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教育宗师“讨钱”办医院

2018-11-05 23:31:28 文史博览·文史2018年9期

任艳

1931年7月23日,宋氏三姐妹的母亲倪桂珍去世,宋家的治丧过程中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颜福庆。在表示过哀悼之后,颜福庆大胆地提出了一个请求:将全国各界赠送的巨额丧仪捐赠出来建造医院!

原来,身为国立中央大学医学院(即国立上海医学院,复旦大学医学院前身)首任校长的颜福庆,为了医学院的更好发展,决心创办医学院的实习医院——既可以为教学所用,又有利于培养医务工作者,还能医治病人,一举三得。在他的倡议下,上海各界名流召开会议,宣布发起中山医院筹备会,推举颜福庆任总干事,27位社会名流作为医院发起人,联名签署《筹建中山医院缘起》。

准备工作就绪,可医院的建造资金却没有着落,筹款工作非常艰巨,颜福庆为了募集资金四处奔走“讨钱”,这才有了在宋家的一幕。面对宋氏姐妹,颜福庆先动情地表示:“老太太曾寄居过的吴家,正是我的舅家,我们还有些渊源呢。”当看到宋家长女宋霭龄有些犹豫时,他又诚恳地说:“用这笔丧仪建造医院,也是替老太太造福呀!”几天后,这笔巨额丧仪转入到了中山医院的账户。

这并不是颜福庆发起、筹备的第一个项目,更不是最后一个,他为中国医学发展所做的贡献,从他自上海圣约翰大学医学院毕业后就开始了。

1882年,颜福庆出生于上海,7岁时,父亲去世,他被寄养在伯父家。伯父非常注重教育,颜福庆又勤奋好学,1904年,他以优异的成绩从上海圣约翰大学医学院毕业。也在这一年,清政府招募赴南非的矿医,颜福庆报名参加并赶赴南非,担任矿医专为华工治病。

在南非的一年多,颜福庆亲眼目睹矿工治病的艰辛,下定决心终生从事医学事业服务人民,同时又深深感到自己的学识还远远不够,于是在1906年报考耶鲁大学医学院,以插班生的身份入读二年级。他认真学习刻苦钻研,终于在1909年获得医学博士学位,成为获得耶鲁大学医学博士学位的首位亚洲人。

回国后,颜福庆应聘到湖南雅礼医院当医生。由于医院资金有限,医生也很少,颜福庆想建一所医学校以培养西医人才,只是苦于得不到支持,他又想尽办法“讨钱”。有一次,他为时任湖南省主席兼督军谭延闿的母亲治愈了肺炎,得到了谭延闿对西医的认可,颜福庆不失时机地说服谭延闿以湖南省的名义与美国雅礼会合办医学院,定名为湘雅医学专门学校(湖南医科大学前身),合约为期10年。

但是,合约却被北京方面批驳,因为地方政府不能与外国团体缔约。闻听消息,颜福庆立即进京,联合在京的湘籍人士30多人成立湖南育群学会,代表湖南省签约。合约终获批准。随后,湖南省政府拨地供建设医学校与湘雅医院(接收雅礼医院后改名)所用。1914年,首批预科生正式开课。由于湘雅医学专门学校的高质量教学,后来才有了“北有协和,南有湘雅”的美誉。

在湘雅医院工作到1926年,颜福庆离开湖南前往北京,应聘为北京协和大学副校长。多年的合作办学,让颜福庆感到医院的话语权始终掌握在外国人手中,创办一所中国人自己的、高规格的医学院势在必行。

当时,恰巧国立第四中山大学(南京大学前身)改组成立,计划设立农、工、医等学院,颜福庆便与校方商议,决定将其中的医学院设立在上海。经筹备,1927年,医学院(后改为中央大学医学院)正式开学,成为中国国立大学创办的第一所医学院,颜福庆出任首任院长。

但颜福庆并没有停止为医院建设四处“讨钱”的脚步。在收到宋家的捐赠后,他几度拜访当时的富豪嘉道理,说服其捐款。嘉道理始终不为所动,但颜福庆也不放弃,以某某人捐了多少、谁谁又捐了多少劝说嘉道理,还不时地赞誉其有仁慈之心。颜福庆对医学事业的坚定信念终于打动了嘉道理,让他捐赠出中山大学皮肤科所需款项,并成为中山大学的捐赠大户。

结核病容易传染,非常需要一处地方隔离、治疗病人。为了找到合适的地方,颜福庆“盯上”了圣约翰大学的校友——叶子衡,他是富商叶澄衷的儿子,拥有房产无数。颜福庆建议叶子衡捐出一处房产作为结核病醫院,为医学发展出一份力。1933年,叶子衡将占地80余亩的江湾叶家花园捐赠出来作为肺结核医院,被取名为“澄衷肺病疗养院”(上海肺科医院前身)。

1970年,88岁的颜福庆病逝家中。为筹建医学院,他一生四处奔波,向各方“讨钱”,他虽然没有留下什么专著,却培养出无数的医学人才;虽未治疗太多的病人,却让千万的病人得以康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