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代文宗”陆机的官场劫

2018-11-05 23:31:28 文史博览·文史2018年9期

祁文斌

西晋的陆机忒惹眼,在中国文学史上是“百代文宗”的角儿,“天才秀逸,辞藻宏丽”。除了文才,他的书法也造诣颇深,《平复帖》属墨中珍品,有“墨皇”之称,被今人奉为“九大镇国之宝”之一。

陆机出身名门,家世显赫,父亲是东吴的大司马陆抗,祖父是东吴原丞相陆逊,曾大败刘备,火烧连营。

谈到陆家的顯赫,有个传闻很能“一斑窥豹”:一次,东吴末帝孙皓问当时的丞相陆凯(陆逊之侄):“你们陆姓一族在朝中到底有多少人呢?”陆凯一五一十地回答说:两个丞相,五个王侯,十来个将军。孙皓感叹道:“真是旺盛啊!”可见,陆机是个货真价实的“官二代”“富二代”。

太康元年(280),西晋发兵攻打东吴,要一统天下。在那场战争中,东吴兵败如山倒,被西晋一举灭国。陆机的三个哥哥陆晏、陆景、陆玄带着各自的部属奋力抵抗,但无力挽狂澜于既倒,自己也以身殉国了。那年,陆机20岁,也以牙门将(武职)身份,投笔从戎上了战场……

战后,做了俘虏的陆机被关押了一年才得以释放。之后,哀国之亡、家之殇的陆机退居故里,闭门读书差不多十年。也是“人怕出名”,又碰上西晋广招贤良,陆机哪甘碌碌无为、家道中落?终究按捺不住,去了京都洛阳。“二陆入洛,三张(西晋文学家张载及其弟张协、张亢的合称)减价”,陆机与弟陆云到洛阳的时候何等风光,就像今天的“网红”一样,火得爆棚。太常张华很欣赏陆机兄弟,点赞说:“伐吴之战,获得了两位俊士!”将“二陆”视为伐吴之战的重要成果,并在同僚和当时的文学圈中大力推介。

陆机开始在朝中做官时,很会看人下菜,“好游权门,与贾谧亲善”。贾谧是当朝皇后的外甥,被封鲁国公。除了贾谧,陆机还与一帮贵胄公子结为“金谷二十四友”。这二十四个铁哥们中有“古今第一美男”潘安,引起“洛阳纸贵”的左思,与皇帝的舅舅比富的“巨富”石崇……这些人常常在石崇的金谷饮酒赋诗、高谈阔论。陆机专门结交这些权贵人士,攀附之心就像癞痢头上的虱子明摆着,惹得许多人看不惯,议论纷纷。

永康元年(300),贾皇后擅权作乱,赵王司马伦乘乱而起,杀了贾皇后,自己辅政当了“相国”。贾谧倒了霉,陆机眼看风云突变,于是反戈一击,检举贾谧。司马伦掌权,陆机诛讨贾谧立了功,得了一个“关中侯”的头衔。

永宁元年(301),齐王司马冏、河间王司马颙、成都王司马颖联合举兵,杀了篡位的司马伦。齐王司马冏认为,在司马伦掌权时任参军、中书的陆机,八成参与了拟写晋惠帝退位禅让给司马伦的诏书,于是捉了陆机,要将他法办。就在陆机大祸临头的时候,成都王司马颖、吴王司马晏站出来,一起替陆机说好话,救了陆机一命。陆机死里逃生,被改判流放,又走运遇上大赦,免刑了。因此,陆机对“恩人”司马颖感激涕零。这时候的西晋朝廷动荡不安,有要好的同乡劝陆机干脆回江南老家去,别在洛阳干了,陆机不肯,他要“志匡世难”“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司马颖这个人做人处事看起来也还“谦恭礼让”,便使陆机以为“幸遇明主”,誓死效力。司马颖看中陆机的才气和名声,一再提拨重用,让他做参军、平原内史。这么抬举陆机,是不是说司马颖是个多么睿智的人呢?未必,他只是拿陆机当工具罢了,因为他认为陆机不仅文才盖世,武也能定国,毕竟是将门之后,文经武略理所当然。

谁都想过过皇帝瘾。太安二年(303),司马颖联合河间王司马颙讨伐长沙王司马乂。司马颖任命陆机代理后将军、河北大都督,率20多万大军出征。

司马颖任命陆机做河北大都督时,陆机也有顾虑:自己一个外乡人,之前又没立过什么战功、有过大的成绩,现在做大都督,恐怕司马颖身边的那些旧属会不服,于是向司马颖提出辞职。司马颖不同意,鼓励陆机:“仗打赢了,我让你位居三公,好好干!”陆机的“宏志”一下被激起,他衷心地对司马颖说:“从前齐桓公因信任管夷吾而九次召集诸侯,使自己成为盟主;燕惠王因不信任乐毅而失去了眼看就要大功告成的事,今天的事会怎样,在于您啊。”话中,陆机把自己比作春秋时代的贤达管仲、乐毅。当时就有司马颖身边的人出于嫉恨,说陆机的坏话,司马颖没说什么,沉默不语。

陆机挂帅,军旗断了,兆头不好。出兵时“鼓声传数百里”,那架势,自汉魏以来还不曾有过。在今天的河南孟州西南方黄河附近,陆机大军与长沙王司马乂的部队“狭路相逢”,长沙王挟晋惠帝御驾亲临。陆机大军一败涂地,战死的士兵尸积如山,把黄河边一条堑沟都填满了,水因此断流。

陆机麾下有个人叫孟超,其兄孟玖是很受司马颖宠信的宦官。孟超带着一万多人还没与敌军交战,就纵容士兵抢掠百姓。陆机将孟超所部带头抢掠的小头目抓了起来,不料,孟超带着一百多个随从直接到陆机的帐中抢人,还公然辱骂陆机:“你个龌龊的南方奴隶能当都督吗?”陆机手下的幕僚劝陆机杀了孟超,陆机不同意。事后,孟超到处造谣说陆机要造反,并给孟玖写信,报告“陆机有二心”,迟迟不交战。

到交战的时候,孟超又不听陆机的指挥,率兵独自冒进,致使所带部卒全部战死,自己也送了命。得知噩耗的孟玖叫苦不迭,认为一定是陆机“做局”,杀了自己的弟弟,便向司马颖痛诉“陆机有二心!”司马颖手下好几个将军,包括将军牵秀都与孟玖“穿一条裤子”,异口同声地证明说:陆机的确有异志呀。司马颖一听怒气冲天,当即命令牵秀“解决”陆机……

陆机被害前还给司马颖写了一封信,可怜巴巴,但却改变不了自己被处死的结局。临刑时,陆机一声长叹:“华亭的鹤鸣,哪还能再听到?”此时年仅43岁。两个儿子陆蔚、陆夏也一同被害,弟弟陆云、陆耽也随后遇害,被“夷三族”。

李世民说:“故居安保名,则君子处焉;冒危履贵,则哲士去焉”,陆机“进不能辟昏匡难,退不能屏迹全身”。意思是陆机得到了功名,却看不清主子的昏庸、没能力匡扶世间的危难;退出仕途却不能完完全全把自己隐藏起来。李世民看人识事,一针见血。北宋的军事思想家何去非也颇有见地,他认为陆机“才不足胜其所寄,智不足酬其所知,一投足举踵,则颠踣随之”,可谓入木三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