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创世纪背后的香港富人老龄化之忧

2018-11-01 03:12:02 新财富2018年10期

陶娟

香港上榜人平均年龄高达66岁,而深圳上榜人平均年龄为52岁,相差14岁。富人家族的接班进程缓慢,传承不力,令81-90岁的香港富人成为持有最多资产的群体,9位耄耋老人总财富达到了7920亿元,人均880亿元,而年轻一代的创富能力则不及深圳。通过粤港澳湾区融合,对接内陆广阔腹地,或令香港在创业领域再创世纪。

作为中国曾经唯一的自由贸易港,作为中国版图里最有代表性的全球金融中心,发展已瑧成熟的香港,呈现出了怎样的富人群像?观察香港企业家的创富历程,对于内地的发展,又将带来怎样的思考?

香港的倒金字塔VS.深圳的橄榄形

一眼望去,香港富人的一大特点,是“老龄化”特征明显。香港可追溯年龄的66名上榜人,平均年龄为66岁;而深圳可追溯年龄的70人,平均年龄为52岁,相比香港富人,整体平均年轻了14岁,相差一个年轮。当然,内地富人毕竟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产物,而深圳企业家创业的年头更要往后延。

让人吃惊的,是香港富人财富分布的重心也更为老龄化。这突出表现在,大量上市公司的股权,仍然集中在年老富人手中,财富重心落在了70-90岁老人的手中。香港的豪门家族,地产界的李嘉诚、李兆基今年均已到了90岁的鲐背之年,而博彩业吕志和、新鸿基的邝肖卿均已是89岁高龄,海运巨子董建华今年也已81岁。81-90岁的香港富人也是最多财富的群体,9位耄耋老人总财富达到了7920亿元,人均880亿元。而紧跟其后的就是71-80岁群体,这一年龄层的香港富人共14位,平均财富为275亿元。61-70岁香港富人虽然人数占优,达到了20名,但人均财富仅为165亿元,大幅落后于70岁以上的富人群体。因为与众多女明星交往而被内地人所熟知的大刘刘銮雄,以837亿元身家成为60+的代表(图1、表1)。

与年迈富人掌握香港大部分财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如今香港制造新富的能力明显下降。例如,香港上榜的66人中,60岁及以下仅有22名,占比仅为1/3。50岁以下仅有9人,其中,40岁及以下仅有3名,分别是雷蛇创始人陈民亮、联邦制药的蔡海山家族,以及金城控股的韦杰。而榜单上已没有比他们更年轻的香港富人了。

如果一个人20-30岁创业,经过20年左右时间的成熟壮大,从而得以登入富人榜,那么香港50岁以下富人的稀缺,或许说明其创业天堂的优势渐被消解,靠白手起家打拼出头越来越难。由此或也可以理解,“看不到希望的年轻人”成为香港近年来颇受困扰的一面。回到问题的本源上来,成功的创业需要什么?科研技术、人才、资金、市场。看起来这些香港并不缺,那么到底是什么阻扼了新富的诞生呢?

再来看看一河之隔的深圳。深圳企业家的实际年龄分布,和香港绝对不止14岁(图1)。如果以财富占比来作为权重,计算深圳上榜人的加权后平均年龄,那么深圳上榜人的平均年龄是51.5岁,而同样以财富占比作为权重,香港上榜人的加权后平均年龄为75.8岁,整整隔了24岁。

深圳民营企业家的财富重心,落在了40-60岁区间里。41-50岁的富人有19名,是人均财富最高的年龄段,平均身家达到了334亿元;51-60岁的则高达42名,在深圳上榜人中占比6成,该年龄段的人均财富为175亿元。无论从上榜人数量,还是人均财富来看,41-60岁的企业家都是深圳创富的硬核担当。腾讯马化腾、顺丰王卫、大百汇的温纯青,同为47岁;宝能控股的姚振华、飞马国际黄壮勉则同为48岁,正威国际王文银、瑞声科技潘政民、大族激光高云峰、茂业黄茂如、信维通信的彭浩等都是刚过天命之年。已算是“资深”的许家印,今年也不过60岁,在上榜的深圳企业家中,比他年长的只有6人,如64岁的华大基因汪建。

与香港主要财富集聚在70岁以上富人手中不同的是,深圳70岁以上的上榜人仅有2名,分别是74岁的任正非和75岁的信立泰创始人叶澄海。他们两位一个来自科技行业,一个来自医药制造行业,都非地产造富。

年轻一代的创富能力,深圳人也胜过了香港。拥有分期乐等金融品牌的乐信上市后,34岁的创始人肖文杰也顺利杀入榜单,他今年不过34岁。而大疆创新的汪滔只有37岁。他们都是白手起家创业而成。值得一提的是,汪滔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但他选择了深圳作为创业基地,如今身家高达223亿元(表2)。

澳门的情况则在情理之中,由于澳门唯一的经济支柱产业就是博彩,三位上榜人全部来自博彩业,也全都是老字辈。今年84岁的谢尔登·阿德尔森(Sheldon Gary Adelson)为澳门首富,他因掌控金沙中国而持有1034亿元财富,而赌王何鸿燊因为受到分家的影響,财富值只剩251亿元(表3)。

考虑到内地富人都是在改革开放之后才有创富空间,那么其他的“old money”地区,是否存在和香港一样的老龄化现象呢?

我们对比了福布斯400富人榜的年龄状况。可以发现,51-80岁年龄段的富人占据了多数,中青年依然具有随时起飞的可能性。如以每个年龄段的人均财富来看,31-40岁富人的人均财富高达109.4亿美元,是所有年龄段中最高的。这也说明,即使在商业已足够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只要经济足够有活力,老钱家族不会一直把持所有创富入口,40岁以下的新人仍然存在创富机会(表4)。

滞后的传承

香港上榜人老龄化程度较高的一大原因还在于,当地富人家族的接班进程缓慢得多。

新财富曾经在2013年做过一次全面而详尽的内地富二代接班调查,不少内地企业家一早就选定接班人,并将管理权、控股权循序渐进地交移给下一代,典型如碧桂园杨国强一早就将家族控股权转让给杨惠妍代持,令后者年纪轻轻时就有资本雄踞内地女首富之位。其他如宗庆后之女宗馥莉、刘永好之女刘畅等均已在30岁时就进入接班行列。

相比之下,香港富人家族的股权传承却要缓慢得多。原因也较为复杂,比如:香港富人普遍拥有更多的子女,家产争夺案件频出,让父母难以安心交班;政商环境的挑战变化多端,而父辈的特殊资源难以完全传递给下一代;市场口味和风偏快速转换,也使得传承充满了风险。

在一项基于近20年来香港、台湾等地200宗家族传承案例的研究中,香港中文大学范博宏教授指出,家族企业在继承过程中面临巨大的财富损失。在继承年度的前后8年时间里,累计股票超额收益率平均高达-60%。也就是说,假设家族企业市值本有100亿元,在传承完成时平均只剩下40亿元。

滞后的传承,使得上榜的香港富人,格外老龄化。这个榜单上不乏七八十岁的老年人,甚至90多岁的老太太们。也许只是出于对家族完整的考量,甚或只是不想挑战分家的难度,他们在年过七旬时都很少考虑家族企业的分配继承。当然,香港频频爆出的争产风波,足以证实,豪门分家是个技术活儿,如若不提前进行规划,庞大财富的着落足以使骨肉反目,同室操戈,引发嫡亲兄弟子女间的熊熊战火。

有澳门赌王之称的何鸿燊,拥有四房17名子女,当其病重入院时,他的妻儿老小为庞大的博彩帝国该如何瓜分,闹得不可开交,甚至发展为何鸿燊亲自出面控告被二房女儿何超琼等“抢劫”的狗血剧情,而何超琼,一度是何鸿燊钦定的事业接班人,却只因与船王之子许晋亨离婚,恋上被何鸿燊认定为“质地不佳”的杨其龙——英皇国际杨受成之子,遭到父亲不满。如今,何鸿燊家族、何鸿燊四房之子何猷龙、何超琼俱代表各自利益,分别跻身粤港澳企业家净值榜单之上。何鸿燊家族(250.7亿元)继续掌控澳博控股,而控制新濠国际发展的何猷龙(154.8亿元)和作为信德集团实控人的何超琼(98.7亿元)则分走了近乎一半财产,且澳博、新濠都主营博彩,而信德集团主业却是物业、投资、酒店等,换言之,赌王的女儿最后也端赖地产造富。

无独有偶,2011年,在“红色资本家”霍英东去世5年后,家族争产案爆发,三子霍震宇将包括二哥霍震寰在内的12名亲人告上法庭,理由是哥哥私吞了至少14亿元家族资产,包括股票、离岸公司和银行资产等。

多房子女易出纷争,同母所出的嫡亲兄弟就不会同室操戈吗?NO!从2008年至今,新鸿基争产案已延续十年时间,创始人郭得胜的三个儿子为了千亿资产刀刃相见,大哥郭炳湘被二弟郭炳江、三弟郭炳联踢出新鸿基管理层后,反过来举报郭炳江郭炳联行贿廉政公署高层,2017年,香港高等法院最终裁决郭炳江败诉,郭炳江再次被判入狱。至今,新鸿基系下上市公司提取出的实际控制人仍是89岁高龄的邝肖卿老太太(郭家三子之母),89岁的年龄本应颐养天年安享天伦之乐,如今却不得不为了家族和平与企业平稳,在风烛残年之时仍勉力维系。

相对而言,李嘉诚家族的分家过程更为体面。2012年,他宣布了分家方案,将产业帝国留给长子李泽钜,同时给予大量现金给喜欢投资的小儿子李泽楷。不能不承认,这一方案融合了典型的东方思维——长子继承辽阔王国,而幼子则被封赐单独的一块封地,彼此独立,不得互侵。要知道,何鸿燊、新鸿基家族之所以争产,很大部分原因或在于在同一口锅里吃饭,人多口杂难免彼此看不顺眼。同时,李嘉诚的这一安排也已经经过了长期的铺垫,符合俩子长期以来的成长轨迹、行为模式及专长领域,公众对此继承方案的反应也觉得最是自然妥帖不過。日后,李泽钜或李泽楷若再因争产互残,无论是于情、于理、于法都将站不住脚。

在今年宣布彻底退休后,李嘉诚将名下133亿股权资产等注入家族信托,家族信托掌控着两大旗舰上市公司——长实、长和,而信托主要受益人为李泽钜,至此,李嘉诚方才完成财富传承最后一块拼图。不过,不要忘了,在财富安置和家族企业管理权传承循序渐进妥善完成时,李嘉城已年届90。

而刘銮雄之所以能在稍早的年龄就作出决定,将出身娱记的甘比(陈凯韵)扶正并给予甘比及其年幼子女大量财富,则与大刘身体抱恙有莫大关系,趁早做一份打算。

内地富人还没有如同香港那般密集爆发诸多争产案,与他们年龄相对年轻、子女数量偏少有关。

尽管如此,香港的家族信托制度还是被大量在港上市的内地富人家族所借鉴。如安踏丁世忠兄弟、李宁等均通过家族信托来持有上市公司股权。家族信托具有资产隔离保护、继承程序简洁、有效减少传承纠纷、婚前财产保全等诸多好处,同时,信托的受益人机制可以根据需要进行灵活定制。如纸业大王张茵在玖龙纸业的股权控制上,设立了三个信托——张氏家族信托、刘氏家族信托和GOLDEN,后两个信托的受益人均为其长子刘晋嵩,但却是可撤销信托,也就是说,张茵虽将过半股权传承给长子,但仍保留了财富分配的最终解释权。而龙湖地产的吴亚军及其丈夫蔡奎离婚时,也受益于信托制度实现和平分手,未造成龙湖股价的大幅波动。

对于本文内容您有任何评论或欲查看其他资本圈精英评论,请扫描版权页二维码,关注“新财富杂志”微信公众号和我们互动。

?