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读往来

2018-11-05 23:29:44 第一财经周刊2018年42期

Pre-IPO融资之后,字节跳动的估值为什么能超过百度、京东?

最近看到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完成Pre-IPO融资之后,投前估值达到750亿美元,这比2017年年底的300亿估值增长了2.5倍,为什么资本市场会为字节跳动的高估值买单?

—Roger

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的PreIPO融资在今年8月启动,据当时《华尔街日报》消息,字节跳动融资额为30亿美元,估值最高可达750亿美元。但最终融资金额尚没有确切消息。自媒体IPO早知道称融资额可能达到40亿美元,华尔街见闻称“超过25亿美元”,财新则称“不会超过30亿美元”。

750亿美元的估值超过百度(670亿美元)、京东(320亿美元)市值,与蚂蚁金服、Uber等同为全球最值钱的独角兽公司,而且与2017年年底的300亿元估值相比,增长达到150%。

字节跳动估值的增长来自于2017年下半年开始的业务扩张,在短视频领域,抖音、火山小视频和西瓜视频月活用户规模持续增长;在在线教育领域,收购学霸君to B业务,并推出少儿英语品牌gogokid;在相机和二次元领域,字节跳动收购Faceu激萌、上线“轻颜相机”,还收购了二次元社区“半次元”。此外,字节跳动还推出知识付费类产品“好好学习”、电商产品“值点”、内容社区类产品“新草”。

据questmobile统计,截至上半年,头条系App使用时长从3.9%猛增到10.1%,增长了1 .6倍,腾讯系App使用时长下降6.6%,百度系、阿里系分别下降0.5%、0.3%。头条系App使用时长已经超过百度系、阿里系,仅次于腾讯系位列第二。

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字节跳动广告收入为60亿元,2017年为150亿元,2018年计划300亿至500亿元,2020年目标是达到100亿美元。

移动广告是字节跳动目前的主要收入来源。研究机构艾瑞预测,信息流广告在2018至2019年仍然保持50%以上的增速,但与2018年以前相比增速呈下降趋势。

字节跳动一方面尝试游戏、电商、金融等更多变现方式,另一方面积极布局海外业务。张一鸣对此表示:“中国的互联网人口,只占到全球互联网人口的1/5,如果不在全球配置资源与追求规模化效应的产品,1/5永远无法跟4/5竞争,所以出海是必然的。”

《第一财经周刊》记者 张睿

读者来信

一家出版社的周边

周刊這篇文章提到企鹅兰登书屋在中国各大书展上,创造了不少书迷抢购、周边售空的景象。给我印象深刻的有,周边产品在不同的市场的不同反 应。

英国这种多雨的地方,雨伞受欢迎,但是在中国却没有那么好卖,另外中国读者会更希望帆布包能配有挂包器和拉锁,这一点确实符合国情,不希望包这么敞着,有拉锁才安全的人不要太多。

说到这,也能看出不少人对这个品牌的信任和追捧,不过,大部分还是赶个时髦吧!所以我还是挺喜欢你们抓取的那一句话的:购买企鹅出版社的周边,其实还是为了完成你的“人设”啊。

为了完成“人设”,大家还挺乐此不疲的。

—费雪

RE:是啊,人艰不拆,也就随他们耍点乐子吧。这点小小的乐子,还是不要剥夺了。不管附庸风雅也好,还是跟风凑热闹也罢,现如今能让人掏钱的文创产品,设计基本还是过关的。

住得贵不如住得好

看完新一酱发布的上海的高品质小区,里头有很多密密麻麻的数据,可能对很多人来说,大部分看看就好,比如那些著名的老房子,思南公馆一类,或者顶级豪宅,普通人根本没有办法接触到。但是既然标题是住得贵不如住得好,还是会在心理上给人暗示,还有一些性价比高的好房子被人忽视……事实上,没有这种漏可捡。

最后,感觉文章还可以再拓展一些,比如哪些小区房价最扛跌,哪些绿化或者外立面最耐看,哪些兼顾了学区等。这一类可能比“楼栋总数最多的品质小区”看起来更吸引人一点。

一个小小的建议,不见得对,供参考。总的来说,一财君辛苦了,这么多数据的整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闰生

RE:谢谢你的建议,你说得挺对,我们会持续制作更新。

“东方好莱坞”走向何处

周刊这篇讲《融创收购万达文旅,“东方好莱坞”走向何处 》的文章看完,感想如下:国内想对抗迪士尼的大佬太多了,他们觉得只要花钱砸出更先进更高级的设备就能够复制甚至超越迪士尼的成就。可惜他们不明白迪士尼的精神,不理解年轻人的浪漫,也注定不可能成功。

—赵毅

RE:小声说一句,他们应该也想到了其他,就算没有想到位,也应该不止停留在花钱砸设备这么简单的段位上,不过anyway,在实践中总是殊途同归。这背后的原因可能一言难尽,不过你批评得对,迪士尼的精神,年轻人的浪漫,可能都是很难获取的密码。

闪亮亮的招牌

“散落在全国各地的13个万达文旅城曾是王健林当初宣称对抗上海迪士尼的基础,而青岛东方影都是所有万达文旅城中唯一与影视相关的项目。它在青岛落地之后经历了曲折的5年,显然与当 初的设想已相去甚远。”

打着闪亮亮的招牌却不干愿景里提的事儿,行业里何止这一家,所以散架的时候就别怪政府参与得多,他们是不懂,但资本行家也没给什么信心,恶性循环就开始了。“踏实地干事+足够的周期耐心”是问题的症结也是解扣的出 路。

—慕子

RE:脚踏实地干事和足够的耐心,现在两者都缺,另外再公允地说,光这两者的结合,离做成事之间也还有很远的距离。

别想轻易当它的竞争对手

迪士尼的文化根基是从小就开始对小朋友种下的心智,小时候看那些经典的动画片长大了去迪士尼找童年。老少通吃全球躺着赚钱的迪士尼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这样的文旅商业模式只要自 己不作妖,放眼看全球还没有谁可以称得上迪士尼的竞争对手。

—武姣

RE:目前看来是这样,文化根基不可撼动,不过也不是一成不变。

一点读后感

《一向高冷的ZARA开始变得积极,发生了什么?》这一篇文章看完,再结合平时逛街所观察,一个感受就是,现在的快时尚巨头日子的确也不怎么好过。摊子铺得大,产品线多,海量新款,看上去什么都卖,但是也不知道卖不完的库存怎么消化,作为消费者,我现在根本不愿意身处在特别纷繁芜杂的购物环境里,这样很容易产生哪一件都不想要的厌倦感。

以北京的一处典型商场为例,ZARA和优衣库、H&M;这些依然是周末客流量较多的门店—平时逛商场的人真的蛮少,就算周末,大部分也是集中在吃吃喝喝一事上,但是逛这些服装门店,大部分也都感觉雷同,没有多少特别之处。加上產品的质地也不算精细,对年轻的妹子来说,还可以挑挑选选,对于稍微有几年工作经历的人来说,产生消费冲动就费劲一点。优衣库也是如此,可能自己已经老了,不是目标客群的缘故吧。

—宋艳

RE:谢谢你的观察。

本周我推荐

不一样的cosplay

摘选自日本一年一度的“接地气cosplay”万圣节大会,不走寻常路,禁止cos动漫角色演艺明星,必须cos日常生活中的人,同时又让人看一眼就 懂。

来看看他们的表现。

推荐理由:神还原

推荐人:瀚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