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踏遍青山找铅锌矿

2018-11-05 23:31:28 文史博览·文史2018年9期

唐师凡

1970年初夏的一天,我从湖南嘉禾县“五七干校”被“改造”出来,修了半年国防公路后,无法回到原单位。正挂靠在养护公路的公路段打闲时,突然接到嘉禾县革命委员会通知,要我和原县人民法院院长刘占山两个“问题干部”筹办嘉禾县铅锌矿。

因为事先一无所知,接到这奇怪的通知,我们两人都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们俩都是外行,根本不知道铅锌为何物,更不知道嘉禾哪里有铅锌矿。我们不明白,究竟是哪位领导头脑发热,在一无资源、二无地质资料、三无技术的情况下做出了这个决定。

刘占山性情直爽,是个急性人,他沉不住气,马上去找县里主管工业的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刘占山问:“要我们办铅锌矿,矿在哪里?矿办在什么地方?怎么去办?”得到的回答是:“你来问我,我去问哪个?什么事都来找我,你们是干什么的?”两句话就把刘占山打发走了。

过了一个星期,县里召开三级干部会,我俩被通知参加。到会上才知道,原来中央有精神,为了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各县都要大办工业。具体内容是,每个县都要办“五小”工业,即小钢铁、小水泥、小有色、小造纸、小化肥。

既然上面要求要办“五小”,那我们县里也要照办不走样。小钢铁、小水泥、小造纸、小化肥的建厂地点已定,小有色的矿址等找到矿再说。反正架子搭起了,班子定下了,可以上报了。

会后,县革委会发给我们一颗木质“嘉禾县铅锌矿筹备组”的公章和1500元开办费,就算成立铅锌矿筹备组了。我相信,当时在地区和省里的厂矿名录中,一定有我们“嘉禾县铅锌矿”的名单。

领到公章和开办费后,我俩满脸愁容,不知工作如何开展。我们没有办公地点,连办公桌都没有一张。刘占山只好每天主动到我家来商量。

因为之前向县领导请示矿办在哪里,没有得到确切的答复,所以我们决定问计于群众。我们到各公社、大队走访老干部、老農民。经过多方调查走访,终于在盘江公社听到了令人振奋的消息,几个老农民告诉我们:“听老辈人传说,盘江公社木栗元大队石古元村古代曾挖过银子。”据说白银常和铅锌共生或伴生,我们赶紧到当地请了两位农民带路,在荆棘丛生的石灰岩山上找到一处据说是挖过银子的溶洞。我们打着手电筒进洞查看,除了看到一些疑似人工挖凿的痕迹外,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经过几天冥思苦想,我们俩达成了共识:要办矿得先找矿;要找矿必须请专家。我们经过调查了解,得知在嘉禾附近有两个专业的有色金属勘探队:一个是在桂阳县的“湖南有色238勘探队”,另一个是在江永县的“湖南有色206勘探队”。经过比较,决定去桂阳向238勘探队求助。

刘占山以县革委会名义出具介绍信,亲自出马去桂阳找238勘探队领导求援。刘占山是河北遵化县南下来嘉禾的,说一口标准的唐山普通话,而且长相英俊,器宇轩昂,举手投足都透着一种大干部气概。虽然238勘探队领导以“没有计划” “经费不足”为由婉拒,但禁不住刘占山的三顾茅芦,最后还是决定派一个普查小组来嘉禾。

听说勘探队要来嘉禾,我们高兴极了,把找矿、办矿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他们身上。我们自知对矿业知识一窍不通,在找矿方面插不上嘴,唯一能做的事就是为他们安排好后勤生活。我们按照普查组事先提出的要求,在盘江公社帅家大队找到3间闲置的空房,作为普查组的住处。我和刘占山也同他们住在一起,每天我骑单车往返20多里到县城为他们买菜买米。还经常到县革委财贸组为他们批购当时十分紧俏的猪肉、豆腐、黄豆等副食品。他们觉得嘉禾县对他们这样热情,如果不能为嘉禾找到矿,真是愧对嘉禾人民。

勘探队普査组开始来了3个人。组长王庆安,湖南宁乡县人;组员鲁君似也是宁乡县人;袁彩生,广东梅州人。后来队伍不断扩大,最高峰时达到六七十人。勘探工作按照地质工作的科学程序逐步开展。第一步,踏勘。普查队员对全县的山山水水普遍走一遍,查露头,看岩性。第二步,填图。对踏勘以后认为有成矿可能性的重点地区填地质图。第三步,上工程。通过填图后对重点地区上地质工程,在盘江广塘村开了数百立方米的槽探工程;在石古元村开了90米硐探工程;在广塘村上了约10平方公里的物理探矿工程。第四步,上钻机。这是探矿最有效的手段。1971年,238勘探队在盘江公社广塘村上了1台钻机,钻孔密度为50米间距,深度为300~500米。

从1970年到1972年两年多的时间里,湖南有色238勘探队在嘉禾县境内做了大量的找矿工作,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用上了当时所有的找矿手段。

然而,最后的结论却让人大失所望:“嘉禾县境内没有具备开采价值的铅锌矿藏。”

勘探队无奈地撤回桂阳。“嘉禾县铅锌矿筹备组”至此也寿终正寝。

不过这段经历对笔者来说倒是有不少收获,在踏勘阶段,我始终陪同普查组的同志跋山涉水,不仅一路上为他们联系食宿,解决生活上的困难,而且向他们请教有关地质方面的知识,几个月下来,我获益不少,特别是我有幸走遍了嘉禾县的山山水水。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嘉禾县,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像我这样踏遍嘉禾的全部青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