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根结底是他们的

2018-11-05 23:29:44 第一财经周刊2018年42期

富大人

申请国外的文科研究生真是不难啊,当年自己还是蠢了点,闭塞至极。自作主张放弃了国内的考研,虽不是一步臭棋,却未能再拓展一点地想想世界,完全还可以去外面看看的。真是土鱉,潇潇想起来,还是有点懊恼。

懊恼并非平白无故生成的,如果不是表叔的女儿小琪今早带来的消息,她也根本不会有这番审视。小琪说布里斯托大学来信了,让先提交一篇几百字论述某个主题的文章,email过去就行。另外还有一个学校,也是英国常春藤的盟校已经给了offer,只要等最后一门课的分数过80即可。

唉,写这种东西,即便不是分分钟的事,也百分之百不难的。不过,如今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已经时过境迁这么多年。她抬头看了一下时钟,这个家里唯一一面数字清晰的钟已经掉了外壳,一直没有更换,显示已经11点45了。

还是弄点吃的吧,一人食也简单。水烧热后把金针菇还有西葫芦片扔进去,加了几块豆腐,两勺韩式豆酱煮开,再加一碗米饭就可以对付了,然后再生吃一个西红柿吧。不用放糖,也不用炒鸡蛋,至少少洗一个碗,一次锅,她如今能省则省,不过基本的一日三餐还在坚持着,骨子里的排他性让她拒绝变成安心接受外卖的肥宅—陌生人的饭菜很难合她的心意。

吃饭的时候,手机进来了一条长微信,另一个亲戚H,她想知道在考某重点985高校研究生把握不是很大的前提下,是否可以考虑四川的一个211或者北京的一个非211的研究生,唉,也是为子女前程一事而来。老家的亲戚似乎并未嫌弃自己蜗居在京的事实,一个一个郑重其事地向她寻求帮助。好吧,要问啥尽管问吧,潇潇心里嘀咕着。

H的孩子2020年毕业,比琪琪晚一年。两人认识,但性格截然不同。家里的想法原本是直接出国,但女儿态度不太憧憬,于是改成先考研再出国也行,留学的钱已经准备出来了。

“我们不算条件很好,但比起小琪家还是好一点,现在琪琪家里人其实都很头疼,因为读大学的学费都是奶奶出的,父母还背着房贷,原来那个小房子卖了也才十多万呢。所以你也千万别鼓动人家出国念书的事。”

听到亲戚这么说,她并没有完全附和。一年硕士也不用那么多钱吧。小琪这种铁了心的女孩,心里跟明镜一样,阻拦没有用的,她也不会去阻拦。到底现在去一年费用是多少,她想了想,还是问了在英国读过书的朋友,对方说当年30万,现在应该涨了。“眼下北上广海龟很多,如果只待上一年,语言毫无优势,只是title好听一点,如果家里有闲钱还可以,如果不是,最好不要有什么预期,就当出去见见世面好了,英国学位对她未来职场生活的提升,连5%的比例都不见得有,因为投入变多了。”

好朋友的谆谆教导没有什么用。别说小琪听了不会动摇,潇潇听了也无动于衷。大家太不一样了。其实根本不需要有一个多大的跃升,光是学校title不同,就已经值了。

对小琪来说,第一学历没有用,她的优势是灵敏嘴甜不招人厌,人际关系一把好手,所以闷闷的老实孩子出去一年,很可能什么都捞不到就回来了,但她不会。这点钱能挣回来的。

想到这,她给小琪拨过去了一个电话,电话里,那个心高气盛的小姑娘应验了她的猜想。

她说高中时就想出去,现在的费用相对能接受,舅舅答应出一部分,我不信我这一世连几十万都捞不回,我老师也跟我说了拜佛要拜真佛,去了肯定没损失,文章写完会发给在伯明翰读书的学长看,其实他在那边业余做代购卖潮鞋都能赚不少钱……办法总是有的……

挂了电话,潇潇对自己说,你看伯明翰的学长都联系好了,世界归根结底是他们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