50米。

搬迁的市民可通过贷款购入市里建成的住宅地重建房屋。除搬迁所需费用外,市民自建住宅可利用住宅贷款,利息部分由市政府负担。市民原有的住宅地,可根据市民的意向,由市里购入,并指定此地为“灾害危险区域”。

“紧凑化”城区的“意外”

“居民全部搬到高地并不意味着重建完成。我们还要打造一个新城,包括商业街、住宅、公共设施等。”熊谷正文说,“原来的城市布局比较分散,安全意识不足,在沿海地带建设了住宅和商业区。现在的重建计划要建设一个紧凑型城市。”

高田地区是陆前高田的街市中心区,在大海啸中已荡然无存。新的街市中心在高田地区离海岸有点距离的地方重建,施工面积为186.1公顷。其中填土筑成的高台为45公顷,提高加固土地为87.1公顷,平地为54公顷。计划迁入户数和人口为1560户,约4300人。全部费用预算约670亿目元。

茂密的“氣仙杉”寄托了陆前高田人的希望

林业成为地方振兴的突破口,但如何提高林业附加价值仍然是一个难题

“新城区的南边即临海地带,我们将建设一个海啸灾害纪念公园。这个纪念公园将成为陆前高田市的标志性建筑。希望通过这个公园让人们屎刻认识到海啸的恐怖。”熊谷正文说。

当年制订的目标是2018年基建工程可以结束,但现在看来肯定完成不了。熊谷正文表示大概还需要两年的时间。主要原因是规划耗费了不少时间。防波堤建设需要征用民间土地,征地谈判也耽搁了不少时间。另外,垫高工程总工程量非常大。

由于街市中心垫高工程花费了太久时可,等核心区住宅用地平整好,市民们早已纷纷在其他山坡上买地盖了房,核心区住宅地现在都空置着。“我们正在征集买家。垫高的核心住宅区现在只有一户居民,晚上人口就5个人。”熊谷正文无奈地说。

经济振兴不乏“好牌”

陆前高田旧市中心正东的箱根山一个高坡上。有一座木造建筑“气仙大工左官传承馆”。“大工”即“木匠”。陆前高田古属气仙地方,这一带山海相接,不适合农田耕作,冬季寒冷漫长,古时人们的生活与饥荒相伴。进入江户时代后,江户的迅速发展、扩大,吸引了东北地区许多人南下谋生。谋生需要手艺,在这个山林茂密的地方,学手艺门槛最低的就是木匠活儿了。久而久之,这里便孕育出了号称江户时代“四大名匠”之一的“气仙木匠”。

孕育了“气仙木匠”的风土,还孕育了另一种当地人引以为豪的特产——“气仙杉”。这是一种杉树,年轮宽,纹理清晰,材质坚韧轻盈,散发着独特的芳香,主要被作为柱材使用。

陆前高田的经济在震灾中损失惨重。水产品如鲜鱼、海胆、海藻类,共损失45亿日元,水产设施损失147.35亿日元。农地损失383公顷,折合77亿日元。农业设施771个,折合损失13.5亿日元。林业方面,除靠近海岸的高田松原七万多株黑松和赤松荡然无存外(只留下一棵松树),占全市面积约八成的山林损失不大。

震后这七年,陆前高田经济逐渐恢复,如2013年-2017年间,石贝平均年产量约4.1万公斤,为震灾前的2010年产量3.7万公斤的108%。2013年开始栽培的新水稻品牌“高田的梦”,种植农家、面积和收获量均呈增加态势。农家从2013年的12户增加到2017年的46户;种植面积从11公顷增加到56.6公顷;收获量从33吨增加到236吨。

但无论是水产业还是农业,都有以往就存在、大地震后尤为严峻的人手不足、人口老化等问题。东北离福岛核事故近的地方,还面临市场对其农水产品依然缺乏信心的问题。在这种背景下,林业被重新重视起来。

据2018年《日本森林白皮书》,日本森林面积约占国土面积的三分之二,其中约四成为人工林。人工林中,杉树约占44%,日本扁柏占25%,日本落叶松约10%。森林蓄积量从1966年的18.9亿立方米,上升到2012年的49亿立方米。

据2016年5月出台的日本“森林·林业基本规划”预测,2020年日本木材需求量为7900万立方米,供给量为3200万;2025年需求量仍为7900万立方米,供给量升到4000万立方米,缺口仍然很大。

以发展林业为地方振兴的突破口,具有保护森林、涵养水源、防范水土流失、净化空气、增进就业和增加收入等诸多好处。目前日本全国各市町村都制定有“森林整备计划”,县级和中央政府也有各自层级的规划。通过保护和利用森林来振兴地方,已在全国范围内推进。

这对于森林资源丰富的市町村无疑是大好消息——尤其是拥有“气仙木匠”和“气仙杉”两大传统品牌的陆前高田。市农林课课长助理佐野智一告诉本刊记者,陆前高田约八成面积为山林,森林总面积近1.9万公顷,人工林占58.6%。

寄望于林业新模式

佐野智一把我们领到气仙川西面一座约百把米高、叫神崎的山坡上。高大笔直的杉树郁郁葱葱,狭窄山道旁不时可以看到已伐下的树木。这是市属人工林,树龄大都在35年左右,目前由招募来的6名地方协力队员负责打理。

佐野智一说,人工林如果不定期砍伐,会导致阳光难以照入,使下层地表植物消失,最终引发水土流失和涵养水源功能下降。树木本身也会变细变小,难以成材。为此,陆前高田市正在推动“自伐型”模式开发林业。

自伐型林业是近年来由岛根县农林两栖业者倡导的新型林业。与追求短期产量的大规模森林采伐业不同,自伐型林业不用大型高性能机械,以小型电动锯刀等对森林进行定期间伐,初期投资低,参与门槛低,几个人便可以做,从事者不仅可以做林业,还可兼营其他副业。由于采取了最低限度的間伐率,避免了过度砍伐,留下了优良树木,从而提高了整个山林的价值,因此也被视为可持续的环境保护型林业。

“这种模式正在日本全国范围内开展起来,四国、关西一带自伐型林业已很成熟了。东北地区尚处于试点阶段。我们为此专门招募了地方协力队员,想把陆前高田打造成东北‘自伐型林业的示范区。”佐野智一说。

陆前高田目前试验自伐型林业的面积还很小。佐野智一说:“市有林面积约5600公顷,实施自伐型模式的就是神崎这片林子,才5公顷。剩余的林地要么仍然采用大型高性能机械化作业,要么无人照料。”

另一个问题是市里的林业现在仍然以粗加工为主,把杉木砍下来,剥掉树皮,加工成4米长的原木,然后运送至市里的加工厂切割成板材,作为建材售往全国各地。

“我们也考虑过利用‘气仙杉品牌增加附加值。但在日本木材市场,有‘三大美林之说,分别是长野县产木曾日本偏柏、秋田县产秋田杉木和青森县产青森日本香柏。相比这三大品牌,‘气仙杉的影响力要逊色不少,所以增加附加值并不容易。”佐野智一说,“但这至关重要。我们考虑以后主打‘自伐型林业,将环保林业作为卖点。”

无论是扩大自伐型模式林业的面积,还是塑造林业的附加价值,陆前高田既有全国木材市场需求增长的天时,也拥有“气仙木匠”和“气仙杉”的地利,“我们现在最缺的是人!”佐野智一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