拦祭:民间丧葬的特殊讲究

2018-11-05 23:31:28 文史博览·文史2018年9期

段亮彩

在湖南安仁农村,人死后,除了要举行开堂祭奠仪式外,次日送葬途中,逝者的直系亲属往往还要在路上拦下灵柩(棺材)进行祭奠,这个由来已久的习俗叫作“拦祭”,又称“路祭”。

拦祭者的身份是有讲究的,一是辈分要比死者小,二是必须是死者的直系血亲中的“女字辈”。但儿子、儿媳不能拦祭,在家撑门户的女儿和上门女婿不能拦祭。所以,拦祭者通常只能是外嫁的女儿、女婿唱主角。如果死者无女,其妹妹、妹夫也行;如果又无妹妹的话,其堂侄女、侄婿也可。

为什么是“女字辈”担纲拦祭呢?主要有两层意思:一是因为女性擅长哭,哭声越厉,表示越哀痛,效果越好;二是因为死者的女儿、妹妹及侄女类已外嫁,属于“客”的范畴,来往次数毕竟有限,平时伺候长辈的机会不及兒子儿媳之类“主人”。所以,为表示对已逝父母或与父母同辈分的至亲的怀念,在其出殡这天,外嫁女儿或妹妹等要在出殡途中宰杀畜禽,祭奠亡灵。

那么为什么儿媳、在家撑门户的女儿不能拦祭呢?据说是因为怕逝者见了留恋家里,其灵魂会赖着不肯走,这对家里健在的人是不利的。

说到拦祭的来历,还要追溯到神农时期。传说,从前神农炎帝带领8名随从从中原来到荆楚南蛮之地,发现安仁地湿潮多瘴气,人多患膝盖肿痛、关节风湿等病症,于是一路采草药,尝百草,辨药性,治百病,救民于水火,在安仁留下了“采茶九龙庵,野饮香火堂,洗药药湖湾,晒药香草坪”等许多美丽传说。在安仁的乌陂渡河边,神农认识了一个叫春分的姑娘,她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歌唱得好听。春分姑娘对神农一行人的义举深表敬佩,便主动前来帮助他们洗药草、晒药草,还用自己美妙的歌声为他们解乏。日久生情,神农和春分姑娘结为了夫妻。

有了妻子春分的日夜相伴,神农采药制药的劲头更足了。谁知好景不长,一天,神农在金紫仙山上采药时,不幸误食断肠草而死。侍从说,距金紫仙山200里的资兴有个东江湖,那里有大龙大脉(龙脉旺),遂决定把神农葬到资兴去。于是,8名侍从抬着神农的灵柩从安仁经酃县(今炎陵县)去资兴。

夫妻情深的春分哪里接受得了丈夫突然而亡的事实,于是,她在安仁大石岭拼命拦下神农的灵柩,撕心裂肺地哭诉着她与丈夫神农相处的日子:

昼夜平分兮昼夜分,平分昼夜兮斑鸠鸣,斑鸠鸣叫兮土地暖,土地暖乎兮见他人,遇见他人兮神附草,草木附神兮济苍生……

春分边哭边唱,声嘶力竭,一口气没上来,当场气绝而亡。侍从们含泪把她葬在大石岭上。后来春分的坟墓变成一个石头姑娘,终日守望着江对面身背药篓的神农石像。

也许是神农的魂魄见到妻子伤心痛哭至死,也很难受,不肯随从把自己葬到远离妻子的资兴去,于是,在酃县鹿原坡边的一处深水潭边,其灵柩从随从们的肩上猛然滑落下来,“咚——”的一声巨响,滚进了深潭里,再也没有浮出来……

从此,为纪念神农在安仁尝百草、治百病的功绩,金紫仙山上当年神农误食断肠草丧命的地方被叫“断肠坡”,神农晒草药并帮民识辨草药及交换草药的香草坪,也慢慢发展成今天全国独一无二的“中国·安仁神农春分药王节”(安仁赶分社)。另外,春分姑娘在途中拦下神农的灵柩哭祭的方式也流传下来,演变成今天的“拦祭”。因为春分在路上哭祭而死,真是祸不单行,所以今天的拦祭者不再是死者的妻子,而是女儿一辈了。

拦祭者除要准备好线香、蜡烛、烧纸之类常用物品外,还要准备牲类祭品,牲类祭品必须是活的,一只鸡、一头羊或一头猪均可,没有硬性规定。但据笔者观察,拦祭者大多数是用一只鸡作祭品,因为鸡便于携带,且成本低。

拦祭的地点也有避讳,不能正对着路旁别人家房子的大门,否则,人家会出面干预的。

选取好路祭地点后,帮忙办事的人会在此处摆上两条结实的长木凳和一张小木桌。送葬的队伍看到摆好的桌凳便心知肚明,纷纷停下脚步。只见8个身强力壮的轿夫(也有16个人的)齐齐吆喝一声:“停——嗬嗬”,便将肩膀上的灵柩放下来,稳稳地落在两条长凳子上。

这时披麻戴孝的拦祭者在小桌上摆上几只盛有大米、大豆、花生,以及苹果、葡萄之类供品的小盘子,点上香烛,然后把一把菜刀(刀柄用红纸裹上)连同一只红包、四包香烟一起躬身交给身边的礼生(司仪),礼生躬身接过后又将其全转交杀牲师傅,杀牲师傅作揖回礼,接过拦祭者手里的鸡,口里一番念咒,再将菜刀用力朝鸡脖子上一抹,顿时鸡血直流……杀牲师傅倒拎着流血的鸡绕着灵柩转上一圈,并扯下几片蘸血的鸡绒毛粘在灵柩上,然后把鸡用力朝路边高空一抛,说几句“鸡落地,福临门”之类的吉利话。

宰牲只是拦祭的第一部分。接着,礼生便高呼:“鸣——炮!”专管放鞭炮和烟花的人闻声而动。炮仗响后,礼生又高呼:“起鼓!——奏乐!”鼓乐师傅们便吹吹打打起来。在鼓乐声中,礼生引领跪在香案前的拦祭者敬香、祭酒、烧纸钱等。之后,礼生掏出事先用白纸写好的路祭文,大声吟诵起来:

昨晚堂前痛彻彻,今天路上悲惨惨。马辔将封如刀割,亲朋难舍似油煎。奉献只鸡来饯行,薄酒三樽奠驾前。一切凶煞都回避,四方吉神维平安。祝××安详登仙岭,保佑家中福绵绵!

诵完路祭文(内容非千篇一律,时有变化,

大意基本如此)后,礼生一般还会在鼓乐师傅的配合下,再将路祭文用哀调唱一遍。此时,跪在路上的拦祭者和孝子孝孙们都会跟着恸哭起来,从而将拦祭推向高潮。

唱毕哀调(通常15分钟左右),礼生又引领拦祭者再次祭酒并焚烧路祭文,然后撤掉香案,并将案桌上的所有供品全部就地倒掉,至此,路祭才算完成。当然,礼生、鼓乐师傅及轿夫们都不能白忙乎,路祭者还得照例奉上红包和香烟。

一切妥当后,在一阵鞭炮和鼓乐声中,8名轿夫又一起吆喝:“起——嗬嗬!”声音还没落地,灵柩又稳稳落在了肩上,并顺脚将两条凳子踢翻在地(意将晦气踢掉),然后和送葬的队伍不紧不慢地向坟山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