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一份找攻略的攻略

2018-11-05 23:29:44 第一财经周刊2018年42期

胡昱

最近你大概听说了马蜂窝的新闻,微信公众号“小声比比”披露马蜂窝存在评论抄袭和造假,认为马蜂窝2100万条评论中有1800万条抄袭自携程、美团等网站。马蜂窝随后在10月22日作出回应,称其用户原创内容(UGC)数据中,点评内容仅占比2.91%,正在调查涉嫌虚假的点评。

针对这件事,舆论的主流看法是“点评内容搬运是旅游OTA行业公开的秘密令人心痛!”和“惹谁也别惹有正义感又有闲的技术宅请允许我先膜拜再忠粉!”

鉴于暂时没有苦主跳出来追究,我们还看不到这件事有什么更进一步的后续发展。即使是最富正义感的朋友,最后可能的反应或许也只是掏出手机研究下还有什么靠谱旅游攻略App可以用——毕竟正义感不自带方向感。

但如果你是一位有根据攻略做旅行计划需求的朋友,那你可能很早就发现:即使没有内容数据造假和水军的问题,马蜂窝这类UGC社区也很难为出行帮到什么实际的忙,有时候还会添乱。

首先,如何排除冗余信息干扰就是个大问题,国内的UGC旅行攻略帖大部分都好像是从博客时代直接穿越来的,如果奔着做攻略去,阅读者通常不得不遵循这样的process:

第一步,在一堆《在沙漠,和另一个自己流浪》、《烦嚣之外,那些静得只看见风景的日子》的滚动标题中找到想去的目的地;

第二步,在页面上东张西望,希望赶紧关掉吵人的背景音乐;

第三步,阅读前面的楔子/题记or“不知何时,有了一个西藏梦。今年,不能再等,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等防不勝防的心情诗歌;

第四步,快速滚动鼠标翻过楔子后面的“我和闺蜜一拍即合”“我的丈夫欠我一次蜜月”等旅行原因陈述 1000字;

第五步,欣赏行前准备后面的机场自拍、拍糊了的免税店小姐姐、飞机餐等无意义照片10张;

第六步,啊?为什么突然已经在写第三天的行程???第二天的呢?

就这样,你在鸿篇巨制中迷失了。

这样稀薄的信息密度往往已经令人生气,而你好不容易人工从中脱水出来的所谓干货信息也不见得靠谱—看了半天很可能发现作者最推荐的竟然是你早就耳闻的什么必吃餐厅、特色小吃、古风巷庙商业街;又或者是终于看到了从照片看味道很吸引人的食物,但作者的描述是“好吃!喜欢的朋友可以尝尝哦,但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

这种令人崩溃的文学创作实在称不上有效的旅行攻略。当然,这背后主要的原因是双方概念认知不同,作者把它当游记,而阅读者把它当攻略;写的人ego太大战胜了服务大众的想法,读的人也多少有点伸手党的意 思。

另一大攻略热门品类餐饮攻略也很成问题,虽然普遍没有太多文学创作,但是铺天盖地的水军总是影响评分,加上人类的口味千差万别,一个福建人说的辣也多半没什么参考意义。

看下来最为朴实的,可能只剩游戏攻略了:宝箱在这里、这里和这里;打这个怪用这招、这招和这招,完事儿。

讲到底,攻略就是一种“我们帮你把坑都踩过一遍了”的服务型文本,凡是自称攻略的东西都应该提供真正有效的信息才对。

从人类历史发展的角度看,好的攻略最后都成了巨著进了图书馆,而差的攻略呢,就跟暑假作业后面的参考答案一样,你做不出的题它给的答案也是“略”,重任在肩,结果一点也不尽责,大概率就是被淘汰咯。

如今市面上的攻略都有哪些鲜明的槽点

当然,无论是撰写游记还是攻略,写作者是付出努力的一方,并不应该被过多苛责。所以你可以把它看作一种“找攻略者真诚的期待”,这里主要摘录了重灾区旅行攻略中的部分。

不合时宜的文学创作

旅行攻略可以说充满了复古的味道,《神女的眼泪,不停的步伐》《为爱远行,邂逅旅行中的另一个自己》这样的标题又土又引人遐想,序/前言/楔子/题记这些写高考作文时候拿来凑字数的东西常常出现在攻略的开头,题记的内容多半是你熟悉的口水歌、名人名言和中二时期的心情故事,用语也是你熟悉的配方:“倘若……厌倦……终究……不言……也是极好的。”有时候正文开始之前的铺垫长度可以覆盖作者的前半生,过度反映了作者无处安放的文学素养。

啰嗦

还不是你妈妈的那种啰嗦,你妈态度不行,但叱骂你的时候起码有核心观点和论据,攻略中的啰嗦则不具备任何有效信息。比如,全文的开场长这样:“我和老公悠闲地窝在家里,一起观看一部叫作××的电影,还吃了火锅,度过难得相聚的周六。忽然,老公放下手机抬头微笑地看着我:我是不是还欠你一个蜜月?”不用看,接下来和你想看的信息之间还有3000 字。

怎么说呢,真诚地希望攻略能够参考一下porn,将无效信息控制在开头1分钟。

突如其来的个性披露

多愁善感者的火力全开有时候有点吓人,尤其是在你完全不认识ta的情况下。明明点开的是《旅途美食治愈我的心》,正打算收看旅程中有什么好吃的,结果开篇就是“我已经经不起大海的翻滚了。我需要一潭湖水,浮浮沉沉,湖水盖过睫毛,抓住发丝,裙摆自个儿飘舞,真好,月色下,我看起来,只有闪烁的粼光。”—才看了三行就只能带着一种误入他人内心的抱歉感慌忙逃窜。

受众不匹配

确实不能责怪写攻略的和读攻略的双方,这本质上是一个算法问题,虽然很多人觉得各大平台的“猜你喜欢”都不准,完全没有匹配系统的推荐显然更灾难:明明打算看看人均50元以下的大排档有什么好吃的,结果点进去只看到城市地标顶楼旋转餐厅求婚全过程;明明打算看看本地快时尚购物攻略,结果只看到教你如何更有效率地在爱马仕配货。反过来也一样,打开一篇经济实惠游日本的攻略的时候心中还是保有一些对小康旅行生活的期待,结果发现经济实惠的意思就是天天吃7-ELEVEn的同一款饭团,忧愁。

网红陷阱

如今还有一种压倒性的口碑与实际不匹配趋势叫作“网红打卡圣地”,这样的攻略对于网红店爱好者来说十分管用,因为全文的指导核心就是“出片率”,想拍出和作者一样的照片有着完整的指南,对方连高度、角度、拍摄姿势和拍摄者应该跑到对面二楼的哪个窗子取景都给出了详尽的指点,当然,如果你想买作者身上的衣服也可以看文末作者给出的淘宝店地址。不过如果你不是一个网红店爱好者,你对文中给出的景点和餐馆的态度是显而易见的:人多、难吃、啥玩意儿。

人类为什么依赖攻略

人生不是考试,但我们好像总在寻找标准答案。

新手优雅

在城市生活里,攻略可以解决“作为新手如何避免看起来像个新手”的问题,就像人生中第一次去肯德基吃饭时偷看别人如何从吸管盒里弹出吸管一样,早期的装腔指南都试图解决人类生活中的大型面子病。

担心踩坑

放在人类发展进程里这叫进化智慧,当时攻略可以解决“作为新手如何避免性命之忧”的问题,现在的坑无非是破财、迷路、难吃,真材实料的攻略通常都会避免这些坑,然而水军的渗透制造了新的坑,这种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博弈又生成了辨别水军的攻略,当代生活实在是太累人了。

FOMO和FOBO

也就是错失恐惧症(Fear of Missing Out)和担心有更好的选择恐惧症(Fear of Better Options),身为人类总是担心自己吃亏,而纵览攻略起码可以很大程度上穷尽各种聪明或者不聪明的人的选择,以便人们作出(归根结底也并不怎么样但让人心情舒畅的)选择。

既然改变不了攻略,只能改变我们自己了

作为一个行走于套路大国的成年人,无论攻略怎么写也应该明白的几大规律。

如果攻略的文学风格让人难受,其内容也基本无参考度性

说了那么多,其实你也知道,在看到“倘若……厌倦……终究……不言……也是極好的”的时候就应该关掉这篇攻略,因为它终将把你引导到全员挥舞红丝巾的茶卡盐湖或者其他挥舞红丝巾爱好者聚集的地方。

偶遇一家巨好吃的店这件事也会发生在你自己身上啊

大家通常会忽略一件事,就是攻略作者所说的“偶遇某好吃的店还跟老板谈笑风生”发生在你身上的概率本质上是一样的,所以如果不顺路,没有必要专门去吃。如果这个作者不是专家,ta偶遇的店的好吃程度应该只是偶遇的平均水平。

水军的常用语气是一致的

微信公众号“小声比比”统计了游记下面机器语录的口吻,“好美的照片,文字再多点就更好啦”“强烈关注楼主,请继续!”“结束了嘛?有种还没完成的感觉,嘻嘻。”这种少女般的语气很有代表性,熟悉这种看起来很具有人性闪光点的温柔而又浅浅夹杂着脑残感的语气,可以帮助普通人进一步分辨淘宝水军、豆瓣水军和大众点评水军等。

有些攻略本身其实不是攻略

教你三个动作坚持一个月瘦全身的瘦身攻略的作者本人其实严格控制饮食定期上高强度健身课;教你歪个头改个构图就能拍出大片的作者本人根本就是超级美人。这些攻略当然也有用,但可执行程度大概跟《延禧攻略》差不太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