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村霸的家族式涉黑样本

2018-11-06 03:39:48 杂文选刊2018年11期

王瑞峰

今年六十五岁的李含富被当地村民称为“皇上”。明面上,他从1995年起担任鹤壁市山城区鹿楼乡小庄村(现更名为小庄社区)党委书记兼村委会主任至今,是河南省人大代表、鹤壁市人大代表、山城区人大代表。私下里,他是建筑、建材、化工、家具、农副产品、科技等多家公司法人或实际控制人。而暗地里,他涉嫌将家族成员、企业员工和闲散人员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是涉黑组织的首要分子。

记者调查发现,二十三年来,李含富涉黑组织采取阻挠施工、强揽工程、强占集体土地、拖欠工程款、收取保护费等手段,完成财富积累。

强占工厂强收保护费

七十一岁的向阳生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老工程师,从2004年开始坚持举报李含富。

向阳生说,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他创办鹤壁市敏感仪器厂。为了扩大生产,1997年原鹤壁市计划委员会和原鹤壁市建设委员会批复敏感仪器厂建设一栋两层综合生产楼。批复下来之后,仪器厂施工盖楼,小庄村支书李含富却不准施工,派人阻挠。

李含富名下有一家朝阳建筑公司,“他说盖楼必须他的建筑公司施工才行。”向阳生说,僵持了快两年,他知道李含富不好惹,被迫同意让他的建筑公司施工。

为了让李含富保证工程质量,向阳生主动示好,把一辆价值十多万的轿车赠送给李含富。但李含富公司的建筑质量不合格,工程无法验收,向阳生拒绝支付工程款。

向阳生告诉记者,2001年4月,李含富的四弟李刚明把向阳生堵在办公室,称在向阳生偿还完工程款之前,“综合生产楼暂由朝阳建筑公司使用管理。”尽管向阳生拒绝签字,但这栋楼仍被李含富占用,改造成门面房和住房对外出租。甚至向阳生还要交这栋楼的水电费,直到案发。

向阳生事后发现,李含富以同样的方式,拿下了前进路上多家单位的建筑工程。

除了强占他人企业,李含富家族还对外收取保护费。多名接触李含富的受訪者告诉记者,李含富遇事敢下狠手,动辄出手打人,打人时父子兄弟亲自上阵,无所顾忌。“李含富的口头禅是,打,打死他我负责,他家的地种不出人头,打死一个少一个。”

讨薪者被砍掉四根手指

除了强占他人工厂,对于自己承包出去的工程,李含富涉黑组织则恶意拖欠工程款。

2001年,李含富的天泰建材城投资建设,淇滨区大赉店村的贾广日承揽了建材城一千多万元的施工项目,市场建成后,却被拖欠了六百八十多万工程款。

“你找他要钱,他耍无赖,说要钱没钱,随便告。”贾广日发现,工程款被大打折扣的不止他一家,众多施工队都在四处举报。

贾广日说,当天晚上八点多,他刚回到鞋店门口打开卷帘门,就被人从背后捅了左胸一刀,随后,他被一辆白色面包车拉到了五公里外的玉米地里,“对方说,让你死个明白,俺得罢(当地方言,拿了的意思)李含富的钱了。”接着,几个人按住他,用刀砍下了他左手四根手指头,贾广日晕死过去,醒来后他趴在路边给家人打电话,“捡回一条命。”

2018年4月12日,河南省副省长、公安厅长舒庆发布“雷霆”1号行动指令,济源警方出动一百二十一名民警抓获了以李含富为首的十八名重要犯罪嫌疑人。截至目前,已抓获嫌疑人四十八名,查扣涉案资产五亿两千八百万元。

济源公安新闻通报称,1995年以来,李含富纠集家族人员、企业员工、闲散人员等组成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采取暴力手段打压选举对立面,强收选票,违规发展家属亲信入党,长期把持小庄村基层政权,纵横乡里。也正是由于李含富在小庄村长期霸占基层政权,群众敢怒不敢言,被村中群众称为“皇上”,其父亲被称为“太上皇”,儿子被称为“太子”。

一个村书记的家族式涉黑组织覆灭了,但记者在当地采访时,仍能感到当地群众的顾虑,提起李含富,人们大都是摆摆手,讳莫如深,一位受害者解释:“还没判刑,怕保护伞报复。”

【原载《新京报》】

插图 / “保护伞” / 佚 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