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等简史

2018-11-05 23:29:44 第一财经周刊2018年42期

1 不平等并不新鲜

新鲜的是不平等成为现代公共辩论中的中心

事实上,自从人类社会在11000至8000年前发现定居农业以来,不平等一直伴随着文明的发展。人类学研究已经揭示了狩猎采集社会中的社会和经济关系存在显著的平等基础,但是农业发明之后,游牧习惯的丧失和人类群体的定居特性意味着更为复杂的经济和社会结构的发展与演变,社会阶级分化、委托关系网络和统治精英的出现,使得他们更为自由地使用暴力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正如诺贝尔奖获得者安格斯·迪顿最近所写的,“不平等是文明的礼物之一”。

新鲜的事情是不平等成为现代公共辩论中的中心。随着全球化的不断升级,不平等问题也变得更加严峻,并且不平等在许多现代社会中,对社会契约的破裂和政治进程的崩溃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无论是经济发达的社会或者欠发达的社会。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主要的社会经济观点是诸如“向贫穷的宣战”和“福利国家”这样的共识。但是最近爆发的危机,包括经济、社会、政治、代表权和主权危机等一系列危机,使人们开始质疑这些主要的观点能否解释当代的经济社会发展。不平等现象日益成为一个关键维度并非是偶然发生的,因为它是推动这些危机的引擎之一。

许多政治家、专家和学者都认为,应该在政治和学术议程中彻底删除不平等问题。显然是出于机会主义的原因,这种观点在某些情况下被采纳。例如,2012年的共和党候选人亿万富翁米特·罗姆尼认为,不平等的说法是出于“嫉妒为本”,所以不应该公开辩论。更普遍的是,许多人都担心做一些改变不平等的事情可能会危及现状。即便是具有良好声誉的学者在这一问题上的态度也相当冷漠,认为必须接受一定程度上的不平等才能使社会保持良好的政治和经济环境。威廉·诺齐克是一个著名的例子,他的观点和19世纪初的亚历克西斯·德·托克维尔非常相 似。

最后,其他人声称,贫穷才是真正的问题,但不平等算不上,而经济增长的全球化扩散就是答 案。

2 不平等不是一个问题?

这些论点是如何成为反动思想的典型修辞工具?

类似地,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家贾格迪什·巴格瓦蒂也将不平等研究描述为“荒谬的”“无关的数据伪造”,甚至是“精神错乱”。哲学家哈里·法兰克福从道德重要性出发,认为研究经济平等问题是“干涉形式主义”“拜物教”和“与社会脱节”。然而,他也补充到,尽管经济平等在道德上不是重要的,但它常常是政府关注经济分配问题的现实原因,因为平等的社会政策对于满足像营养之类的基本需求,以及满足基本健康非常重要。

认为不平等不是一个问题的论点有很多,并且很容易扩展,没有必要逐一分析所有的论点。更有意义的是,应注意这些论点是如何成为反动思想的典型修辞工具。

其中一种观点认为,在一个不完善的社会和经济结构中,经济不平等远非不幸的缺陷,实际上反而促进了经济增长。因此,遏制不平等将会扼杀经济增长。阿尔伯特·赫希曼称之为“危险命题”。根据危险命题的观点,减少不平等的代价会危及更宝贵的成就,在这种情况下,经济增长最终会使富人和穷人都受益,正如俗话所说,水涨船高。然而,历史证据显示了一个不同的故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经济持续增长的辉煌30年中,对应的是较低的不平等水平,至少在发达经济体是如此。相反,近几十年的增长乏力反而伴随着不平等现象的急剧增 加。

其次,有观点认为,反对不平等会扭曲现代社会的某些内在机制,这些机制基于个人才能和偏好的自由展现,使得社会流动成为可能。因此,抑制不平等将成为改善自身地位的障碍(除了社会的“寄生虫”)。这是被赫希曼称为“悖谬命题”的一个版本。根据这种观点,任何旨在改善社会和经济状况的行动最终都反而会使初始的状况恶化。事实上,有确凿证据表明,近几十年来即使社会流动几乎完全停止,不平等现象仍然在增加。

第三,认为不平等不重要的观点是,即使不平等很重要也没有办法改变它。这是赫希曼所称的“无效论”中的一种说法,“无效论”强调任何纠正当前状态的努力最终都会失败,因而都没有任何意义。另一种说法是,贫穷和教育等问题对社会很重要,但不是不平等。“无效论”反映的一个观点是,一个社会是由相互独立的不相关部分组成的。这种结构显然不是真实的。结构性不平等不容易解决,但历史上提供了很多成功抑制不平等的政策案 例。

3 不平等与贫困

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在2008年至2009年全球经济衰退之前,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欠发达国家的研究都偏好关注贫困问题,忽视了不平等问题。

这种片面的偏好可能是因为这两种概念包含了不同的政治含义。虽然贫困问题可能被弱化为一个非对抗性的问题,但不平等问题迟早会引发一场关于特定社会中权力结构和社会差距的讨论。正如布兰科·米拉诺维奇在《富人与穷人》中回忆美国著名智库的一位负责人曾经告诉他,“智库董事会不太可能会资助有关收入或者财富不平等的研究,但如果研究中包括贫穷的项目,就非常容易得到资助。”

同样,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国际领先的援助组织世界银行对于不平等问题显然也漠不关心,原因并非缺乏不平等意识。值得注意的是,40多年前世界银行就认识到了不平等问 题。

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欠发达国家的研究都偏好关注贫困,忽视了不平等问题。

世界银行第五任行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在重组世行的议程时,明确提到了这一问题。正如他在1973年的一次演讲中所说,“如果我们客观地看待今天的世界,我们必须承认它的特点是存在巨大的不平等。富国与穷国之间的生活水平存在巨大的差异……此外,我们必须认识到,不仅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存在巨大的不平等,发展中国家内部也存在高度不平等。”然而,当涉及政策建议时,减少不平等的目标就几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反贫困政策,因为这在政治上更受欢迎。显然,贫穷和不平等往往是相关的,虽然事实上不一定存在关联。将发展战略调整到大多数穷人居住的农村地区是解决绝对贫困的一种方法,并且也有助于纠正过度扭曲的收入分配。

然而,贫困与不平等之间的事实关联并不意味着这两者就是一回事。减少贫困往往是减少不平等问题的一种良策,并且有时候贫困确实是应该优先考虑的问题。尽管如此,这两个概念是不同的,有时甚至会呈现相反的动态变化。在不平等加剧的情况下,经济可能仍会增长并且贫困可能减少。美国1980年代以来的经济发展历史证实了这些同时发生的趋势。

新书速递

巴尔干两千年

作者:[美]罗伯特·D·卡普兰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年9月

定价:98.00元

巴尔干半岛为什么会被称为“欧洲火药桶”?地缘学家在书中回顾了巴尔干地区的漫长历史,以深刻的洞察力、冷静犀利的纪实笔触,呈现了这一地区复杂的历史变迁和民族关系,以及背后大国势力的竞相角力。

重铸大英帝国

作者:[美]詹姆斯·特拉斯洛·亚当斯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年10月

定价:69.00元

在失去美国之后,英帝国如何升级为2.0版?本书讲述在北美独立战争失利、第一帝国解体之后,英国如何在1784到1939年间,经过一步步的改革、发展和扩张重新崛起。

算法霸权

作者:[美] 凯西·奥尼尔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日期:2018年9月

定价:68.00元

我们生活在一个依赖“算法”的时代,大数据几乎掌控着我们的生活,凯西·奥尼尔认为,我们应该警惕不断渗透和深入我们生活的数学模型—它们的存在,很有可能威脅到我们的社会结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