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快速上涨是件讨厌的事

2018-11-05 23:29:44 第一财经周刊2018年42期

崔鹏

10月29日,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对外界表示,她不会再参加今年基民盟党首的连任选举。

默克尔担任基民盟的党首已经18年了,而且其中13年的时间在担任德国政府的总理。这次她卸任党首但没有表示要辞去政府总理的意向。默克尔萌生退意的主要原因大概是,其所代表的政党在最近的德国各州选举中遭遇惨败。在黑森州选举中,其支持率下滑到第三。这对于基民盟来说是二战结束后最差的结果。而领先基民盟的是绿党,一个民粹主义倾向的政党。默克尔如果在不久后退休,对于德国来说可以说一个时代结束了,而之后对于欧洲来说则似乎更不可预测的因素增加了不少。

也正是基于德国的政治现状—民粹主义和极右翼政党的崛起,市场对欧盟的稳定性又担心起来。这种担心也造成欧元兑美元的汇率大幅度下跌。

而在地球的另一端,很多中国人也在为人民币兑美元的贬值担忧。大多数中国内地居民担心的问题是美元升值的同时造成了自己持有人民币资产的相对贬值,而自己要不要把手里的钱换成美元。而如果要换那么换多少呢?

很多股市二级市场投资者会关注到人民幣兑美元的汇率。其中很多人认为人民币汇率的变化甚至是和中国内地股市的涨跌挂钩的。实际上这个逻辑并不是太合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人民币外汇市场比股票市场大太多了,二者之间的体量简直不成比例,况且人民币汇率承担的问题远比股市也要更多。

今年以来,特别是最近4个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出现了急贬,粗略计算贬值幅度大约为9%左右。

就像我们以前说过的,从对美贸易的角度出发,人民币适当的贬值会让中国在这场博弈中处于更有利的位置。这增加了中国产品的竞争力。但从另外的角度来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又不是一贬无忧的。

美元进一步升值会对中国的金融体系造成负面影响,其中包括地产估值中枢的下调。作为中国最普遍最有效的抵押品,如果地产的价格整体出现下挫,那么整个金融资产的估值和稳定性都会受到影响。这显然和中国经济管理者的目标相反。

美国人其实也不乐见美元以现在的速度升值。对于他们的政府来说,最大的目标是寻求在中期选举中获胜,并且获得连任。而取得这样成绩的前提之一就是美国经济在选举前继续保持强劲增长—起码看起来是这样才行—而美元一个劲上涨会影响美国的出口。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也不喜欢美元上涨,因为通胀会造成美联储采取加息政策,而加息又会让美元上涨的概率变大。

很少人希望美元这么上涨,那些外汇储备薄弱,经济结构单一的新兴经济体就更不用说了,每次美元上涨周期它们都像在渡劫。但是美元就是在涨。

也许对全球经济体来说,美元上涨过快都是个不好的事情吧。它会是下一个全球结构化问题的诱发点吗?真是说不好。

不过,对普通公司人来说,其实也不用过度担心。就像2016年年底一样,你没必要过度看涨美元,以至于以过高的成本换了美元,而怎么对这笔钱做投资却拿不出办法。

很可能就像经济管理者们预期的,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在年内以至于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突破1∶7的界限(那是个极小概率的事件)。这是因为整个经济世界是博弈的。

并且,1∶6.96和1∶7,对于普通人手中的资产来说,其实也没多大差别是不是?1∶7似乎更重要的是一种心理想象边界,而不是实际给普通人带来的真正的财富变化。

当然,你更不要因为陷入对美元升值贬值的猜测中,而投资汇率或者汇率的衍生产品。这是个危险的领域,特别是现在这个经济环境中的普通投资者。

最有价值的投资品在哪,我猜可能是中国的股票市场—虽然你可能并不同意这种观点。另外,再配置一些黄金也许更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