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威胁他人,胆从何来?

2018-11-06 03:39:48 杂文选刊2018年11期

李天锐

“当年,徐才厚跟我谈过,暗示我,还不一定谁整谁呢?刘源你告谷俊山,还没准谷俊山把你整倒了呢!”

今年8月,曾被誉为军中“反腐先锋”的刘源,受访时谈起了他2011年11月,向中央反映谷俊山及军队反腐问题时,受到徐才厚言语威胁的事。据媒体披露,谷俊山亦曾威胁过军队高层,叫嚣“我让你离开,你就得离开,你别挡我的道,我也不挡你的道”。

在官场上,像徐才厚、谷俊山等这样的人还有不少。有的人为了达到目的,甚至采取了“非常手段”。

“不走寻常路”:“小官大贪”连上级也敢威胁

言语威胁,威逼恐吓,向对方放狠话,是贪官威胁他人时最常见的招数。历数被贪官威胁过的人,下属和同僚在工作中被威胁恐吓,是较多的一类。

山西“七虎”之一、脾气火爆的杜善学当吕梁市委书记时,曾因工作分歧,威胁过当地一名官员:“你有什么关系,我知道;我有什么关系,你不知道。我想讓你滚蛋,能三点,不四点。”对方不敢吱声,诺诺而退。

也有的人“不走寻常路”,比如被称为“亿元水官”的秦皇岛市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无法无天的他,连上级也敢威胁。

据报道,几年前,秦皇岛一名市委常委在马超群的任用问题上提了意见,又在一次开会时批评了马超群,不久他就接到了马超群的电话。马很客气,大意是您的孩子在哪里哪里上学,我一定会托人照顾她云云,这名领导最后竟也低头了。

或许是做贼心虚,除了给同事颜色,不少贪官还威胁起了行贿者、会计、情妇等知情人。

听闻自己被调查后,长沙市残联原党组书记、理事长熊慈明不仅在市残联党组会、中层干部会、全体职工大会上要求每个人就其被匿名举报表明态度,2016年3月,他还将情妇吴某叫到办公室,威胁她不要向任何人承认两人之间的不正当男女关系。

即便举报人在明处,个别贪官“威胁恐吓”也没停。新华社记者王文志微博举报华润集团原董事长宋林后,曾接到很多威胁电话,“2013年有陌生人打电话说‘你小心点儿,2014年初又打电话威胁我‘注意点儿。”

“威胁完情绪好了,

回家仍心慌”

梳理三十余起贪官威胁他人的事例不难发现,这些小动作大多都是徒劳。他们放的狠话,最后多半未成为现实。有意思的是,贪官的很多威胁,反而成为发现其违纪违法线索的突破口。

那么,人们不禁要问,既然是徒劳,为何仍有诸多贪官时常威胁他人呢?

多名专家告诉记者,不少贪官身居要职多年,自恃有靠山,霸道蛮横,为所欲为。他们有威胁的言语和行为,已成为家常便饭,其背后是对党性修养的蔑视、对纪律规矩的践踏,悖逆了法治和正义。

有的贪官威胁他人,则是色厉内荏,他们害怕自己罪行暴露,寻求心理安慰。一名贪官曾在忏悔书写道,“我给所有老板都打了招呼,说了重话,说如果被纪委找去,不准供出我来,否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说完情绪好些了,但回家还是心慌意乱,晚上整夜整夜失眠。他们讨好我,不过是因为我国土局长的身份,真进去了,难保不供出我……”

今年8月,《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指出,要严格落实保护扫黑除恶举报人、证人的各项措施,让敢于揭发检举、勇于指认作证的群众没有后顾之忧……

【原载《廉政瞭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